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陌生_娱乐圈头条
尘缘小说网 > 娱乐圈头条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陌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三十一章 陌生

  离‘百年电影人’主办方公布名单还有十分钟的时间了,舒佩恩晚饭之后就回了饭店,本来是准备坐在落地窗前安静的看会书,做一会儿笔记,等着时间一到就看结果的,但受到这样的气氛影响,他却不由自主来了兴致,决定出去走一走,找一间酒吧坐坐。

  这样盛大的时刻,在许多酒吧都在为了‘百年电影人’颁布能走红毯的电影结果而举办盛大的party时,他也不应该坐在酒店里,也应该去沾染一些这种欢乐气氛的。

  他让助理拿来了自己的外套,好不容易找了间酒吧的角落坐下时,离正式揭晓时间已经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了。

  酒吧里音乐声已经停下来了,许多端着酒杯的人已经站起身来,准备为自己支持的作品庆祝了。

  舒佩恩也开了酒,助理端着酒杯,有人已经在跟着时间倒计时了,助理也跟着这节奏在用英语单词喊着:“十、九、八……三、二、一!”

  “WOW~”

  欢呼声中,酒吧的电视投影墙上,已经出现了百年电影艺术史的画面,十二点准时的公布出了这一次进阶成功的电影提名。

  “《胜利者的谎言》、《拳击手》……”

  念到每一部电影时,猜中的人们发出惊喜交加的欢呼声。

  “舒老师,江瑟的《神的救赎》也在进阶作品行列里!”

  助理有些失态的抓着舒佩恩的手腕,在看到《神的救赎》也在进阶列表那里的时候,情不自禁的高喊出声。

  他的声音被淹没在此起彼伏的喊声里,舒佩恩点了点头,面带笑意。

  《神的救赎》能入围最终的结果,是在舒佩恩原本的预料里,‘百年电影人’的会员没有因为这部电影中有华夏的演员出演角色而对这部优秀的作品带着偏见与歧视,本着对于电影虔诚的心理,才有了如今《神的救赎》的进阶。

  酒吧里气氛相当活跃,香槟开瓶之后气泡冲了出来,引起人们阵阵欢笑声,每个或结伴同行,或素不相识的人都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干一杯,讨论的话题都是今晚进阶的电影。

  舒佩恩上了年纪,他熬到现在没睡,纯粹只是为了得到结果,如今结果揭晓之后,他也准备回到酒店去。

  助理是个年轻人,受到这种特殊的气氛所影响,有些依依不舍。

  舒佩恩留了他一个人玩,这里离酒店并不远,他准备步行回去。

  出了酒吧之后,外面街道上到处都是人,广场中间有街头的艺人在进行表演,一个戴着灯光发箍的女孩儿笑着向他递出了一个她头上同样类型的发箍,笑着以英语跟他说道:

  “先生,请支持《神的救赎》。”

  舒佩恩愣了愣,女孩儿以为他听不懂英语,指了指自己头上的发箍,又将手里还闪着灯光的发箍递给了舒佩恩。

  他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遇上了粉丝,因此接过发箍,道了声谢。

  女孩儿冲他一笑,转而又向其他的陌生人发送发箍及其他与《神的救赎》有关的小物品。

  他走了几步,回头看女孩儿卖力的样子,微微笑了笑,将这可爱的灯光发箍戴在头上,才双手抄进了大衣的口袋里。

  国内新闻媒体都在守着这一刻,当‘百年电影人’官方网页一公布了晋级的作品名单,确定《神的救赎》在留下的名单里,各大媒体用最大的篇幅,播报了这一则新闻!

  华夏资讯:江瑟终于走出国门,成为华夏踏上‘百年电影人’的第一人!

  环球时尚:在‘百年电影人’成立即将有一百年的时候,江瑟的出现终于打破了这条只注定属于最优秀的演员、最顶级的导演的红毯在此之前没有华夏人走过的遗憾,恭喜江瑟!

  每日娱乐:自连续两年入围法国电影节后,江瑟再接再厉,《神的救赎》成功晋级!

  华夏电影:今年的‘百年电影人’不再仅只属于欧美,也同样属于华夏!

  龙行传媒:江瑟不止是靠作品证明了自己,更是向世界证明了华夏可以!

  ……

  每一个媒体的头版头条都在大肆渲染着这事儿,全民都在为江瑟骄傲,为她感到开心。

  陶桃咬着牙,打开网页,看到《神的救赎》出现在‘百年电影人’官方网页上的时候,几乎要哭出声音。

  正如‘环球时尚’的媒体所说,江瑟主演的电影,打破了以往‘百年电影人’红毯上没有华夏演员出现的遗憾,为国内的民众带来欢喜。

  江瑟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这一刻陶桃几乎激动得有些不能自己,她一再深呼吸,却仍控制不住眼睛里的泪水,老板从办公室里兴奋的出来:

  “《神的救赎》入围了优秀影片的候选,二十日‘百年电影人’闭幕仪式上,江瑟是要走红地毯的。”

  这样的盛事,对于国内的观众、影迷来说都是不可错过的,‘百年电影人’闭幕仪式当天,是会向世界各大知名媒体开放,会邀请媒体入内观赏整个颁奖仪式的过程。

  近几年龙行工作室发展得不错,规模越来越大,算是行业中的佼佼者,从一年前老板就一直在向‘百年电影人’官方写邮件申请入会资格,直到半个月前,有媒体因为签证的原因,被禁止入境,龙行工作室作为候补,才终于有了空缺。

  “小陶,你的签证已经办下来了,晚上就出发。”

  半个月前老板就已经让人着手替旗下员工办理签证的事,《神的救赎》传出江瑟可能是女主的风声后,他就挑中了陶桃作为此次采访人员之一。

  这一次江瑟主演的电影能够晋级,对于老板来说是个意外之喜,陶桃前去,如果能够拿到一次关于江瑟单独的专访,对于工作室的发展无疑是有巨大的好处的。

  哪怕是江瑟因为工作繁忙的关系,拿不到这篇手稿,也没有多大关系,国内的民众现在最想看到的,恐怕就是江瑟出现在‘百年电影人’红毯上的影子而已。

  周围同事眼里的羡慕嫉妒陶桃都看不清,她眼睛还通红,握着纸掩着唇鼻,声音有些哽咽的应了一声。

  《时代评说》舒佩恩的个人专栏下,得知消息的网友都纷纷赶来留名,赞扬着舒佩恩有先明之明。

  确定了江瑟能走红毯后,原本准备的造型就派上了用场。

  夏超群为江瑟准备的走红地毯的礼服,是早前在巴黎为江瑟定制的Melovin,一共有三套,目前还没有确定选择哪一件,造型团队还在为了江瑟当天的红毯造型讨论细节。

  在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场合里,江瑟的一举一动都是众人关注的中心,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的。

  公司方面担忧江瑟这边人手不够,抽调了一拨人过来帮她打理一些事,江瑟这几天里接到了公司罗隐及常玉壶、候西岭、梁春泊等打来的电话,也接到了裴奕、聂淡等人的电话,手机里还收到了戴佳发来的消息,恭喜她主演的电影杀入‘百年电影人’优秀作品。

  美国当地时间十九日,离走红毯的时间还有不到二十个小时,莫安琪等人紧张得几乎要无法入睡,江瑟接到了冯中良打来的电话。

  “爷爷。”

  她放低了声音,套房另一边的房间里,夏超群带着队团还在开会,她已经洗漱完上床,准备入睡。

  “准备睡了?”

  他听出江瑟放低的音量,以为她已经困了,忙不迭要挂电话:

  “我明天再打。”

  “再等一会儿爷爷。”江瑟连忙开口,“我也想跟您说说话。”

  她听到冯中良的声音有些想哭,出国已经好长时间了,离家也有一段时间,最近因为工作繁忙的缘故,因为宣传《神的救赎》,她的活动没完没了,多得像是连轴转的陀螺,根本没空跟家里人打电话。

  再加上时差的关系,她已经很长时间没与冯中良联系了。

  这会儿冯中良打电话过来,一是可能想她,二也是为了给她加油鼓劲,她有些自责:

  “对不起爷爷,我最近很忙,没来得及跟您打电话,让您担心。”

  她一说完,电话里静了一会儿,冯中良声音严谨,仿佛透过他说的话,能想到他板着脸皱着眉时的威严样子:

  “紧张了?”

  “嗯。”她应了一声,以往江瑟也走过红毯,也被人围观,但这一次意义不同,得到的关注度也是不一样的。

  夏超群等人慎重的态度难免也会给她一些压力,裙子每一根丝线的位置,仿佛团队的人员都要再三的确定。

  网络上民众对于这一次《神的救赎》希望过高,也让江瑟绷紧了心神,每个亲人、朋友的恭喜都会让她有些压力,这一次优秀的影片很多,她对于《神的救赎》虽然有信心,但也难免会想起几年前法国电影节上,最终与‘最佳女演员’奖失之交臂的情景。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冯中良听到她承认,语气里不免带了些呵护的语气:

  “昨儿下午,我去了裴家,陪裴老爷子看完了《神的救赎》,老爷子都夸你演得不错,替咱们挣了面子。”

  《神的救赎》还没上映,但裴老爷子要想先看,自然不成问题。

  电影进入华夏,裴家就先拿到了一份,昨天冯中良去裴家,听到裴老爷子在夸奖江瑟的时候,心中是份外骄傲与感慨的,“还说要让你宁姨给你打电话,让你再接再厉。”

  冯中良以这样的方式安慰江瑟,他并不擅长这样温情脉脉的语气,以往在跟孙女聊天讲话时,大多时候都摆着长辈的架子。

  此时这样的夸奖,说得有些结结巴巴的,并不顺利,但反倒让江瑟更感舒心。

  “你宁姨打电话给你了吗?”

  “打了。”

  她一回答,冯中良就接连道:

  “打了就好,你看家里人都是支持你的,在国外能拿奖就拿,拿不了就算了,有没有这个奖,在爷爷心里,你都是最棒的。”

  他声音提高了一些:

  “当年你爷爷授勋那会儿,也是几天都睡不着,饭也吃不下,人也恍惚着,你奶奶就说,有什么好紧张的?该吃就吃,该睡就睡,往后这样的荣耀多着呢,我一想,确实是这个理儿,后面就不紧张了。”他说到这里,有意要逗孙女开心:

  “哪知你奶奶这事儿可料了,我后面不干这个,也失去了再拿荣耀的机会。”

  他指的是后来为了家计,携家带口离开华夏前往香港的事儿,江瑟被他的话说得笑了一声,他听到了,松了一大口气:

  “这就对了。”

  说了几句,冯中良那边似是有人推门进了书房,听着声音像是小刘的,她还没问,冯中良就道:

  “你早点儿休息,爷爷明天在电视机前等着看你。”

  她应了一声,挂了电话之后,冯中良的书房里,小刘低声道:

  “老爷子,冯南小姐已经被‘送回’了香港,我已经跟大少爷打过电话,说您的意思是,让人把冯南小姐看紧一些。”

  冯中良点了点头,原本与江瑟聊天时脸上带着的笑意此时提到冯南时,收敛了个一干二净。

  “把她看牢一些。”

  他揉了揉眉,其实他吩咐小刘的原话是,让他找人把冯南押回香港,把她软禁。

  至少在江瑟为新电影宣传期间,不能让她出现妖蛾子。

  当时冯南一怒之下在网上发的贴子,旁人没有注意,却很快被裴奕这边盯着她的人发现,告知了冯中良。

  有些‘家事’还得需要他自己来解决,他皱了皱眉,与孙女通话时带来的好心情此时因为冯南而降低,小刘开口道:

  “大少爷已经保证过了,不会再让她惹您生气。”

  冯钦轮已经知道老爷子因为当年‘冯南’被绑架一事对他十分不满,也担忧将来老爷子百年之后继承遗产对他会有偏见,此时老爷子的话就是圣旨,他是不敢不听的。

  冯中良点了点头,松了口气。

  帝都一排打上了‘拆’字的旧街区中,一排排旧楼房与远处的新楼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里像是被即将淘汰的旧物,散发着腐朽的气息,因为没来得及拆迁,房子的原主人将这里租给外来务工的人们。

  白天的时候,这里显得异常的安静,这里是江至远的‘新居’,他接到戴佳电话的时候,就辞去了工作,搬离了原来的住址,脱离了冯家的掌控,住在这鱼龙混杂的地区,掩人耳目,昼伏夜行。

  这间简陋的楼房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从外表来看已经十分破旧,外墙都已经斑驳脱离,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屋里也十分简陋,江至远的一袋简单的行李被他随意的扔在角落里。

  他坐在床边,嘴上咬着烟,一手拿着一张纸条,一手拿着手机。

  那纸张上写着一串数字,因为时常被他手指摩挲的缘故,那纸张边角泛毛,他却拿得万分珍惜。

  上面的数字江志远已经倒背如流,可他在这几天时间里,却仍时不时的拿出来看,放在贴身的口袋里,极怕它丢失。

  这是当日戴佳联系他见面后,交给他的,上面写着江瑟的电话号码,戴佳强调着说,这是江瑟的私人手机。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