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骇浪_娱乐圈头条
尘缘小说网 > 娱乐圈头条 > 第六百四十六章 骇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四十六章 骇浪

  裴奕的话,给江瑟一种无比温暖的感觉。

  仿佛外面狂风暴雨,他却撑起伞,给自己一方遮挡与宁静,使她感觉到在被他呵护,无惧那些蜚语流言。

  这个在她心理认知中,一直比她小的少年,第一次真切的让她感觉到他从明媚的少年,成长为胸怀宽阔的男人了。

  现在这样的时候,她麻烦缠身,她不应该有这些儿女情长的念头,可江瑟却觉得脸颊微烫,因为裴奕说他在自己身边。

  莫安琪所说的‘新闻’,网络上已经传遍了。

  冯南进入娱乐圈后,除了《救援行动》中的‘江口小姐’一角曾经短暂的红过一段时间之外,此后再无什么代表作。

  拍摄的电影也没有掀起水花,当年自导自演的一出《复仇》也因为同年在江瑟主演的《恶魔》压制下,上映不久就被院线方强制下线,以惨败收场,此后参演的电影许多观众、网友更是连听都没听过。

  不过她进入娱乐圈,明星这个身份混得虽然不怎么样,但她另一个身份却是鼎鼎大名的。

  中南实业的千金,昔年立下赫赫战功的革命军冯中良曾经最宠爱的孙女,这一身份远比她明星的身份要响亮得多。

  所以在她亲自出面,指出江瑟‘身份低微、品行低劣、家庭环境不好’这些种种,就足以够吸引人的眼球。

  一个是近几年来声势如日中天的华夏女星,一个是出身显赫的名媛,两个原本应该并不相干的人,一旦有了接触,就容易引起人们关注。

  江瑟挂了电话之后,莫安琪将先前收到的视频点开给江瑟看了。

  最坏的结果她已经想到过了,‘江瑟’值得人诟病的地方并不多,她重生的时候,恰好是原本的江瑟处于人生十字路口,刚好有所决择时,她来得巧妙,使得‘江瑟’还没来得及行差踏错,辍学、进入娱乐圈中。

  唯一最值得人攻击的地方,无非也就是江至远当年曾经犯下过的错。

  “江瑟出身低劣,家庭环境复杂,亲生父母都不是好东西,其母未婚先孕,其父更是人渣、败类了……”

  视频里,是冯南接受了一家香港杂志的采访,她提起江瑟的时候,愤愤不平的,像是有满腔的怒火。

  “她没教养,又恶毒,不配受人关注,也不配当公众人物。这么多年,大家一直是被她表面现象骗了。”

  莫安琪显然已经看过这则视频了,但重看一次的时候,依旧因为冯南这些话而发怒。

  视频里的冯南丝毫不见出身名门的矜持与气度,反倒带着些歇斯底里之色。

  这一则视频约二十秒左右的时间,冯南骂到一半,便截然而止了。

  江瑟一看完,脸上露出诧异之色。

  她在看这则视频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好了冯南将江至远曾经绑架过‘她’的事情说出口的心理准备了。

  可视频里冯南骂了半天,重要的事情却都并没有说。

  “没了?”

  她仰头去问莫安琪,倒将莫安琪问懵了:

  “没了。”

  这些话在莫安琪看来已经很过份了,江瑟与冯南无冤无仇,两人虽然同是一部电影出道,可出道以来并没有什么资源上的竞争。

  虽说在此之后,江瑟与冯中良之间的往来,在莫安琪看来这唯一算是与冯南之间仅有的交集了,认真算起来,冯南与江瑟应该并没有什么矛盾的。

  可这位中南实业的千金,自出道之后就一直若隐若无在针对江瑟,在《神的救赎》上映期间,更是接受小报采访,污言秽语的开口辱骂,将冯家的脸也丢尽了。

  江瑟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冯南的这则采访,出现得太过巧妙了。”

  她皱了皱眉头,莫安琪将手机一收:

  “网络上这则消息传的很广。”

  江瑟自己上网去搜索,这新闻传播度确实很快了,华夏资讯、环球娱乐等国内主流媒体,原本这个时候应该报的是‘陶岑自立门户,宣布独立’的新闻头条,可此时各大媒体统一报导的,却都是:中南实业千金指江瑟不配为公众人物。

  今晚真是‘惊喜’重重,先是《神的救赎》首映,紧接着是陶岑放出即将脱离世纪银河的宣告,这事儿还没酝酿成风暴,便紧接着被‘中南实业千金手撕江瑟’的新闻盖过。

  华夏今年的最后一天,对许多人来说,实在是过得刺激万分了。

  华夏资讯的办公大楼里,编导一脸无奈。

  每年到了这年末最后一天的时候,都是许多撰写报导的记者最为头疼,不知道该写什么东西的时候。

  作为一年一度的结尾报导,要如何吸引网友注意力,以最重磅、最引人瞩目的独家在年底最后一天收割流量,是每家媒体的必做功课。

  可今年倒好,不止不用愁没新闻可写,反倒愁的是,到底要写什么?

  先是《神的救赎》首映,预售票房打破历史记录,江瑟主演的大片两次入围美国电影百年艺术史提名,拿到该活动最佳电影的大奖,在北美收获巨大成功,国内也开篇表现不俗。

  最重要的是,首映会上,江瑟罕见发火,让人将一个问了陶岑新闻,触怒了她的记者叉出去了。

  紧接着就是陶岑‘宣布独立’,据媒体记者最新得到的消息,世纪银河的董事长罗隐还给她的‘空曌传媒’投资入股,占公司32%的股份之多。

  这则新闻原本应该是今晚的重磅头条,应该是能压过‘江瑟赶人’的事件,哪知华夏资讯的工作人员还在加班加点写稿校对,新闻还没发出去,网络上关于‘冯南怒骂江瑟’的视频就横空出现,把陶岑的风头都抢走了。

  这样一来,陶岑‘独立’的消息相比起这桩八卦,自然又不算什么了,大家又转而赶紧去写这则消息。

  忙活了大半天,华夏资讯办公室里众人满头大汗,于姿琳打了许久的字,胳膊、肩膀都泛酸,暂停了手里的活儿,伸了个懒腰,活动一下筋骨。

  已经十一点多了,办公室里的同事还在加班,于姿琳只听到‘咔咔咔’的打字声不停传来,众人都聚精会神的,她突然开口:

  “我原本调到娱乐八卦组,还以为要比之前工作轻松有趣得多,哪知比以前更忙碌了。”她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不少人都停下来喘了口气,于姿琳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还差半个多小时,就是跨年的时间了,她鬼使神差的说道:

  “你们说,咱们现在写这个报导,会不会到头又是白忙一场?兴许今晚还有更大消息比冯南曝料这事儿还严重呢?”

  大家一听,都笑骂:

  “今晚这些事,每一件拧出来都足以当头条了,哪里还能有什么事,比这更大的?”

  大家都不相信她的话,今晚这些曝光出来的新闻,已经抵以往好几个月的重大新闻量了,可遇不可求,如果再出一则想要压过‘冯南怒骂江瑟’的重磅头条,“恐怕得要上头亲自发布消息才成了。”

  有同事开玩笑似的说,但如今大家都想不出来,有什么重要的新闻,值得华夏电视台及上面在这个时候亲自颁布,“除非哪位大人物结婚、离婚,昭告天下。”

  “就是有要离婚的,也不可能闹得人尽皆知,越高门大户,处理这些事情,越是要低调得多。”

  办公室里有年长的同事,倒是想起一件事情:

  “我倒记得,三十年前,大将裴家的长子结婚,倒是发过公告。”

  说话的同事年约四十,想起当年的事情,仍记忆深刻。

  那会儿媒体行业远不如现在发达,可当时裴家长子结婚的事儿,仍是十分盛大,拿今天的话来说,也是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了。

  说到裴家,大家就都不出声了。

  传承已久的裴家,渊源来历可追述至清朝时期,战争时立下大功,战后也是声威重重,裴老爷子作为至今国内硕果仅存的大将之一,影响力非凡,称其为国民精神象征也不为过。

  如果是裴家的人要结婚,不止是国内报纸要大肆报导,国外媒体也是要跟进的,这样的新闻度自然不是娱乐八卦能比的。

  可这个时候,裴家要公布家族子孙的婚事,概率太低了。

  华夏资讯的办公室众人讨论了一阵八卦消息之后,又各自低头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神的救赎》首映礼完结,还有半个小时就是电影正式上映的时候,莫安琪忙着要处理冯南闹出的新闻,为这件事情善后。

  这个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夏超群临时召集了团队的人开视讯会:

  “我已经大概了解了一下,冯南录的这则视频只有半截,许洋先写稿,联络律师放出声明,表明态度。”

  她有条不紊的吩咐:

  “同时写一篇关于冯南在采访过程中,因为‘胡说八道’,临时被冯家捆走的稿子,莫安琪、陈善联系各大媒体,将这稿子发出去。”

  江瑟听了这话,有些怀疑:

  “她真被冯家人拖走了?”

  冯南的举动是有些丢人现眼,但自己现在与冯家无亲无故,冯家不大可能会愿意背这口锅。

  一旦冯南坐实了在受访过程中‘冯家捆走’的事,网友恐怕会揣摩她是不是发了疯,以至于胡编乱造的说。

  江瑟这话问出口,视频里,夏超群瞪了她一眼:

  “没有!”

  出事之后,她就给冯家打了电话,但是并没有打通,显然冯南采访的视频火了之后,各方人士都在打冯家的电话,冯家恐怕这会儿都已经炸开锅了。

  既然打不通电话,夏超群索性也不打了。

  “到了现在,事情是真是假先不管,后续无论怎么澄清、怎么解释,都比现在这情况好就行了。”

  冯家如果反驳最好,到时舆论的风向一变,自然能从‘冯南指控江瑟父亲是人渣’的话题,转而变成冯家‘否认冯南发疯’,并状告各媒体胡说了。

  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样,夏超群都决定把这口锅扣到冯家身上。

  今晚月华如水,无论娱乐圈怎样的风起云涌,但这些喧嚣,总不是能铺染到帝都的每一个角落。

  江至远的出租屋里,除了一张小小的单人床及一张旧桌子外,最使人瞩目的就是一个吊起来的沙包了,这是他最近每天都要练的功课。

  他低垂着头,双眉压着那双似野兽般的眼睛,双眼盯准沙袋,汗水大股大股从他额头滑落,在下巴汇聚成河,一点一点的往下流。

  他每出一拳,力道似是要将沙袋震破。

  从辞职之后,他搬到这里,跟以往的生活做了个痛快的交割,不再上网,不再听外头的那些消息,专心致志做自己的事了。

  桌上摊开了一堆纸,画着一些线路图。

  今晚的他有些心神不灵,练拳的时候总不能一心一意的,他手握成拳,捏得极紧,手上绑着的拳击绷带因为他出拳的动作有些松散开了,他扶住沙袋,喘着气停了下来,觉得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短短几十分钟的时间,‘江瑟配不配成为公众人物’、她的出身如何、父母情况是不是像冯南所说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网络。

  还差十分钟就到跨年的时间了,江瑟的社交账号下,挤满了前来留言想要得到一个回复的网友。

  我从山中来:陶岑真的离开世纪银河了吗?是你挤走她的吗?

  记忆:《神的救赎》要上映了,瑟瑟,看到我在支持你了吗?

  错乱的时空:中南实业的冯南说你父亲是人渣,江瑟,你怎么看待她说的这句话?

  一条小路:冯南说你不配当公众人物,说你出身太差,人品也坏,江瑟你能出来给个回话吗?

  今年下雪了:冯南说你人品低劣,无风不起浪吧!

  小不点的妈妈:你到底欺骗了大众什么?冯南说你有一个大秘密没跟大众公布,大众应该有知情权的,不想要崇拜一个不值得我崇拜的明星,希望有谁知道的,早点儿告诉我,我也好宣布脱粉了!

  ……

  这样的消息层出不穷,离零点还有五分钟,江瑟的团队已经联络律师,写出一篇稿子来了,还没来得及发布。

  华夏资讯、环球娱乐、龙行工作室等国内大大小小的媒体都已经写好了跨年的稿子,自信的等着零点钟声响起的那一刻,将今年末、明年初的第一份头条奉献给广大网友。

  可在此时,各大媒体行业,却都接到了上头传来的一则消息:华夏文化部发出紧急通知——裴家第三代继承人长孙婚事公布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