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迎娶永福(上)_明王首辅
尘缘小说网 > 明王首辅 > 第1516章 迎娶永福(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16章 迎娶永福(上)

  嘉靖十年八月十六日,花好月圆,桂子飘香,整座小时坊的街道两旁都装扮一新,但见彩旗飘飘,花灯摇曳,就连地上也被清扫得一尘不染。一大早,小时坊街道上便车水马龙,满眼都是衣冠楚楚的达官贵人,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前往北靖王府参加婚宴的宾客。

  今日是北靖王爷与永福公主的大喜日子,所以京城的官场圈子几乎来了三分之一,剩下没来的,那是因为级别不够,没有收到邀请,当然,如果你面皮够厚,不请自来,负责接待的人也不会拒之门外。

  幸好,徐府和避尘居足够大,再加上周边的房子如今也被费吉祥买得七七八八了,几乎整条横街都是属于北靖王府的,要不然还真招待不下那么多人。

  由于永福公主当初已被削了封号,今日是以“平民”之礼嫁入北靖王府的,出阁的地方也在避尘居,就在北靖王府的对面,接亲倒是方便了。

  虽说永福公主是以“平民”之礼出嫁,但是其热闹和隆重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嘉靖当年的大婚,让人叹为观止,据说蒋太后和皇上还亲临避尘居主持婚礼呢。

  ……

  避尘居,宁秀阁的闺房内,永福公主朱秀宁已经妆扮好了,但见镜中美人凤冠霞帔,彩羽辉煌,眉似远山含黛,眸若秋水盈盈,点綘唇,肤凝脂,端的是美艳不可芳物。

  蒋太后定定地看着穿上了嫁衣的女儿,心里既不舍又欣喜,永福这孩子的婚姻之路何其堪坷,一波三折,今日终于修成正果,着实不易啊!

  看着看着,蒋太后不由眼睛都微微湿润了,永福公主似有所感,伸出柔荑握住娘亲的手轻唤了一声:“母后。”然后眼圈也微微泛红了。

  蒋太后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今日是我儿的大喜日子,应该高兴才对,只是……委屈我儿了。”

  永福公主摇头轻道:“母后,能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女儿一点也不觉得委屈。”

  蒋太后叹了口气嗔道:“也不知徐晋给你这丫头吃了什么迷药,死活也要嫁给他。”

  永福公主羞涩地低下头道:“这都是缘分!”

  蒋太后闻言沉默了,说这是缘分,她是绝对相信的,要不然偏偏永福连选了三任驸马都出事了,偏生到了徐晋却成事,虽然过程中有些波折,但终究是成了不是?由此看来,这确实是上天注定的缘分,而且这缘分当年徐晋第一次到兴王府时就有征兆了,永福被一粒花生米噎住,徐晋又用那种羞人又奇怪的方法把她救回,所以两人的缘分当年就定下了吧?

  其实,把女儿下嫁给徐晋作平妻,蒋太后是多少有点不甘的,但念及此,倒是把心结彻底打开了!

  这时,房间门被敲响了,永淳公主的声音传了进来:“母后,姐姐妆扮好了吗?”

  蒋太后还没回答,永淳这妮子已经推门走了进来,笑嘻嘻地道:“那边已经传话,说徐晋准备出发过来接亲了,哇,姐姐好美啊!”

  永淳公主夸张地奔到梳妆台前,伸手就要摸永福公主头上的凤冠,结果被蒋太后打了一下手背,斥道:“别乱摸,还有,别老是徐晋徐晋地叫,没大没小,成何体统!”

  永淳公主吐了吐舌头,这时,嘉靖那小子正好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又风风火火地问道:“母后,永福姐姐准备好了没,徐晋就要来接亲了。”

  永淳公主立即咕咕地笑起来,嘉靖莫名其妙地看了永淳一眼道:“你笑啥?”

  永淳公主轻咳一声,学着蒋太后的语气斥道:“皇兄,你老是徐晋徐晋地叫,没大没小,成何体统!”

  嘉靖翻了个白眼:“朕是皇上,朕叫徐晋咋了?不行吗?算了,朕不跟你扯了,朕得去看看五关六将准备好了没。”说完又风凤火火地跑了出去。

  蒋太后愕然问道:“什么五关六将?”

  “呃……我也出去看看!”永淳公主转身便想开溜。

  蒋太后面色一沉,喝道:“站住!”

  永淳公主站住脚,陪笑着道:“母后,什么事呀?”

  “臭丫头,少给哀家装糊涂,皇上刚才说的五关六将是怎么回事?”蒋太后佯恼问道。

  永福公主也皱眉道:“永淳,你和皇上是不是想了什么法子来刁难徐晋?”

  永淳公主干笑两声道:“也不是刁难啦,就是增加一点点接亲的难度而已,就一点点。”

  永福公主自然不信,都用到“五关六将”这个词了,还说只是一点点难度?

  蒋太后好不容易才盼来了永福出嫁的日子,这两个不更事的家伙还添堵,真真岂有此理,要是徐晋过不了关,面子上不好看,一气之下打道回府怎么办?

  “简直胡闹!”蒋太后嗔道:“马上把那什么五关六将取消了。”

  永淳公主扮了鬼脸道:“徐晋不是号称文武双全,事无不成吗,母后紧张什么?放心啦,皇上会有分寸的,保证永福姐姐今天能嫁出去就是了。”说完飞快地跑了出去。

  蒋太后和永福公主无奈地对视一眼,唉,家里有一个活宝就算了,两个活宝凑到一块,生活想不精彩都难。

  再说对面徐府,接亲的队伍出发了,只见北靖王徐晋身穿状元袍,胸前挂着大红花,骑着白马从正门出了徐府,在仪仗队的族拥之下,先是吹吹打打地游了一圈小时坊,再折返回到了避尘居的大门前,刚进了大门,便见东厂提督赖义率着一群太监拦住了去路。

  徐晋看着笑吟吟的赖公公,心里不由打了个突,隐隐觉得不妙,双手一抬,仪仗队便停止了吹奏凤求凰,四周嘈杂的声为之一静。

  赖义笑呵呵地向着徐晋躬身行礼道:“今日是北靖王爷的大喜日子,咱家先在此向王爷道贺了。”

  徐晋拱手还礼,微笑道:“那赖公公拦住本王的去路却是为何?”

  赖义无奈地道:“咱家也不想阻拦王爷啊,可是皇命难违呀,所以王爷今日若想顺利抱得美人归,必须先过咱家这一关。”

  果然,其实那天在承乾宫,嘉靖最后露出了“奸笑”时,徐晋便料到这小子有可能会在自己接亲的那天搞事,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不过,徐晋什么风浪没见过,立即淡定地笑道:“没问题,怎么个说法,赖公公请划出道儿来!”

  “对,尽管放马过来,咱们王爷文武双全,天下无敌,还怕你们不成!”

  迎亲队伍中多是年轻人,一个个都看热闹不嫌事大,马上摩拳擦掌,嚷嚷着大声起哄!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