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欠债_娱乐圈头条
尘缘小说网 > 娱乐圈头条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欠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四十四章 欠债

  《一线生机》要上映,又面临着参加法国电影节这样的时机,这个时候是不能出纰漏的,一旦这种事宣布,到时会出什么样的问题,大家心里都清楚。

  尤其是《一线生机》的剧情,恰好又是与绑架有关的情节。

  江瑟在电影里演的是一个被绑架的受害人,如果冯南此时趁机闹事,就会给江瑟带来很大的麻烦。

  聂淡一下就明白了裴奕的意思,他也考虑到了事情曝光之后的后果,江瑟会由电影中的‘受害人’角色,成为现实里绑匪的女儿,冯南会因此进入舆论的视线,踩着江瑟上位。

  难怪江瑟与裴奕两人今晚分别给他打了个电话,让他查冯南的事。

  “奕哥,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来办。”

  聂淡也明白事情的严重,对于裴奕愿意将这样的事儿跟他说,他自然明白在裴奕心里,仍是对他这个兄弟非常的看重。

  除此之外,让聂淡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裴奕对江瑟的态度。

  裴奕当年就爱得迅速且投入,这么多年,还没有变心过。

  身为裴家的继承人,裴奕身边的诱惑不可谓不多,向秋籍的女友这几年都不知道换了多少茬了,他却依旧只执着那一个。

  如果仅止是这样也就算了,裴奕的长情,从当时追冯南就看得出来。

  江瑟身上有那么一点儿冯南的感觉,他喜欢也不奇怪,不过让聂淡觉得吃惊的,是裴奕最后动了真格,交往到后来提到结婚,裴家还同意了。

  这么多年下来,感情没有消磨,反倒更深了,知道江瑟的出身,不止没有嫌弃挑剔,还帮着她隐瞒,也是够让聂淡大开眼界了。

  “奕哥。”

  他要挂电话的时候,有些动容:

  “这件事情我不会跟别人说,知道你仍拿我当兄弟,才会跟我说这些的。以后有什么事儿,打个电话就行了!”

  他感动无比,十分感慨的叹了一番兄弟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将话说完之后,裴奕才淡淡应了一声:

  “嗯,睡了。”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响声,聂淡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朝觐阁里聂淡亲自跑了一趟,去要当时的监控,虽说时间已经很长了,但监控视频朝觐阁依旧保持得很好,聂淡顺利拿到视频,又找人将视频处理了一下,把冯南当日赌输钱的经过整理了一番,很快就把事情办妥。

  他又想起江瑟打电话说的事儿,也找人调查起《复仇》这部电影。

  而此时的冯南并不知道自己在怀疑江至远与江瑟之间关系的时候,也有人在追查自己的事儿了。

  她最近其实也忙,《犯罪嫌疑人》中女主角的角色被陶岑抢走之后,她很快又看中《犯罪嫌疑人》里钟琪这个角色了。

  虽说这个角色戏份不如沈熏然多,且又只是一个配角,但《犯罪嫌疑人》能在上映之后深受观众喜爱,又因为有陶岑加盟,如果自己能出演这部电影,也算是跟陶岑合作一把了。

  到时凭借与陶岑合作的关系,她也能提升一把知名度,对她也并没有坏处。

  她早前跟霍知明联络过,提过想在《犯罪嫌疑人》中出演沈熏然的事儿,还提过要给《犯罪嫌疑人》投资,当时还把霍知明这老头子打动了。

  事后因为陶岑横插一手,霍知明对她应该有些不好意思的,所以此时她再提出投资《犯罪嫌疑人》,让霍知明给自己一个试镜钟琪的机会,这事儿十有八九能成功。

  《犯罪嫌疑人》与当初霍知明拿着稿子,四处找投资方的情况不一样了,有陶岑在,多的是投资商愿意拿出资金的。

  无论霍知明最后看不看得上冯南的这点儿钱,但他肯定是会领冯南的这份情的。

  冯南仔细考虑过,《犯罪嫌疑人》中,钟琪与沈熏然之间是有大量对手戏的,陶岑的加盟拉高了这部电影的地位,不过也应该有弊端出现的。

  目前国内女星之中,陶岑是华夏第一人,无论是从名气、地位还是从演技来看,都没有女星能与陶岑匹敌的。

  她的气势很有可能在对戏的过程中,把对手压制住。

  一旦电影开拍,与她演对手戏的人如果心理素质不够,很有可能在面对陶岑这样级别的女星时,根本发挥不出。

  而冯南就不一样了,她有重生的经历,觉得自己完全可以胜任‘钟琪’这个角色,就是在面对陶岑时,也极有可能会因为自己特殊的经历,完全不怯场的。

  如冯南所料,她提出想要投资《犯罪嫌疑人》,争取配角的试镜,几乎没费多少力气,很快就让霍知明答应给她一个机会。

  定下了试镜的时间之后,冯南愉快的挂了电话,只是她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太久,她拿起手机,翻了翻通讯录,涂着甲胶的拇指在滑落到曾绍的名字上的时候,就停下来了。

  她皱着眉,神情有些严肃,曾绍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联络她了,从她一个星期前,交待曾绍去追查江至远在香港的行踪后,曾绍的电话开始还打得通,这几天再拨打的时候就显示已经关机了。

  一连好几天都没有他的消息,冯南渐渐有些坐不住了。

  这个人办事可靠,且消息灵通,前世的时候,江瑟父女的消息就是他给自己查出来的,连那张照片也得到了手。

  但不知为何,这一世的曾绍简直令冯南非常的不满。

  他收了自己三十万来追查江至远的下落,可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却半点儿有用的情况都没摸清楚,不要说江至远与江瑟的照片了,就连江至远本身的情况也摸不清楚。

  如今更是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接了,他开的所谓收账、放高利贷的公司原本就不靠谱,冯南打电话过去问过,说是已经好几天没见到老板人影了。

  混这一行的,曾绍时常也是神出鬼没,有时失踪几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冯南一开始也没怀疑过这个人是不是想骗自己的钱,毕竟她有前世的看法在,自认为曾绍还是不敢骗她的。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绍一直都没有主动的联系她,冯南渐渐的也要坐不住了。

  《一线生机》就要上映了,这部前世的时候由陶岑主演的电影,这一世女主演换成了江瑟,要是在这个时候,能曝出江瑟的丑闻,且能拿出实质的证据,冯南敢保证江瑟的星途会毁于一旦,她在这个圈子可能以后是再也混不下去了。

  裴家不会要一个失掉国民好感度的女人做裴奕的妻子,江瑟到时会走投无路,像只过街老鼠!

  冯南拿着手机顿了半晌,终于深呼了一口气,又打了一次曾绍的电话,语音信箱里传来曾绍已经关机的提示。

  她挂了电话,又打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让他帮自己查查曾绍的下落,手机还没挂断,冯南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进来。”

  她表情有些不大好看,挂了手机之后,戴佳将办公室的门推开进来,还没说话,冯南抓起桌上的笔筒就往戴佳砸了过去:

  “你知不知道我有事要做?我不是吩咐过,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我吗?”

  冯南的脾气并不好,她发火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躲。

  那笔筒是陶瓷做的,份量颇为扎手,飞来的时候重重的砸到戴佳肩头上,砸得她身体一偏,最后滚落到地上,‘哐’的一声摔碎了。

  她被砸得不轻,如果是其他几个助理,可能早就已经哭出声音来了,戴佳却是忍着疼痛,神色冷静道:

  “冯小姐,有人找您。”

  “我不见!”曾绍一直没有消息,江至远的事情这会儿还没查出眉目,就是冯南知道江至远是江瑟的父亲,可能还与当年绑架了她的人有关,但她拿不到证据,这种无聊的小道消息,就是她找到媒体曝光,可能碍于江瑟名气、地位还有夏超群的关系,及裴家的施压,都没有哪家媒体网站愿意采用这种曝料的。

  她心情十分恶劣,戴佳偏偏还要撞到枪口上,冯南忍着怒火:

  “替我给Givenchy打电话,约个时间,我要去选衣服。”

  她跟霍知明已经定好见面的时间了,在这一次见面过程中,冯南一定要在霍知明面前留下更好的印象,拿到钟琪这个角色。

  她话音一落,戴佳仍站在门口并没有动,冯南不耐烦的抬起头:

  “你干什么?还不滚出去!”

  “冯小姐,有人要见您,是一位姓海的律师,说是代表他的客户裴先生,来向您讨要一笔钱的。”

  “我什么时候欠过什么裴先生钱?”

  冯南觉得荒谬无比,她先是冷笑着反问了一声,紧接着,戴佳身后站了一个中年男人,笑着说道:“有没有欠,冯小姐应该再想清楚。”

  他说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夹:

  “我劝冯小姐还是先看看我手里的资料再说,否则我想事情闹大之后,对于您这样的公众人物,可能是一个非常不好的影响呢。”

  这个被戴佳称为海律师的中年男人话说到这里,冯南便觉得不知道是哪个人故意想要整自己罢了,也并没有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她抱着耍猴的心态,示意这位海律师进来,并问起自己所谓的欠债。

  她有没有欠什么钱,冯南自己心里清楚。

  这些年来她大的钱没有赚到,但小钱赚得却不少的,几年下来代言及拍摄的许多部电影片酬,及当初原冯南的一些收藏品被她变卖套现,还有那几年中南实业的分红,及从冯中良那里挖到的钱,加在一起她的身家也有两三千万了,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拍摄《复仇》的时候亏损了一些,她的钱还要再多一些。

  这几千万在有钱人看来兴许是不多,但目前却足够她用了,她根本没有必要去找谁借钱。

  她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地里搞鬼,故意恶作剧想恶心自己的。

  “冯小姐,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海,是骐天事务所的负责人,这是我的名片。”

  这位海律师先把自己的身份简单介绍了一遍,冯南的表情就有些不大对劲儿了。

  这个所谓的海律师是骐天的律师,骐天事务所在帝都是相当有名,专为权贵服务。

  她依稀记得,赵君翰家里的公司就是在与骐天事务所合作。

  要是有人想恶作剧,找个律师来吓唬吓唬自己,也不可能会找到骐天的人来做戏的。

  她皱了皱眉头,海律师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

  “我的委托人姓裴,在六年前,您在一次聚会上,欠了他五千多万的赌债,您还记得吗?”

  他提起这事儿,冯南很快就恍然大悟,终于想起自己到底欠了什么钱了。

  她开始是觉得有些啼笑皆非,裴奕是什么样的出身?一开始的时候冯南对于输钱一事儿还有些慌,后来回了冯家还试图想要通过冯中良来解决,可是她对于裴奕了解得越清楚,她就越不把当初自己与裴奕等人打牌输钱一事儿放在心上了。

  裴家的钱够他挥霍几辈子了,当时几人闹着玩儿,自己在牌桌上输了钱,这些钱对于裴奕来说也就是九牛一毛,根本不在乎。

  果然,几年过去了,当时输钱一事儿再也没有人提过。

  不止是裴奕从那以后没跟她打过交道,冯中良也没再提及了,这件事情像是牌桌上一场笑话,几年时间过去,冯南自己都把当时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了,结果没想到这会儿裴奕却找了律师上门,催自己还债了。

  她忍不住笑了两声:

  “还债?当时大家都是闹着玩儿的,还什么债?”

  海律师听了她这话,只是微微笑了笑,将自己手里拿着的牛皮纸袋放到了冯南面前的办公桌上:

  “对不起冯小姐,裴少说的并不是闹着玩,而是您真正欠了五千多万的赌债,事情过去这么多年,连本带利的数目已经在文件夹中了。”他指了指文件夹:“您可以看一看,里面有当时您打牌时的视频,也有您说过的话,人证物证都有。裴少希望您能在三十天之内,把钱还上,否则……”

  他余下的话没有说,但冯南已经脸色不好看了。

  她撕开了纸巾,里面整理好的资料洒了一办公桌。

  袋子里有当年她一起跟裴奕玩牌的照片,还有拷贝好的碟片,海律师所说的欠款金额,冯南看了一眼就揉成一团扔了。

  到了这样的地步,裴奕看起来不像是跟她开玩笑的样子,证据、律师都有了,可是突然之间,她上哪儿去拿几千万出来呢?

  冯南一下就懵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