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织田市的痛苦决定_英雄监狱
尘缘小说网 > 英雄监狱 > 第六百二十八章 织田市的痛苦决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二十八章 织田市的痛苦决定

  终于,织田市穿过人群,来到了最前方。

  此时,她神色平静,就像之前每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的模样。不过在她的眼眸深处,却隐隐闪过一丝慌乱。她只看了黄溢一眼,就觉得心跳加速,自从比武大会之后,她每天都会想到黄溢,现在忽然看见,顿时觉得世界不再是世界,自己不再是自己。这种感觉她之前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现在顿时手足无措。但偏偏这里站着太多的外人,她要竭力保持自己的形象。

  “织田市,好久不见。”黄溢看着织田市的到来,知道正主出现了,脸色终于凝重起来。宫本武藏现在还在北海城,织田市在这木易城里就是绝对的头。他的嗅宝能力感知到,织田市身上拥有六件传奇装备,和宫本武藏一个量级,如同太阳一般耀眼!

  “你还好吗?”织田市听见黄溢的问候,心中一乱,下意识地就问了一声,就像是一对许久不见的亲密朋友在问候一般。

  不过这声问候听在周围人的耳中耳中,却似乎充满了嘲讽。

  黄溢瞟了织田市一眼,淡淡地回应道:“托你们的福,我过得很好!”

  织田市心中一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一时间站在了原地,一声不吭。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甚至和我为敌!

  周围的人看见气氛平静起来,纷纷屏住了呼吸,以为这是大战开始前的平静,很快就有一番电光火石的战斗。

  “杀神,你乖乖受死吧!”就在这时。之前卖花给黄溢的君之夜开口了,打破了平静。他的脸上满是寒霜:“你现在是绝对逃不走了,我们的城门已经关闭,传送阵只进不出,天空中是天域层次的天幕结界,就算天域层次的强者来攻击,都需要十分钟才能击破。不得不说。你实力确实很强,但是也没有用,你现在已经被困死。宫本武藏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情,很快就要到来,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就在这时,黄溢远在北海城的大坏蛋化身,果然感知到了宫本武藏从茶馆的二楼楼梯走了下来,大步地离开了茶馆,朝着传送阵的方向急速走去。很快就要传送到这木易城。

  这时,君之夜朝着其余人大手一挥,道:“现在所有人,全都围到杀神面前身边,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杀不杀!”

  话音落下,那些没有进入罪恶状态的人们纷纷上前。来到黄溢的面前,将他团团围住,看上去倒是有点像一个明星被一群粉丝围住了一般。

  有一些人甚至还将脖子伸出来。朝着黄溢指了指,道:“来啊!杀神,来杀我吧!来砍掉我的头颅!”

  “来杀我,来杀我!”其余人也纷纷哄笑起来,一张张笑脸生动地呈现在黄溢的面前,充满了讽刺。

  织田市刚刚就说过,他们就是想要让黄溢大开杀戒,让他堆高罪恶值。这样一来,他被杀死之后才能直接掉到1级。

  无论是出于保险原因,还是出于杀戮诅咒的原因。黄溢现在都不能出手滥杀无辜,除非他开启战争模式。但是战争模式一旦开启,他就没有退路了。

  黄溢看着周围的人群一眼。身影忽然一闪,直接从人群里冲了出去,不打算与这些人纠缠。现在人质还没有救出来,他无法放手一搏,当务之急是先把人质救出来再说。

  很快,黄溢的身影就飘忽到了远方,留下原地一地惊呆的人,他们都没有想到黄溢竟然会选择离开,不参与这次战斗。

  “大家追!务必要逼着他杀人!”君之夜当机立断地下达了一声命令,立即带头朝着黄溢的方向急速追去。

  很快,整条小巷里的人纷纷跟上,开始在这木易城中对黄溢进行围追堵截。

  织田市也转头看了看黄溢消失的方向,咬了咬嘴唇,飞速跟了上去。

  顿时,整个木易城仿佛玩起了一个老鼠抓猫的游戏。黄溢就是那只猫,无数的老鼠想要主动给他杀,但是他却不能杀。

  黄溢在木易城的大街小巷里急速穿梭,在一栋栋建筑的阴影之下急速掠过,搜寻着秦时雨的踪迹。

  渐渐地,他来到了木易城的一座花园里面。这里远离市中心,周围都是雕花围栏,里面草木森森,鸟语花香,没有任何喧嚣。黄溢沿着幽幽的曲径,来到一个小池塘前,随后站定身子,背着双手停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空气中安安静静,偶尔有几只欢快的鸟叫声响起,让黄溢紧绷的心不由安静了不少。

  “杀神,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我们的追杀吗?”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黄溢的背后响起,正是织田市的声音。

  “你一路尾随我这么久,却不惊扰其余人,究竟是为什么?”黄溢像是早就预料到织田市会过来,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声。

  刚刚他在逃遁的时候,总感觉到织田市似乎有某种奇异的能力,始终能够远远地吊在他的身后。但是她却并没惊扰其余人,就自己独自远远地跟着。黄溢索性将对方引到这偏僻的花园里,看看对方究竟有什么阴谋。

  此时,织田市站在一棵香樟树后面,看着前方池塘前黄溢的背影,神色复杂。她无数次幻想过和黄溢单独在一起,现在终于有了这个机会,但却不是以情侣的身份,而是以敌人的身份。

  “我跟着你也没什么别的意思。”织田市说着,咬了咬嘴唇,道:“我哥哥很快就会来到这里,到时候你想走就晚了。我知道这木易城困不住你,你快走吧!”

  “哦?”黄溢顿时皱了皱眉,终于回头看了看织田市,见她神色柔和,似乎不像是有什么阴谋,不由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你要帮我?”

  “我,我只是觉得我哥哥的手段太卑劣,我想替他弥补一点什么。”织田市微微有些慌乱,不敢去看黄溢的眼睛。她的脸色开始泛红,变得无比娇羞,道:“你快走吧!你救不出秦时雨的,她被重重关押着,这是我哥哥的一个阴谋,他只是用秦时雨来吸引你上钩而已,他真正想要杀的人是你,他已经做出了万全的准备,这一次会彻底把你解决掉的。”

  “我知道。”黄溢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织田市微微一怔。

  黄溢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秦时雨的身影,幽幽道:“为了心爱的人,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织田市听到这句话,娇躯顿时一颤,咬着嘴唇,抬头一动不动地看着黄溢。此刻他们只有这区区一点点距离,但却仿佛是隔着千山万水。

  她忽然很嫉妒秦时雨,黄溢哪怕明知道这里是龙潭虎穴,也照样进来营救。她得不到的男人,却被秦时雨完完整整地拥有着。

  “可惜囚牢的钥匙只有我哥哥才有,不然我可以把秦时雨放出来。”织田市咬着嘴唇说道,极力地稳住自己的情绪。

  “那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我自己去救她。”黄溢朝着织田市说了一声,随后直接迈步离开,没有因为织田市这个美女而多停留一丝一毫的时间。

  织田市看着黄溢的背影越来越远,就像自己的世界正在慢慢离去,就像被这个世界所抛弃了。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啊,就这样离开了她。

  就在这时,织田市忽然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叫道:“慢着!”

  “怎么了?”黄溢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此时,他微微侧着脸,身上披着温暖的阳光,映入织田市的眼眸之中。她贪婪地看着他,每一秒钟都似乎是一种奢侈,每多看一眼,未来就有更丰富的画面去回忆。

  “你带我走吧!”织田市颤声说道,似乎将内心所有的秘密,全都通过这一句话倾诉出来。她多希望可以永远和黄溢在一起,就像是童话里那些私奔的故事,逃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黄溢呆呆地站在原地,任他怎么想,都没有想到织田市会说出一句这样的话来。过了一会,他才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织田市缓缓闭上了眼睛,痛苦地说道:“如果非要说出一个这样做的好处,你可以把我当成人质,要挟我哥哥放走秦时雨。”

  这一刻,她背叛了她的亲哥哥,近二十年的亲情,狠狠地鞭挞着她的心。

  但是在那痛苦的背后,却又充满了幸福,如果自己成为他的人质,那也算是为他做了一点什么吧!

  就算自己不能成为秦时雨,也可以暂时触动一下他的心吧!

  就算下次见面他和自己仍旧是敌人,他也会微微有些心软吧!

  就算他不会爱上自己,也至少不会忘记自己吧!

  就算他只是利用自己,也可以和他一起呆得更久,多呼吸一下他呼吸过的空气吧!

  织田市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安慰着自己。此刻她就像是宫本武藏一样极端,同样是为了目的不折手段,不计任何代价。

  不过宫本武藏是因为恨,而织田市则是因为爱。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