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卖地风波(下)_明王首辅
尘缘小说网 > 明王首辅 > 第10章 卖地风波(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章 卖地风波(下)

  在封建社会,由于社会生产力和社会环境的原因,依靠个人的力量很难在社会立足,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护自身的利益不被侵犯。这就是所谓的族群观念,家族越团结,族群观念越强,族长的权力自然越大。

  徐德铭身为徐家村族长,在村民中拥有无上的权威,即使徐晋的秀才老爹在世时,对徐德铭也是敬畏有加。

  正因如此,徐德铭才觉得奇怪,徐晋这小崽子面对自己的怒火,竟然还那样淡定自若,所以举起的拐杖一时倒没有打下去。

  徐晋挺直腰站在徐德铭面前,神色平静地道:“族长,侄孙斗胆问一句,卖田违反国法了吗?”

  春秋战国之前的土地是不允许买卖的,到了战国时期,土地买卖的禁令有所松动,后来秦始王统一了六国,更是明文允许私有土地流通买卖,自始之后的各个朝代均允许土地买卖了。大明朝自然也不例外,除了官田、军田、公田、永佃田等,私有土地都一律允许买卖。

  徐德铭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徐晋又问:“敢问族长,侄孙卖田违反族规了吗?”

  徐家村自然没有不允许卖地的族规,而且追朔起来,徐家村民卖田地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徐晋连续两问都点在要害上,让徐德铭作不得声,但被后辈这样质问,老脸却是有些挂不住了,气得手一直抖,那拐杖随时都可能砸下来。

  徐有财心中暗爽,小崽子伶牙俐齿,可惜还是嫩了些,竟然当众落族长的面子,让他下不了台,今天你就算有理也变成无理,没族长允许,你就算想卖地也没人敢买。

  徐晋仿佛没看到徐德铭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继续道:“族孙再斗胆问一句,徐家祖上传下的田地是怎么来的?”

  徐德铭愕了一下,有点跟不上徐晋的思维了,不过若是连续答不上后辈的三个问题,那族长的脸以后还往哪搁,冷哼道:“上饶县徐氏一族源于江淮一带,先祖为躲避元末战乱南迁入湖广,定居上饶。祖上的田产自然是徐氏祖上一代一代辛勤劳作积攒到的。”

  徐德铭说到这里,拐杖猛往地上一戳,怒道:“老夫身为徐氏一族的族长,绝对不允许你这种不俏子孙败坏祖上用血汗置下的基业!”

  这顶“败家仔”的帽子若扣实了,徐晋恐怕要背上一辈子的污点,被人戳着脊梁耻笑。

  徐晋心中暗怒,淡道:“族长别激动,正如你刚才说讲,徐氏一族的土地不是从来就有的,只是后来才慢慢积攒到。

  侄孙十岁丧父,十一氏丧母,家道中落,孤苦无依,生活无以为继,迫不得已才卖田以资读书。

  侄孙虽然不才,卖田立志出乡关,待来年高中,定广置田宅,光大我徐氏一族。”

  徐德铭顿时沉默了,如果说徐晋之前提到国法族规是据理力争,现在就是以情动人,说得直白点就是搏同情,然后再表决心,画大饼,说自己以后高中了,再把田地买回来,而且十倍百倍地买,光宗耀祖。

  “唉,是啊,晋哥儿爹娘死得早,孤苦零仃,真真可怜啊!”

  “看看晋哥儿家的,大冬天还穿着破草鞋!”

  四周围观的村民大多流露出同情之色,纷纷低声议论,舆论的天秤自然开始向徐晋倾斜了。

  徐有财这才发觉不对劲,族长虽然没说话,但态度也明显松动了,急忙冷笑道:“老十别装可怜搏同情了,自己好吃懒做能怪谁?”

  “就是就是!”何氏连忙附和道:“族长你不要让老十蒙蔽了,什么高中后光宗耀祖都是骗人的鬼话,十画还没一撇的事,瞧瞧隔壁村的郭夫子,考了一辈子,连个秀才都没捞着呢!”

  徐晋心中冷笑,他早就想收拾这对夫妇了,既然自己把脸凑上来,那便不客气了。

  “四哥,你这话说得不亏心吗?”徐晋面带“悲愤”地道:“族长,侄孙幼失怙恃(父母),族长念我年幼不懂劳作,便将我家的六亩水田托付给四哥耕种,让四哥供给我日上生活所需,令侄孙可以安心读书,继承家父的遗志。

  然而四哥并未履行当初的承诺,隔月,甚至半年不给我送一粒粮食,上门催要更是百般推诿,侄孙无奈只能典卖家私度日,现在已经家徒四壁,一贫

(本章未完,请翻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