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有种罪恶感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133章:有种罪恶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3章:有种罪恶感

  秦可卿和王熙凤到底说的什么?

  蓉哥儿好奇得心里痒痒,偏小雀儿又不愿意说,只得自己悄悄走到楼梯那儿去。还没来得及上去,就看到楼上平儿守那里,颇有门神威风。

  “大爷还是别上来罢,免得害平儿一下得罪两位奶奶。”

  蓉哥儿走上去几步,平儿却走下来几步。

  意思是半点不让!

  蓉大爷道:“你就不怕得罪我?”

  平儿斜着脸,道:“内宅又不是大爷当家。”

  “内宅当家怎么啦,她们两人还能只手遮天不成?大爷不仅是外宅当家,她们还是我女人了,也等同于本大爷是内宅当家了。”贾蓉不要脸的说着,又上前走了几个台阶。

  平儿今儿受了一顿惊吓,这会儿半点不敢马虎,连忙又下来几步,张开手拦着大爷。

  这阁楼建组的楼梯可比不得后世的宽敞平缓,这么伸手一挡,他还真不好硬闯了。看着平儿这凹凸有致的身材,笑一声,将这小妮子揽在怀里。

  “你真不怕得罪了我?”

  平儿小脸虽然脆脆红着,却也不反抗,依旧张着手儿没放。“两位奶奶不论谈什么,都是为了大爷好,总不会害了大爷。大爷也不要为难了平儿这个作丫鬟的,害平儿在两个奶奶那都讨不到好。”

  蓉哥儿抓着平儿后面拍了下,道:“不为难你了,你可莫学着她们的样子,动不动就哭。大爷以后怎么安慰得过来。”

  “大爷莫往平儿衣裳里摸!”平儿红着小脸低头嗯了声,道:“大爷真要想知道内容,等夜里回了院子里,蓉大奶奶哪里会拒绝的了大爷。蓉大奶奶本就是个耳根子软的……嗯……还不得一一全跟大爷交了底。”

  自己真是养成坏习惯了!蓉哥儿讪讪抽出手抱着平儿,闷声道:“她耳根子就没怎么软过,总是把事情埋心底,我都怕她闷出病来。开解了几次,如今稍改了些,哪里又能全改得了。”

  平儿笑道:“那大爷只能去求我们奶奶了,不过得养足了精神,没有好处,我们奶奶可不会开口哦。”

  “你胆子忒大了,连凤儿也敢编排,让她听了可有你罪受。”蓉哥儿好声说道,“我也不是担心别的,就怕她们吵起来,更严重到动手,那可遭了!”

  “二奶奶才不会去欺负大奶奶。”平儿嗔了一声,维护着凤姐儿。

  小雀儿斜耳听了会楼上动静,又听了楼梯间有些不对劲,走过去见大爷正抱着那平大姐。心里顿生闷气,委屈喃喃道:“大爷若想听两个奶奶的谈话,问雀儿就是,何故去给她奖励。”

  奖励个屁屁!

  明明是本大爷在占便宜。

  蓉哥儿郁闷着。这丫鬟哪哪都好,就是差点被贾敬给忽悠瘸了。贾蓉不理楼下的雀儿,二十二岁和十三岁,闭着眼睛也知道该怎么选择。

  贾蓉又拍了平儿一下,道:“行罢,也不为难你了。我这就回天香楼去,你和雀儿在楼下守着。”

  “谢谢大爷体贴。”

  哎呀,这该死的封建社会,明明是我占了便宜还来谢我。

  突然有点喜欢上这世界了,这可如何是好!

  “大爷大爷,想知道奶奶们谈了些什么吗?”小雀儿仰着脑袋,嘟起小嘴静静等着大爷的奖励。

  “不想。”

  蓉大爷一手抓着小丫头脑袋,按了下去,嘱咐道:“可要留意听楼上动静,如果觉察不对劲,立刻冲上去拉开她们。不过……千万不能有任何一个伤了。”

  小雀儿委屈地点头,却看着楼梯上的平大姐在那里笑,对着她哼了声,不满的扭身送大爷离开。

  这个小丫头……

  平儿微微摇了摇头,自己的笑明明是因为大爷不闯上楼了,可不是为了别的。

  这醋也吃!

  蓉大爷也不知后面倚霞阁里的情况,独身去了天香楼里。

  这时,楼内外已集结了不少丫鬟婆子,她们抬着一担担的蜡烛、烟花等,蜡烛送入天香楼内,烟花则是排排序列于天香楼钱外的院子里。

  丫鬟婆子脸上个个喜气洋洋。

  这是正月十五后的第一个大节,瞧她们样子还沉浸在过年的气氛里。

  蓉大爷进了天香楼,才又见了这些丫鬟婆子将许多原本空置的烛台上也插上了蜡烛。贾蓉正疑惑着,又见到一众丫鬟抬着放餐食的箱子过来。

  等见了她们打开,才看到里面竟然放着的是一盘盘春饼,后面的还有各种荤素菜式,又有各式各样的酱料。

  今儿晚上是只吃春饼了吗?

  贾蓉对以往二月二没个印象,也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好奇着上了楼,见几个玩牌的也才刚散,正各自算着账。

  很显然年纪轻轻的贾环手风很不顺,此时拿着手里仅有的三五个铜板,苦着脸左顾右盼。

  探春道:“莫计算了,不过半吊子钱,你欠的那些也没让你还了。”

  探春身边一个丫鬟也跟着道:“就是,你欠我的,也不要你还了。”

  听这话里的意思,明显牌桌上后来又换了人。

  这样的话听在贾环耳里就格外不自在,本就输了不少钱,还被她们说上两句这会儿心里也有了火。伸手就要抢丫鬟手里的铜钱!

  贾环虽是男子,却到底不到十岁,小小个子虽跋扈却也略显辛酸。

  蓉哥儿看向尤氏,她正拉着那位小姑姑说着话,虽然看了房里情况却也没阻止。心里轻叹一声,这西府养的都是些什么人!看来是平日是闹得多,连尤氏也见怪不怪了。

  贾蓉却不想让他们在这里闹,不过是半吊钱的事情,一个府里的哥儿这般作态实在难看了些。

  他实在看不过去,找来瑞珠取半吊钱去补偿了贾环,这才没继续闹下去。

  过了这小插曲,宝玉、薛蟠两人也跟着出现了。随后西府众人也陆陆续续被尤氏差人请了过来,老太太并邢氏、王氏、李纨等人先到,贾赦、贾政紧跟其后。

  如此,两府众人也算是到齐了。王夫人看着贾蓉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想了想今儿是节日里,又把话咽下去。

  薛宝钗则是一双灵动的眼睛不时往蓉哥儿身上打量,偶尔露出几个难以言语的怪异表情。

  等招待了楼上一众女眷坐好,老太太好奇问:“蓉哥儿媳妇和凤丫头去哪里了?今儿怎么不见她们俩?”

  贾蓉道:“前番琏二婶婶发困,去园子里的倚霞阁休息去了。重孙的媳妇也跟着过去,这会儿应快要回来了。”

  老太太又对着身后的两位夫人道:“这几日凤丫头总是心不在焉的,没了往日的精神,你们也多体贴着她。”

  两位夫人一一应下,薛宝钗却是脸露怪色,瞧着蓉哥儿看了好一会,才同着旁边的探春她们聊天。

  这妮子总是看我作甚?

  贾蓉还是察觉到了薛宝钗的眼神,心里暗暗琢磨着,莫不是还在想着要拿宁国府和薛家的合作说事?

  琢磨了会,又觉得不对,要真想拿合作说事,去倚霞阁之前见到薛蟠也没听他说这方面啊。

  薛宝钗总是奇奇怪怪,想不通打着什么主意!

  贾蓉晃了晃脑袋,索性不再想下去,与几位夫人太太告了离,去隔壁招待老爷哥儿们去了。

  在这便,为首的乃是贾赦、贾政两人。

  贾政问:“蓉哥儿最近在忠顺王府当差,可还适应?”

  贾赦讥讽道:“不过是个人肉盾牌给亲王挡刀,有什么适应不适应。真可怜珍大爷,唯一留下的独子竟然去给忠顺王当肉盾。”

  贾蓉无视贾赦,回了贾政的话,道:“起初却有些不适应,后来王爷调我去了水利营田府,这些日子一直在城外管屯田开河的事情。”

  其他的哥儿都不敢插嘴说话,就连薛蟠此时也是闭口不言。更别提宝玉、贾环两人了,扭着脑袋看着外面天色渐渐入夜。不过薛大霸王对着蓉哥儿眼神里,稍有鼓励色彩,微微点了点头。

  贾政装模做样道:“也算是个实事,你好生做着,将来重振贾家门楣。”

  这样的空话谁不知道说,贾蓉稍稍歪了歪嘴,却笑着吩咐门口的丫鬟去传菜传酒上来。

  又趁着这机会下了楼,寻自己两个小媳妇去了。

  她们一直不来,心里终归担心着。

  才出了天香楼,就见着凤姐儿、秦可卿两人携着手过来,其中亲密的样子让蓉哥儿看不懂。

  好家伙!

  之前还闹着哭哭啼啼,这会儿怎么亲如姐妹了。

  虽然往日两人关系也还好,当自从秦可卿心里不满王熙凤总主动张罗蓉大爷的事情,在这之后,两人也慢慢疏远了。

  现在的模样,两人关系是更胜从前啊。

  看来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贾蓉嘿嘿地在心里一乐,脑海里顿时冒出许多不可描述的精彩画面来。不……是许多幸福无比的精彩画面。

  “媳妇儿,怎么才来?”蓉哥儿跑过去唤了一声。

  王熙凤白了这混账一眼,没有答他。楼外还有宁国府的那些小丫鬟在了,对着谁乱叫啊。秦可卿见王熙凤没理大爷,她也没说话,仰着脸哼了声领着并王熙凤领着雀儿、平儿进了楼。

  这是怎么了?蓉哥儿看着她们的背影,打定主意今晚要对着可卿好好询问一番。随意抬头一看,却对上了二楼栏边立着的薛宝钗。

  薛宝钗冷漠瞥了他一眼,又转身进了房间。

  怎么跟个鬼似的,神出鬼没!

  准确的说叫做阴魂不散!总感觉这妮子在谋划着要报复自己。

  蓉哥儿打了个寒颤,初春的夜里还是有些凉。双手扫了扫双臂,抱着胳膊进了楼里。暗叹一句:赶紧选秀女吧,将她送入宫去也好。眼不见心不烦,断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念想。

  到底宝钗才刚满十五岁,自己哪能真拿她怎样,可会有种罪恶感!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