第一百四十二章 仇人_娱乐圈头条
尘缘小说网 > 娱乐圈头条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仇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四十二章 仇人

  这家私房菜馆里老板手艺出乎了江瑟意料,她口味清淡,老板将食材稍加料理,以食物本身的鲜味儿为主,并没有多余的调料,厨师功底便显得尤为重要了。

  一顿饭吃得江瑟与常玉壶心情都很好,聊完从饭馆出来的时候,先目送常玉壶离开了,江瑟一看时间,都将近十点了。

  九点之后裴奕发了几条短信过来,她在与常玉壶见面时便将手机调了静音,因此并没有听到。

  这会儿拨了裴奕的电话过去,几乎才刚响起,他就将电话接起来了。

  “吃完了?”

  原本以为他跟聂淡几人在一起,应该会很吵闹。

  可是他说话的时候,周围十分安静,似是并没有其他人在身旁。

  “你在门口等我,很快就到。”

  他说很快,果然来得也很快,饭馆旁边的露天停车场里一辆越野车绕了个弯,停在了饭馆前面,车窗降下来时,露出裴奕的脸庞。

  车上开了空调,副驾驶上还折叠着放了一条毛毯,江瑟有些奇怪:

  “你不是有约吗?”

  下午出门的时候,聂淡几人还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叮嘱他不要迟到,她原本想着与常玉壶见完面,也没准备打扰他的,哪知他早早的就等在了这边停车场。

  “我吃完就走了。”

  他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声,“反正也没事干,就先回去了一趟,顺便等着接你了。”

  话音刚落,他放在一侧的手机就亮了起来,上面聂淡的名字一闪一闪的。

  裴奕接了电话,与聂淡说了两声,转头问江瑟:

  “阿淡说这会儿过去坐坐,要去吗?”

  最近已经临近考试了,但江瑟平时功课并没落下,最近又在找往年的试题做,对于考试便并不像其他人一样临时抱佛脚。

  明天有两节课都在下午,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她也就应允了。

  到了朝觐阁的时候,已经十半点了,裴奕领着江瑟过来的时候,聂淡阴阳怪气的:

  “呦,我奕哥来了。以前听说爱情使人迷失,总以为是艺术加工,如今才发现艺术来源于生活。”末了看江瑟,“嫂子也来了。”

  厅堂中开了一桌麻将,打了一半,几人面前都堆了些筹码,裴奕一来,朝觐阁内便已经早早得到消息过来见他了。

  他的母亲是这里最大的股东,他一过来一堆人就跟觐见太子似的,裴奕不耐烦的挥手,让人先给自己准备一点儿吃的再说。

  饭菜送来了,趁着江瑟去洗手间的功夫,他大口的吃着,一旁向秋然看他这模样,就摇头晃脑:

  “该!饿了吧?早叫你来的时候不来,学着王宝钏似的守着寒窑苦等,这会儿吃个东西还偷偷摸摸的,奕哥,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裴奕一面大口填肚子,一面伸腿想去踹向秋然,向秋籍递了杯给他,制止了这两人打闹的动作:

  “奕哥,冯南姐又给我打电话了。”

  他望着裴奕,拉了张椅子大马金刀的往裴奕面前一坐:

  “这事儿怎么弄,你得给我个准话啊。”

  若是以前,兄弟几个不用想也知道该偏帮着哪一头,冯南就像是裴奕命根子似的,谁都不能碰。

  可如今呢?如今他跟江瑟在一起之后,已经许久没有提起过冯南了,张嘴闭嘴提的就是‘瑟瑟’,仿佛将以前用在冯南身上的劲儿,全往江瑟身上使了。

  “她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裴奕提到冯南的时候,语气并不像以前那样紧张得跟宝贝似的,向秋籍愣了一下,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说是问我在哪,想过来坐坐。”

  从今天晚上八点多,冯南就一直在打他电话,想跟他见一面,好像有话要说。

  联想到白天的时候她请自己不要再跟朱盼为难了,便不能猜出她要说什么。

  向秋籍就觉得奇怪了,照理来说,兄弟几个之间,冯南一向跟裴奕最熟,就是有事儿也不应该打他电话,应该打裴奕电话才是,有什么事要找裴奕办,不比找他更方便么?

  “她换了电话号码,跟你说了没有?”

  “我没问。”裴奕喝了口水,接过服务员递来的帕子将嘴擦了:

  “她想过来,就让她过来呗。”

  算起来,从发现江瑟之后,他就再也没试过与冯南联系了,除了上次无意中在家里看到冯南与赵君翰之外,他也是很久没见‘冯南’了,如今见见也好,正好探探她底了。

  他翘着二郎腿,嘴角上挑,提起冯南的时候漫不经心的,与他以往的表现大不相同。

  这下不止是向秋籍觉得不对劲儿,就连聂淡几人也看出端倪来了,他对冯南的轻视溢于言表,兄弟几人相互对望了一眼,看来江瑟对他的影响力比几人想像中还要大了。

  几人心里有了数,向秋籍便出去打了个电话,江瑟出来的时候,几人坐在沙发上,裴奕冲她招手,示意她坐在自己身侧。

  “玩扑克牌吗?”

  裴奕双臂展开放在沙发上,将她圈入自己手臂所及的范围中,低头笑着问她。

  “怎么玩?”江瑟以前没玩过这个,他招了招手,示意让人送扑克与筹码过来:

  “很简单的,我教你。”

  聂淡几人也坐了过来,朝觐阁里的服务员送了扑克过来,在场人多,几人选的是‘三张牌’的玩法,抽去了扑克里大小王之后,余下五十二张牌,每人三张比拼就行了。

  规则倒是简单,三张牌里,要么连累,要么一对剩单,比大小、花色就行了,十分简单,玩的就是心理战术了。

  讲了大概规则,程儒宁就道:

  “说这些没用,一上手多试几把就行了。”

  江瑟点了点头,她将牌拿起来的时候,裴奕看到她牌上‘二、三、五’的数字,面不改色:

  “要追加筹码吗?”

  其实她还不太懂,但听裴奕这样一说,也想看之后怎么个玩法,因此点了点头。

  裴奕面前有红、蓝、黄三种颜色的筹码,每种颜色都不相同,上面是紫荆花图案,数字也不同,三种筹码上面分别印着阿拉伯数字‘10、30、50’的字样,她一旦点头之后,裴奕就问她:

  “想追加哪个?”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