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失控_娱乐圈头条
尘缘小说网 > 娱乐圈头条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失控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失控

  夏超群转过了头,刘业甚至也抿紧了嘴角,难掩失望之色。

  莫安琪浑身直抖,江瑟却只是一脸平静的将手机缓缓放进包里,并轻轻将手包扣上了。

  许多人还在讨论着这三张掀起了晚宴高潮的Amadeus手稿,媒体专区,华夏资讯的小张目瞪口呆,醒悟过来之后,就抓着于姿琳的手乱晃:

  “你说江瑟怎么了?你说她怎么了?”

  小张实在是纳闷无比,“她是不是疯了?”

  于姿琳也是无言以对,今晚这一幕看得众人心脏紧缩,她甚至听到隔壁媒体记者在小声的道:“明明只是参加了一场慈善晚宴,可为什么有陶岑和江瑟在后,我却感觉像是看了一部剧情跌宕起伏的超级大片了?”

  这话引起了不少人的赞同,许多人都有这种感觉。

  今晚这最后一幕Amadeus手稿引起的高潮,甚至不亚于一些精彩的电影片段了。

  “这件事情,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儿。”媒体专区有记者小声的说话,引起了一部份同行的关注,有人转头过去小声的问:

  “什么事?”

  “你们还记不记得,几年前也是《时代风采》举行的以‘点亮华夏’为主题的慈善晚宴?”

  一些人被这个记者一提醒,很快倒是想起了这桩陈年的旧事了。

  “当年的一个饰演《救援行动》的女星,拍张静安导演的签名,你们还记得吗?”

  这样一说,就是有些记忆力不好的人也想起来了。

  那年的慈善晚宴上,张静安的签名也掀起了会场内的高潮。

  当时的情况也是两位女星争夺张静安的签名,最终把一张签名抬到了匪夷所思的高度,当年的情况,与现在何其相似呢?

  不同的只是争执的女星不同,争执的女星地位也不一样,那会儿事件的新闻价值也不一样罢了。

  “我还记得,当年抢到张静安签名的,是不是冯南啊?”

  “是她。中南实业的千金,祖父是华夏革命军……”

  “噗,果然钱多。”

  “不愧是中南实业的千金,确实有钱,一张签名,好像是不是拍到一百多万才拿下的?”

  “准确的说,是一百五十多万!”

  记起张静安签名最终价格的记者一开口,周围的人沉默了片刻,有人好一会儿之后才笑道:

  “一张签名卖到一百五十多万,也实在是不可思议了。”

  “现在这个记录,恐怕要被刷新了。”

  说话的人扬了扬下巴,指向江瑟的方向,众人不再开口,等着看陶岑方面还要不要举牌了。

  会场内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注视着陶岑,在等着陶岑接下来的反应。

  宋佚摊开浸满了冷汗的手心,在西装裤上擦了两下,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靠近陶岑,小声的问着:

  “陶姐,还,还跟吗?”

  陶岑嘴角上扬,今晚发生这样的事,简直令她好心情根本压制不住。

  她没想到,事情会远比她想像的顺利许多,江瑟太嫩了,不经激,自己只是稍稍一出手,她就上套了。

  五百万,还要再跟?

  她要继续跟下去,可能明天报纸上写有傻钱多的就是她了!

  “凡事要适可而止。”

  她笑得意味深长,这句话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

  众人都在等着她的回应,就连主办方《时代风采》的人也在看她的脸色,主持人也看向了她的方向,会场内响起了主持人的声音:

  “五百万,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二次……还有人再出价吗?天才作曲家、演奏家Amadeus的手稿,记录着Amadeus作曲时的灵感源泉,由Steinway琴行提供,一份三张的手稿,还有人想要拥有它吗?”

  会场内安静无声,按照规则,主持人已经在倒数了。

  夏超群面沉似水,到了现在这样的状况,丑是已经出了。

  江瑟会像当年的冯南一样,遭人议论笑话。

  不,夏超群甚至明白,她会比冯南还要惨得多。

  当年的冯南地位可没法与现在的江瑟相提并论的,与江瑟争执的还是陶岑,陶岑在华夏的国民好感度不是当年与冯南争张静安签名的赵若筠能比的。

  众人看足了一场好戏,觉得先前这一幕简直精彩纷呈,原本以为这一场戏已经落幕,大家都心满意足的时候,陶岑突然站起身了,全场所有人目光注视下,她举起手,示意有话要说。

  场面已经无法控制了。

  “邵哥,怎么办?”

  到了这样的地步,《时代风采》的工作人员简直要哭了,今晚无论如何,世纪银河肯定是已经得罪了,还有江瑟吃了这样一个亏,她的未婚夫不见得会善罢甘休。

  邵存谨现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也打给上面过,也想过是不是找人出来救个场子,再参与喊价,把这矛盾化解了。

  可是再出现一个人喊价,除非江瑟与陶岑两人都愿意收手,否则事情只会越弄越糟罢了。

  “往后再也不能安排这两个祖宗同场亮相了!”邵存谨哪怕江湖经验丰足,此时也不由捶胸顿足,后悔不迭了:

  “就算是得罪人,也比现在好多了!”

  陶岑要说话,大家也不能制止她,事情已经很坏了,也不可能会到更坏的地步,邵存谨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扬了扬下巴,示意手下的人给陶岑递个麦克风去,他冷笑着,已经像是有些要疯了:

  “她们要闹,就干脆再闹个够好了,反正收尾头疼的也不止我,大不了辞职不干了!”

  工作人员一听这话,忙有人给陶岑递了麦克风去,陶岑脸上的笑意更甜了,她拿着麦克风,此时哪怕她只是在贵宾席的第一排,还是灯光最明亮的台上,可是此时会场内,陶岑无疑是最惹人注目的那一个了。

  “想必江小姐真的很喜欢艺术,眼中也只看到了那一份琴谱。”

  她意有所指,听不懂的人觉得她这话可能是幸灾乐祸,而江瑟却想起先前陶岑与Chapman聊天时说起的她才出名不久的那个‘典故’,她拿到第一份高额片酬,忍痛买了一台Steinway的钢琴,钢琴收到之后,她当场演奏完,拍成视频传上网络。

  一个朋友说她戴着戒指‘炫富’,她却指人眼里只看到‘戒指’,却没看到价值上百万的钢琴,暗地里嘲讽别人层次不够,眼光、境界都不足。

  此时她以同样的事套在江瑟身上,暗地贬低江瑟,听得懂的,恐怕只有Steinway公司华夏地区的负责人Chapman先生了。

  陶岑这一招迂回的踩人,远比冯南那种网上大放厥词的方式要高明得多,江瑟几乎要为她的城府、智计鼓掌了。

  不愧是混迹娱乐圈多年的高手,陶岑能走到现在,她的心机,绝对功不可没。

  Chapman先生若有所思的表情中,陶岑笑着宣布:

  “君子不夺人所好,有成人之美,所以,Amadeus的手稿,可能要被真正‘喜欢’的人拿到,才能发挥其最大价值呢。恭喜江小姐,Amadeus的手稿属于你了!”

  她带头鼓起了掌,会场内接二连三有人跟着起哄鼓掌,渐渐的鼓掌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整片会场都被掌声所淹没。

  这些人眼里的嘲讽已经不再掩饰了,刘业默默摇了摇头,夏超群看了江瑟一眼,这个时候,她突然很好奇江瑟心里的感受。

  陶岑的讽刺,夏超群也是听得一清二楚,也明白陶岑是在得意什么。

  这样的局面,江瑟可能一开始也猜到了,可她仍照着陶岑挖好的坑跳下去了,这会儿不知道她后不后悔自己先前的冲动。

  夏超群无声的叹了口气,她一向精力充沛,拥有一往无前的决心,这些年来对工作充满激情,可此时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疲累,她怎么样都没想到过,乖巧的江瑟会在这件事情上出了这样的纰漏。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打遍天下的高手,没有死于敌人的刀剑,却被一根鱼骨梗死的感觉。

  她伸手捏了捏眉心,低下头的动作使得头发垂落下来,挡住她的面容,也把那些试图窥探她心里想法的人的目光阻挡在外了。

  所以夏超群没有看到,在陶岑说完话后,在众人掌声响起的那一刻,江瑟也跟着把包住座位上一放,并与身旁的刘业小声的道:

  “刘哥,可以请您帮我看一下包吗?”

  刘业太过失望,江瑟说话的第一时间他都几乎没反应过来,直到江瑟恳求了第二次,他才回过神来,沉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他不应该这样情绪外露,事实上江瑟如何跟他是并没有关系的。

  可能是因为他难得真心关切一个人,向她提出忠告,结果她并没有听从自己的话,反而惹出这堆烂摊子的缘故。

  也有可能是因为华夏难得再出一个如此灵气十足的女演员,能打入欧美市场,所以他有些替她可惜了。

  江瑟向刘业微微一笑,道了声谢后,不紧不慢的理了理裙摆,才缓缓站起身了。

  “咦?”

  “江瑟也站起来了。”

  “这……”

  周围人的议论纷纷,让夏超群放下了掩住嘴唇的手,下意识的抬起头。

  她看到江瑟提着裙摆,向主持台上走去。

  众人的目光从原本的陶岑身上,落到她的身上,面带不解,不明白江瑟此刻是要做什么。

  “夏姐……”

  莫安琪也惊呆了,小声的唤了一句,夏超群心中一动,情不自禁的低喝:

  “别吵!”

  她原本平静的心,这会儿却‘咚、咚咚、咚咚咚’一点一点的跳得快起来了,她看到江瑟不疾不徐从容的脚步。

  这会儿她应该是别人嘲笑的对象,可在夏超群看来,她却像是已经稳操胜券了!

  她不是冲动的性格,敢直面跟陶岑对上,应该是有她自己的理由,也有她愿意这样做的把握!

  ‘咚咚咚咚咚’,夏超群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心跳急如鼓捶的感觉,她看到江瑟上台,自然而然的将主持人手里的话筒接了过来,这一刻原本因为她与陶岑相争而失控的场面,顺利被她掌控在手中。

  “她,她要做什么……”

  《时代风采》的主编邵存谨喃喃的问,工作人员也一头雾水,神情茫然的摇头。

  此时已经没有人能猜测到江瑟心里的想法了,她脸上不带一丝狼狈,灯光下,她顾盼生辉,微笑着的样子迷人极了。

  江瑟到底想做什么!这样的念头,恐怕不止是《时代风采》的邵存谨想问的,也是媒体专区的人想问的,也是会场内每一个前来参与今晚慈善晚宴的人、宋佚,甚至于陶岑本人都想问的。

  事到如今,她应该老老实实想着办法收拾这一摊烂摊子,哪怕是她哭哭啼啼,慌张无措,陶岑也认为是情理之中的表现。

  可江瑟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她微笑的样子,眼里像是蕴含着光,精致无暇的线条仿佛是上帝用心雕刻的杰作。

  “非常荣幸能拿到Amadeus的这份手稿。”

  江瑟拿着话筒,目光落在那张手稿上,主持人在台下邵存谨的示意下,悄悄把江瑟身后屏幕上方原本显示着的手稿照片替换成现场的镜头,并设置成台上的情景,江瑟的脸出现在了大屏幕中,每一个细微动作,都能被在场的来宾捕捉。

  她的脸,经受住了这样大屏幕的打量,就算今晚看江瑟笑话的人,在此时看到她这张脸的时候,都有些替她可惜了。

  “学钢琴的人,恐怕都是把Amadeus前辈这样的作品,视为极致的艺术。今晚竞拍Amadeus先生的这三份手稿,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朝圣之途!”

  她这样一说,台下第一排仍站着的陶岑笑容微微一收,江瑟确实聪明,这会儿已经想好要怎么自圆其说了。

  可是这样说法,可没有用。

  她能说服得了少部份的人,但是大部份的人可未必会买她账的。

  陶岑眼里隐藏着讽刺,拿着话筒,笑意吟吟等着江瑟接下来的动作。

  “Chapman先生。”

  江瑟一手拿着手稿,一手拿起话筒,突然喊出了Chapman的身份。

  大家随她的目光,都往Steinway琴行的人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Chapman显然并不大喜欢这样的方式出名,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疏离,不如以前看江瑟时的温和,却仍很绅士的站起了身,行了个礼。

  “可以借Steinway的钢琴一用吗?”

  江瑟像是没有看到Chapman那丝略带冷淡的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当然可以。”

  Chapman没想到她唤了自己,却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他愣了片刻,痛快的点头。

  江瑟拿着手稿,踩着步伐往钢琴边走了过去。

  此时邵存谨反应过来,示意工作人员将Steinway钢琴放置的地方灯光调亮。

  众人只看到江瑟此时每走一步,灯光便亮了起来,今晚的慈善晚宴,仿佛已经成为她一个人的舞台了,几乎每一个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再难被别人吸引住。

  陶岑隐约觉得这样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儿,她眼皮隐隐跳动,可哪里不对劲儿,她又有些说不清楚。

  今晚的事情对她应该是有利的,她安慰着自己,江瑟不大可能会将场面反转过来,可她又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她出道多年,第六感是相当敏锐的,可是此时陶岑不禁扪心自问:会不会是她想太多了?

  江瑟已经要走到钢琴边了,有Steinway的工作人员替她拉开了凳子,让她坐下。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