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题材_娱乐圈头条
尘缘小说网 > 娱乐圈头条 > 第三百八十章 题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八十章 题材

  当天傍晚江瑟人私人会所出来时,莫安琪开着车在会所停车库里等她,她刚做完全身保养,身体肌肤每一寸都带着淡淡的香气,她穿着一件天蓝色宽松的丝质衬衣,下摆系成结,下半身穿着紧身铅笔牛仔裤,露出纤细的腰肢,那肌肤如上好的羊脂白玉,看得莫安琪既羡慕又有些嫉妒,忍不住伸手去捏了一把她的腰,比了一下:

  “这腰好细,上次刘丽质是不是量过,只有五十八厘米?”五十八厘米只有一尺七,这个尺寸已经是非常的细了,尤其是她锻炼出来的身材,不是饿瘦能比的,穿着紧身铅笔裤,臀翘而腿长,越发显得那腰肢细细一束。

  莫安琪说话时,忍不住又摸了摸自己的腰,她的腰从普通人的角度看来也不算粗,但与江瑟这样花很大时间专门维持身材与脸蛋的明星仍是无法相比。

  江瑟每天花在维持体形上的时间就是将近三个小时,更别说还有舞蹈时间及其他,莫安琪一天到晚根本时间都还不够用,回家之后累得只想躺床上,根本懒得动弹了。

  两人说笑了几句,莫安琪为她把门打开,指了指后座:

  “趁你做SPA的时候,我送夏姐回了一趟公司。”她从车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之后递给江瑟:“张导那边已经与罗总联络过了,送来了这一次电影的资料,夏姐让你尽快看完回复消息。”

  江瑟看着车上的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上面没写字,解开缠口的线条,里面资料一叠一叠已经分类装在不同的文件夹里,人物大纲及故事脉络都已经由专门的工作人员整理了出来,分别装在不同的资料夹中。

  剧本则是单独装订放置的,装着剧本的袋子上写着:《一线生机》。

  看到剧本的一刹那,江瑟才一颗心终于踏实了。

  既然已经走到这个环节,这个剧本她无论如何是要接下来的,她一口气喝了小半瓶矿泉水,将盖子拧好之后放在一旁,将这写着《一线生机》的剧本打了开来。

  故事从一群亡命之徒准备绑架名流唐伟华的女儿说起,一看到故事开头,江瑟便浑身发冷,本能皱起了眉。

  她应该觉得不对劲儿的,在张静安的工作室里,张静安要求自己饰演一段被绑架的少女的时候,她就应该警惕的。

  只是因为对于与张静安一心一意的合作,令她本能的忽视了这一点,或者是说她内心深处太希望拿到这一个机会,而下意识的不愿意去往这方面考虑。

  剧本只看了一个开头,她就已经不想再往下翻下去,这样的机会如此难得,难道就此放弃了吗?

  她心里挣扎剧烈,拿不定主意。

  “瑟瑟,瑟瑟……”

  莫安琪唤她的声音把江瑟唤醒,她抬起头,莫安琪还在频频转头看她:

  “怎么了?”

  车子已经出了车库,夕阳余威犹在,道路两旁能看到下班的人群匆匆为了生活奔波,她还在纠结着要不要选择这个剧本。

  “没事。”

  江瑟脸色有些泛白,额角的发丝已经被汗水浸湿,从水疗馆出来之后她并没有再化妆,此时也不像是在张静安的工作室,她发白的脸色在莫安琪面前无所遁形。

  “你的脸色有些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江瑟将头靠在车窗上,拆开的剧本摆在她大腿上,她像是碰到了什么恐惧的东西一般,将剧本从自己腿上拂了下去:

  “只是有些冷,温度开高一点好吗?”

  “好的。”

  莫安琪顺从的把车里冷气的温度调高,空调出风口吹出来的冷气已经不像先前那么凉了,可江瑟仍觉得冷。

  她又想去摸自己的包,想给裴奕打电话,只是莫安琪还在,许多话是不方便现在就说的。

  “稍后还有一节钢琴课。”莫安琪透过后视镜,看了一下她的脸色:“但你好像有些不舒服,要不干脆请假得了。”

  江瑟拒绝了她的提议,这会儿她正需要有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有课上能不再想着这件事是最好的。

  晚上回到家时,已经将近九点了,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给裴奕。

  在她的记忆里,她很少有这样犹豫不决,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也很少有需要别人来给她建议。

  事实上裴奕太年轻,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对象应该是冯中良的,毕竟当初是爷爷将她从绑匪手中将她救回,他年纪长,见的事情多,在江瑟心里又很睿智,他可能会给自己很好的建议。

  但爷爷并不知道她是谁,在他还没认出自己的时候,有些话是不能与他聊的。

  她在家里跑了一个小时,运动完累得满头是汗,洗了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她仍是打了裴奕电话。

  “瑟瑟?”

  她主动打电话过来实在是让裴奕有些惊喜,两人下午才通过话,裴奕没想到她这会儿会再打给自己。

  “你干嘛呢?”他的说话时手机听筒里还传来‘西西索索’的声音,像是在收拾什么东西。

  “我在收拾行李,明天就要回去。”他说到这里,停下了手边的事:“怎么突然想起打电话给我,想我了?”

  以前他这样说的话,她十有八九会不应答,或转而提起其他的事儿。

  但今天他一问,江瑟居然轻轻的答道:

  “嗯。”

  这一下令裴奕有些惊喜的同时,又有些意外:“怎么了瑟瑟?”

  “阿奕,你记不记得,我下午跟你聊过,张静安的电影?”

  裴奕听她问起这事儿,猜测是不是又出了什么波折,“他难道改主意了?”

  “不是。”江瑟沉默了半晌,缓缓道:“阿奕,这部电影类型,是关于绑架的。”

  裴奕一下就明白她内心深处的纠结了。

  当年的绑架事件,对于江瑟来说,是一个很难忘的恐怖经历,避之而唯恐不及,又怎么还敢主动去想起。

  这样类型的电影,她在拍摄期间,很容易会勾起她的往事,使她沉浸在昔日的噩梦里。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