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压过_娱乐圈头条
尘缘小说网 > 娱乐圈头条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压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三十二章 压过

  一开始的时候金士桢对刘氏并无好感,认为她此举也有伤妇德,对她恶语相向,她却总是默默不语,面对他时却笑意吟吟,体贴温顺。

  人虽柔弱,却相当固执,时间一长,金士桢也由得她去了。

  相处的过程中,金士桢渐渐对刘氏生出情素,发现她貌美无比,且温柔可人。

  她仿佛相当了解自己,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一些自己细微的习惯,她也很清楚,两人相处融洽,金士桢甚至生出一种他已经找到了自己丢失已久的宝贵的物品感觉,对她慢慢倾心。

  两人感情逐渐生温,他发现自己逐渐淡了追求仙缘的心,反倒觉得像父母一样,平凡的生活、科举做官,与刘氏成婚,生儿育女,这样普通的生活也不错。

  他决定离开深山,回归生活。

  回去之时,刘氏却显得十分伤感的样子,知道他的决定之后,好几天都显得失魂落魄。

  金士桢为此啼笑皆非,两人是未婚夫妻,名正言顺,且年纪也差不多了,回头他决定为了刘氏打拼,将来考中举人,风风光光再娶她入门。

  刘氏却相当奇怪,对他的这番话并不上心,甚至想留他在深山,一生一世。

  金士桢以前向往深山,想要求得仙缘与机遇,可如今有了心爱的人,倒是向往凡尘,他拒绝了刘氏的请求,说未婚夫妻,他想光明正大向刘家提亲,不愿一辈子窝在这里,偷偷摸摸像是见不得人。

  刘氏问了他好几次,他都很坚定,甚至主动拿起了书本,准备来年的考试。

  他回去之前,刘氏魂不守舍,仿佛异常的伤心,言语中与他试探般提起他对于妖魔鬼怪的看法。

  对于这一点,金士桢态度相当坚定,认为妖魔鬼怪不应存在于人世,他没注意到,刘氏听他这话时,眼里闪过的绝望之色。

  她逐渐消瘦了下去,态度也淡淡的,忧郁中带着一丝死心,金士桢沉浸在兴奋里,全然没注意到刘氏的变化。

  他临走之时,刘氏一反常态,含泪表示,在他成婚之前,只要他愿意改变心意,可来这里寻她,她会等他的。

  金士桢听到这话,不以为意。

  回到金家之后,他时常也想念刘氏,偶尔找机会也去探望过刘氏,想一解相思之苦。

  却不知道为什么,和阳县城中的刘氏与深山里的刘氏性格却似是有所不同,总让金士桢找不到在深山当初与她相伴的感觉,两人之间也缺少了那种悸动,与刘氏之间的相处,也少了一些心灵相契的感觉。

  可金士桢却觉得,这兴许是地方不同的缘故。

  深山毕竟避世,刘氏要胆大一些,所以与他心意相通,像是住进了他心里也是正常的。

  在市俗里,刘氏应该要顾忌周围的眼光,行为举止要约束一些。

  金士桢时常这么安慰自己,可是每次与刘氏相见,那种心心相惜的感觉便越淡一些,金士桢索性把心思全扑在读书上,果然来年考中了举人。

  家里人非常欢喜,着手安排他的亲事,不知为何,金士桢却开始怀疑起和阳县中的刘氏及深山里的刘氏,她们样貌相似,可性格却是完全不同,除了那张脸,她们没有一点儿像同一个人的感觉。

  他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越想越觉得深山宅子中的刘氏,性格、神情,有些与‘梅姑娘’相似。

  每当想到这里,他总想起自己回家之前,‘刘氏’所说过的话,她曾说,成婚之前,如果他改变了心意,可以去山里宅子寻她。

  婚期一天天将近,金士桢却很难开心得起来,他已经意识到两个刘氏之间的不同,他已经对于深山中的‘刘氏’感到怀疑了。

  他真正喜欢的,不是自己的未婚妻刘氏,很有可能是那个妖精‘梅姑娘’。

  对于自己喜欢上了一只妖,金士桢感到有些难堪,又有些害怕。

  他认为这种感觉应该是‘梅姑娘’施了什么法,想要故意迷惑他,他狠下心不再去想刘氏,反倒像父母所说,开始为婚礼准备了。

  婚礼前一天,他收到了一张信笺,信笺上有一幅画,一个手执梅花的美人儿在等他,笺上问:当初我们的誓约,还算不算数了?

  那信笺带着淡淡的香气,透过这薄薄一张纸,金士桢仿佛能想像得到,‘梅姑娘’那双含情默默的眼在等他回答。

  他们之间有什么誓约?

  就是当初她曾说过要等他归去,可如今婚期将至,他的选择也不是她。

  新婚夜,外头欢声笑语,金士桢却不知为何,心头发慌。

  坐在他面前的是等着他揭开红盖头的刘氏,可他恍惚间却似是发现梅姑娘来了,面色惨白的样子,神情哀恸,伸手要摸他额间的朱心痣。

  眉间的朱砂痣被她一碰,烫得惊人,有人在惊呼,说:‘官人怎么了?’

  他眉宇间的那点殷红的痕迹在变淡,一幕幕场景在他脑海里掠过,像是大梦初醒,许多前世今生的过往,都想起来了。

  他与她原本同是天上仙君,因为暗生情素,相约下凡,结百年之好。

  一个投胎为人,一个占山为妖,投胎的人忘却前尘旧事,做了妖的却还始终念念不忘千年前的相约。

  为了怕找不到自己的爱人,她以心头的血点了一滴在他额间,作为两人之间引路的缘,方便他转世投胎之后找寻。

  那点朱砂痣的颜色越来越淡,几乎要看不见了,金士桢心急如焚,喊着‘仙缘’,要去寻她。

  他一直以来叫的‘仙缘’,不是那虚无飘渺的仙道机缘,而是她的名字就是梅仙缘,她曾经就在他面前,却被他硬生生推开了。

  新婚夜,他赶回深山宅子,佳人已经不见踪影了,徒留一室香气。

  依旧是一张带着淡淡梅香的信笺,她为了他失去一切,而他却唯独不爱失去了一切的她。

  兴许是一早梅仙缘已经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她在幻化成形的时候,还抱着一线生机,想要寻回有山盟海誓之约的恋人时,却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照着他未婚妻刘氏的脸幻化,以至于他将来就是明白一切,失去她后,能轻易的接纳刘氏这个人,与她相伴一生,怕因为这缘,毁了他一世未来。

  江瑟一口气读完这个故事,天已经黑了。

  旁边的台灯亮着,莫安琪先前为她泡好的一壶茶她仅喝了一口就放在一旁,这会儿已经透心的凉了。

  这个故事难怪林惜文会很有信心的愿意等自己,这个故事与林惜文先前拍摄的《二郎神之平定人间之乱》是完全不同的,它将林惜文擅长的细腻感情揉碎在剧本的每一个角落中。

  金士桢口口声声寻求‘仙缘’,当真正的仙缘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却避之唯恐不及。

  他后期意识到自己真正喜欢的是谁时,却没有鼓足勇气,而错失伴侣。

  相较之下,梅仙缘比他用情更深。

  两人相爱时,她毅然决然,舍弃仙子身份下凡为妖,是为了与金士桢的约定,为了与他厮守终身,成就一段姻缘的。

  可最终她舍弃了一切,没有昔日的朋友,只有无尽岁月的等待,却发现金士桢不爱一无所有的她,甚至因为她妖精的身份,避之唯恐不及,这是全剧最大的讽刺。

  江瑟拿起人物大纲,林惜文要给她的角色,就是梅仙缘了。

  从这个人物最先出现在剧本里的名字,众妖眼中,她是实力强大的女妖,孤寂清冷,不爱跟人往来,百年贺一次生辰,却从不收别人的东西。

  千岁生辰时破例收下了金士桢,却因此伤了心。

  她出场的一幕,美得不带邪魅之气,却似出尘脱俗的仙子,让原本对她充满了偏见的金士桢都眼前一亮,惊艳得不能自己。

  可是这种印象,在她看到金士桢时就变了,她的眼神有些欢喜,带着激动与开心,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后期她幻化为刘氏与金士桢相处,借用‘别人’的身份时,估计是已经料到了她与金士桢最终的结局,所以哪怕金士桢对她的喜爱日渐加深,她总有些患得患失,有些忧郁。

  这个人物有发挥的余地,江瑟确实很兴趣,光是看完故事梗概,已经使江瑟找到了一些感觉,她决定接下这部剧。

  她伸了个懒腰,一直坐在沙发另一角玩手机的莫安琪才放下了手机,叹了口气:

  “你可终于看完了。”

  江瑟在看故事的时候有些入迷,就连几次自己看她都没注意。

  “林惜文这部电影,你觉得怎么样?”

  江瑟点了点头,看她抱着一块蛋糕吃得香甜的样子:

  “还不错,这一次林导应该找到了点感觉。”

  只要照着剧本大纲拍,中途不出岔子,演员发挥稳定,林惜文应该可以凭借《仙缘》再次挽回口碑,将《二郎神之平定人间之乱》给他带来的恶劣影响翻过篇去。

  在拍摄上,林惜文很擅长处理这种情节,所以没什么大的问题,这种神话题材的电影,后期特效的制作只要肯花钱,剧本、主演、导演没问题,几乎就不会出乱子。

  “你决定要接这部电影了?”

  莫安琪听了她这话,有点吃惊,江瑟应了一声。

  第二天她打了电话先跟林惜文说了自己愿意接下《仙缘》的答复之后,林惜文欣喜无比。

  从《仙缘》这部电影剧本交到江瑟手上,至今已经超过了两年时间,林惜文用两年的时间换一个机会。

  电话里林惜文的开心透露在微颤的语气里,他向江瑟表示稍后会透过公司,向世纪银河正式递交剧本,继而谈条件签约。

  说完正事,林惜文沉默了一阵,紧接着问:

  “瑟瑟,我能问,你为什么会愿意接下《仙缘》吗?”

  他说完这话,像是意识到自己问话的方式不对,又组织了一下语言:

  “当然我不是说剧本不好。”

  这部电影的剧本,他原本是求到侯西岭头上,想求侯西岭出山再为他写一部剧本。

  可因为身体的缘故,侯西岭最终仍是拒绝了他的请求,但因为两人当初曾有过合作,所以侯西岭介绍了自己早年一个学生,写作功底也相当出色的人,写出了这部带着神话色彩的浪漫感情戏。

  在拿到剧本的一刹那,林惜文看完之后就萌生出了想请江瑟的念头。

  他有预感这部电影应该会不错的,因为剧本很好,已经占据了一部电影成功的要素之一,如果能请到江瑟,凭借江瑟这几年进步的演技,《仙缘》上映之后,票房绝对不是问题。

  但当时的江瑟与早年跟林惜文合作拍摄《北平盛事》的江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北平盛事》时,她还是一个新人,片酬十几万就能请来的女孩子。

  而林惜文生出请江瑟主演的这个念头时,江瑟已经连拍多部电影,地位一升再升。

  甚至在《恶魔》中入围法国电影节‘最佳女演员’的提名,林惜文并没有把握她会接下自己的这部电影。

  去年在江瑟要拍切萨雷的《神的救赎》之前,林惜文让她拍完电影再考虑《仙缘》时,其实心中也是没底的。

  她已经参与过大导演、大制作的电影,会不会转而看得上《仙缘》,这个事不好定。

  所以江瑟后期在《神的救赎》杀青之后,林惜文并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来问她这个事儿,没想到最终江瑟会主动打电话来跟自己提起。

  他的意思,哪怕是话没说完江瑟也听得出来,她手里还握着《仙缘》的人物大纲,听到林惜文的问话后,笑着就道:

  “林导,您应该明白,好的电影,是不分国界的。”

  不是国外的大投资、大制作及大导演的标配,拍出来的电影就一定是好的,国内的电影也未必输人。

  “在我看来,华夏神话传说类型的电影也不是完全没有市场,只是缺少相应的好故事,及好导演把她们呈现出来给观众看而已。”

  《仙缘》的故事如一杯茶水,带着悠然的韵味,喝完仍觉得唇齿留香,回味无比。

  林惜文的动作也很快,一个星期之后,公司方面已经接到了《仙缘》这部剧。

  在江瑟方面首恳的情况下,很快谈及了片酬及其他各事项问题。

  《仙缘》在投资方面,林惜文竟然搭上了聂淡,说服了聂淡、向秋籍等人投资这部电影,资金不愁之后,夏超群为江瑟把片酬谈到了八千万,同时要求参与票房的分成,这个价格,已经隐隐超过了陶岑,制片方将片酬一旦定下,江瑟在世纪银河的地位,立即压过陶岑,甚至在华夏明星中也算是头一份。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