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居心_娱乐圈头条
尘缘小说网 > 娱乐圈头条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居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四十五章 居心

  冯中良打量的目光落在江瑟身上,她还在仰头跟王妈说笑,那双眼睛里盈着水光,笑起来时恰到好处的露出几颗齐整的牙齿,明眸皓齿,是很美丽的。

  她说话时声音温和,一举一动都看不出小户人家出身的,显得进退有度。

  可以说除了她第一次随裴奕来冯家时,有些鲁莽的想要伸手来扶他使冯中良认为有些失礼之外,之后她说话做事,都很合他心意要求,像是受过良好教养的闺秀。

  她的长相与冯南没有一点儿相像,饮食习惯与喜好虽说与冯南相像,但应该是种巧合。

  “爷爷,爷爷……”

  冯中良紧握着石头,手还在抖。

  屋里开着暖气,可一股寒气仍是从脚底升起,窜入他的四肢百骸里。

  他年纪大了,什么样的事儿没经历过?早年参加革命军的时候,日寇都杀过,这一生大风大浪的也经历得多。

  不相干的两个人口味却如此相同,是有心还是巧合?如果是有心,她这样做是想要什么?如果是巧合,又为什么会有这样巧的事儿?

  他腮帮子绷紧了,咬着牙思索,江瑟还在喊他,他恍惚间却觉得像是冯南回来了。

  “啊?”

  冯中良醒悟过来,江瑟还有些好奇:

  “您在想什么呢?叫您半天了。”

  “没事儿。”他‘呵呵’笑了两声,指尖摩挲了一下石头,镇定了一下心神,装作不经意的问:

  “瑟瑟也喜欢吃糖不甩?”

  江瑟还没说话,王妈就道:

  “这个家里最多了。”

  冯中良没有理她,目光灼灼盯着江瑟,王妈又补充道:

  “以前家里小姐最喜欢吃这个。”提到这个事儿,王妈心情有些忧郁了,脸上笑意也少了许多:

  “可惜后来又不大爱了,只是老爷子一直还让备着,就怕哪天小姐突然要吃。”

  冯中良注意到王妈说出这话的时候,江瑟低垂下头,目光落在搁在大腿上的手心里,似是在看什么,眼皮掩住了眼里的神色,睫毛抖了抖。

  重生之前,江瑟从来没想到过这些,重生之后哪怕是知道了,却又不能正大光明的感恩。

  “唉……”

  王妈叹了口气,说不下去了,江瑟心中却很难平静下来。

  一顿饭吃得人百感交集,江瑟临走之时,冯中良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荷包来,沉着脸向江瑟递了过去:

  “你生日的时候在实习。”那红包上印着‘岁岁平安’几个字,“拿去买糖吃。”

  “我不喜欢糖的。”

  江瑟伸手去接红包,却回了一句,冯中良手哆嗦了起来,装作不耐烦的喊:

  “快走快走,尽打扰我清闲。”

  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声,接过红包道了谢,眼圈还有些泛红。

  王妈已经按好了电梯,江瑟向电梯走了过去,人还没进,先前不耐烦还在催着她‘快走’的老人犹豫许久,却终于转过身来,似是不经意的道:

  “下回得空了,什么时候来替我瞧瞧,这石雕怎么刻。”

  他像是说给自己听:

  “你瞧瞧给我找的什么麻烦?吃的穿的不给买,买这样的东西,我还得花时间去雕刻。”

  这话像是抱怨,但冯中良脸上可没怒色,且从他先前拿到石头的时候样子,江瑟猜他应该是对这份礼物十分满意的。

  重生之后,从另外一个方向看爷爷了,她对于爷爷性格的了解更多了些,自然不会真认为他此时是在觉得自己给他找了麻烦的。

  他只是太寂寞了,想要有个晚辈来陪。

  “下回您要雕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就行,我来看您怎么雕的。”

  她这答案一下就令冯中良眼角的皱褶都舒展了开来,他很难得露出笑容,只是很快又重新将脸板起,强调道:

  “一两回不一定刻得好,这石料不错,我下手还得小心。”

  “多几回也行,只要您不嫌我烦就成。”

  冯中良挥了挥手,见她进了电梯,最终叮嘱了一句:

  “开车小心。”

  “嗯,爷爷再见。”

  其实听得多她叫自己‘爷爷’了,冯中良应该是十分习惯的,可这会儿却难免觉得有些伤感了起来。

  他又想起了冯南,兴许是人年纪大了,总不像年轻的时候,喜欢东想西想的。

  冯南是不喜欢吃甜的,哪怕是一些偏甜的菜式里,她也总会要求家里厨房少放些糖,但她却唯独爱糖不甩,心情好或不好的时候,她都喜欢吃。

  “老爷。”

  江瑟一走,王妈有些忧心忡忡的,站在冯中良面前道:

  “江小姐与小姐有些相似的地方,这是不是太过巧合了?要不要找人探查一番,看看她跟小姐什么关系?”

  冯中良没有出声,王妈又道:

  “您与她非亲非故,以前有裴少爷的原因,来看您也是正常的,可是……”

  可是之后也太殷勤,在实习之前,每个月都来看冯中良一回,使冯中良对她印象越来越好,也越来越亲近。

  “您是中南实业的掌权人,我怕她……”

  王妈犹豫了一下,将‘别有用心’这几个字咽进了喉咙里,没有吐出口来,但是冯中良与身边的小刘及家里的下人都猜得出来她未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

  有些时候,太过巧合,就不一定是巧合了,反倒很像有意模仿的行为,故意来讨冯中良的欢心。

  在知道他与冯南闹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打出什么其他主意,趁机亲近,想要得到好处的。

  王妈这些年在冯家里做事儿,一些情况见得太多,也看到过兄弟间为了股份、地产及分红争得面红耳赤的样子,难免会想得更深。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话说出口之后,冯中良是会警惕一些的,哪知她话音一落,冯中良却沉默了许久,最终笑了一声:

  “钱?钱我多得是。”

  他手里还握着那块田黄石,背脊挺得很直:

  “只要能买到我高兴。”如果江瑟是为了钱来的,就凭她哄得自己开心,给她一些就是,就当自己花钱买舒心。

  “可是她真的是为了钱吗?”

  冯中良觉得不一定,他将手里的田黄石举了起来,眯着眼睛打量了半晌:

  “光这石头,恐怕都值百来万了。”

  她还是裴奕喜欢的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