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无意间碰上了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155章:无意间碰上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5章:无意间碰上了

  王熙凤笑道:“妹子偏心,怎把姐姐给忘了。你们俩家的合作里,我们院里可压了一万两银子。莫不是你们串通好了,要吞我这一万两不成?”

  想到这个,薛宝钗心里突然有种闷闷的感觉,偏看了眼蓉大奶奶只得按下心中的恼怒。笑道:“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姐姐。”

  贾蓉见王熙凤找薛宝钗喝上,心里也是一暖。薛宝钗这妮子也不看看场合,有王熙凤在,她能讨到什么便宜?

  今儿本是平儿的主角,奈何她喝得有些多了,秦可卿又不能熬夜,酒局没多久便散去。

  王熙凤本还想着与平儿在倚霞阁留宿,突然听薛宝钗请蓉哥儿送她,心里没来由的一紧。

  凤姐儿哪里会给宝钗与蓉哥儿相处的机会,她既不放心宝钗,更不放心蓉哥儿。她对蓉哥儿的性子可是了解的很,这家伙别瞧得长一张正气的脸,那色心却是不小。

  “妹子今儿可算是开心,没喝上几盅却先上了头。还有什么个正事,也改日子再说,免得酒后说了第二天又不记得。”

  薛宝钗笑道:“倒也不算什么要紧的正事,只是这几天薛家几个掌柜听了一些消息,似乎在神京里,又有别家做出了水泥。所以先同蓉哥儿问问!”

  王熙凤狐疑朝贾蓉看去,脸上瞬间一冷,严肃问:“竟然有这事?是哪家吃了豹子胆的。”

  她想着贾蓉的水泥窑会不会受到影响,又想着是哪里出了漏子,竟然被其他家也得了水泥方子。心里又气又急,追着宝钗问:“快说是哪家的。”

  竟然敢动蓉哥儿的营生,这家的胆子实在大了点。

  秦可卿也担心这些,水泥方子是大爷从天上得来的,若不是泄露,外人哪里能知晓。偏秦家父子也是知方子的,希望不要和秦家父子有关才好。不然……

  雀儿狐疑看了蓉大爷一眼,以大爷的精明,怎么可能会泄露方子?知方子的秦钟去了平安州,秦业老爷和蔷二爷在庄上,这里面怕另有隐情。

  薛宝钗叹了一声,“也是几个店铺的掌柜的,听到有人上来推销。有卖水泥成料的,也有卖水泥方子的。让人去套了话,这些人都谨慎的很,怎么也不肯透露来源。”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透露。

  蓉哥儿故作遗憾的叹了一声,道:“这事估计与我有关。”

  “怎么回事?”王熙凤一双丹凤眼里冒着怒火,就像是一头盯上猎物的老虎。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这方子竟然还是这混账小子泄露的?

  蓉哥儿嘴角一咧,知道不能在凤姐儿面前弄玄虚,否则她现在真相信了,后来也发现白担心。以后决没好日子过了。

  贾蓉左右瞧了一眼,道:“也不算什么大事,媳妇先带她们回去罢,我同宝姑姑和婶子商量个对策。”

  秦可卿自然是相信大爷的,当下唤了香菱带丫鬟婆子扶平儿姑娘到倚霞阁歇息,她则是带上瑞珠、宝珠回了正院里。

  宝钗瞧了身边的莺儿一眼,也让莺儿同雀儿一起去了倚霞阁。

  没多久儿,天香楼里瞬间一走而空,除了楼下作门神的雀儿外,楼中再无其他丫鬟婆子。二楼也只剩下贾蓉、王熙凤、薛宝钗三人。

  三人换房间,将门带上后。

  蓉哥儿讪讪笑着同凤姐儿道:“先消消气,宝姑姑说的方子应是是我故意放出去的。”

  嗯?

  王熙凤同薛宝钗都是一愣。

  故意放出去的?

  “你要做甚?咱们家的秘方怎么能告诉外人,其不是白添了几个对手。”王熙凤眉头一蹙,伸手就往蓉哥儿腰上去。

  “哎哟,疼疼……饶命。”蓉哥儿抓上凤姐儿的小手,求饶道:“莫着急,先听我慢慢道来。”

  “快说。”

  王熙凤一手被扒开,另一手又上了。

  薛宝钗看打情骂俏的两人,心里只觉空空的。问道:“到底是怎么个事情?竟然弄出这样的计算来。”

  “上个月府里不是来了许多客人,一个个都明里暗里打听水泥,所以才突然有了这念头。宁国府庄上的水泥成料被水利营田府一下清空了,如今宁国府也没个现货。”蓉哥儿道。

  凤姐儿虎目一瞪,似要发作样子。咬牙切齿道:“所以你想着卖方子,保证神京水泥足够供给?”

  贾蓉又不是傻子,怎么会那样的事情。

  “先听我说完好不好。”蓉哥儿携上凤姐儿的小手,轻抚安慰,道:“那方子是假的。是我故意找人泄露出去的。这些日子因为水泥的火热,让不少人都盯上的宁国府的庄窑上。一来抛出这诱饵引开大家注意,二来……”

  贾蓉嘿嘿笑两声,却被王熙凤抓了耳朵,道:“快说。”

  “唉……痛。咱说,咱这就说。二来,也能让那些居心否侧的人,白白花上一大笔银子,最后却只有一场空。”

  薛宝钗见两人亲密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种滋味也不是羡慕或嫉妒,单纯是因为她才在选秀女的时候撂牌子了,心里本就郁闷。

  偏偏小蓉大爷和凤姐姐这二人在自己面前毫不顾忌,谈着正事还要打情骂俏的,心里又怒又怨。就不知道什么叫尊重?这可不是倚霞阁里,还有自己这个外人在场啊。

  好一对狗男女。

  最关键的是,宝钗竟然还让薛家的一个掌柜花五百两买了个假方子!真是平白被这贾蓉耍了,简直气上加怒。

  蓉哥儿只觉右边腰上吃痛,低头一看却是薛宝钗这妮子的小手给掐上了。

  贾蓉欲哭无泪。

  这妮子又是怎么回事?又怕王熙凤给发现了,右手悄悄地去扒拉,面上装作若无其事。

  “这也怪不得我,这么多人打水泥的主意。只好抛假的方子出去转移注意,谁信谁傻蛋。嘶……”蓉哥儿长一口凉气,宝钗妮子又发病了,掐这么用力。连忙握住宝钗的小手,继续道:“如果还有人真去建窑尝试那方子,咱们水泥窑的危机也能缓解一些。”

  凤姐儿的注意在水泥窑上,没有细看蓉哥儿表情,问:“什么危机?”

  “因为大家都看到了水泥的重要性,以往虽然百官知道水泥,却也没放在心上。当是如今水利营田府在清河两岸的大动作,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水田府现在的做法就是改薄田为良田,这其中可有学问,涉及到不少人的利益。”

  王熙凤哪里听得懂这些,一脸疑惑。

  薛宝钗也回过神来,也不怪蓉哥儿暗讽她是傻蛋了。轻轻松口了蓉哥儿腰上的小手,问道:“可是说,谁用水泥建坝修渠了,就能让他手里的土地价格上扬。”

  当然如此,有水灌溉的田地自然比没水灌溉的田地价格要高。

  蓉哥儿道:“关键还有一点,本朝鼓励开荒。以往开荒一年,也可能只有一片薄地,反倒划不来。如今能修渠引水了,开出来的未必是薄田。要知道,开荒后的田地,前几年可是不用交税的。所以不少人看到了水泥的价值,起了歪心思。”

  贾蓉听蔷哥儿说过,最近宁国府庄外总有人徘徊。甚至还有不少人打听宁国府水泥窑采购了那些原料,各占比多少。

  目的就是想要研究出水泥的方子来。

  现在抛出一个假方子,总有几个信以为真的会去研究。

  薛宝钗脸上稍红,恼怒地瞪了蓉哥儿一眼。自己都松开了,他怎么还不放开自己的手。问:“流一个假方子出去,这被人知道的了,不怕找上门来讨说法?”

  “有谁能证明是我指使的?就算知道了是我背后搞鬼,他们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也说不出。要不是他们贪心,怎么会上这当。我早有说法,方子是新研究的,他们做不出来是他们不懂其中奥妙。”

  凤姐儿终于是笑了,满意地瞧了蓉哥儿一眼。嘴里却哼道:“害我白担心一场,这些事也不提前说,是心里信不过我?”

  蓉哥儿左手牵着王熙凤,道:“如果连你也信不过了,还有谁值得信任?如今不都交实在底细了?”

  他右手牵着的薛宝钗却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如果说只是为了防备别人窥视方子,完全没必要这么做。只是薛宝钗心里这么猜想,却又觉得只要薛家不会受损,也就没必要再说别的了。

  王熙凤听了贾蓉回话,嫣然一笑,只是余光里却无意中看到桌下那双握着的手。突然变了脸色,瞧了薛宝钗一眼,款款道:“蓉儿可真是个有计算的人。”

  薛宝钗心虚,连忙挣扎着抽出手来。附和凤姐姐的话,道:“小蓉大爷既然想了周全,我们也不须多虑了。”

  王熙凤意味深长道,“水泥窑上的事情不用多忧虑,只是内宅的事情,以后有得麻烦。”

  薛宝钗耳朵瞬间充血,心里怪蓉哥儿刚刚竟被凤姐姐瞧见了。在心里为自己辩护着:谁稀罕进这宅子?我才不会像某人那样不知廉耻,委身做小也就罢了,还是互相偷来的二房。

  蓉哥儿疑惑道:“内宅有什么麻烦的?”

  凤姐儿冷笑着,看蓉哥儿装傻充愣。也不管宝钗心里怎么想,她只相信自己眼睛见到的。起身换到了宝钗的身边,携手道:“妹子今儿被撂牌子,其实也不算坏事。后宫佳丽三千人,有几个能得三千宠爱于一身的。”

  贾蓉听了这话,都对王熙凤刮目相看了。凤姐儿竟然还能念两句诗出来?

  薛宝钗闷闷嗯了一声,不聊这话题。轻笑着道:“时辰也不早了,外面钟也响了几遍,也该回去歇息了。”

  王熙凤笑道:“是该歇息了。今儿西府是回不去了,妹子同姐姐一并宿倚霞阁罢。顺便聊聊咱们贾家几个哥儿,姐姐那叔子琮哥儿长得也一表人才,想必妹子还未见过。就近的宝兄弟虽然比妹子小几岁,却也是个有福的。”

  贾蓉一愣。

  我去,凤姐儿这事要给薛宝钗做媒啊?

  贾琮、宝玉?

  可真会选人!

  薛宝钗的浅笑瞬时僵住。贾琮虽然没见过,却也在府里听人提起过几次,是个赦老爷房庶出的哥儿。虽然她也不是挑嫡挑庶的轻狂人,只是贾琮在府里也没太多好名声。

  至于宝玉!

  薛宝钗一想起宝玉和李贵之间的事情,心里就一阵不舒服。好好一个哥儿,怎么就上下通了气,跟个放荡女子一般。

  若只是上下通气,这也没什么。关键宝玉还不好学,每每劝他上进,反发起脾气来。她的夫君,怎么能是这样的无能之辈?

  宝钗干笑一声,道:“这事情倒也急不来。”

  贾蓉偷笑着瞥了王熙凤一眼,招呼着两人小心下楼。出了天香楼外,差人上去收拾了。自己领上雀儿送凤姐儿、宝钗两人回倚霞阁。

  “笑个什么劲?”王熙凤瞪了蓉哥儿一眼。

  实在忍不住啊。

  凤姐儿给宝钗介绍谁不好,偏偏介绍宝玉。谁要做了宝玉媳妇,以后还不得装个假的反去捅宝玉?

  又或者每每深夜里想起自家爷们刚还依偎在另一个男人怀里,这谁能受得了?

  真是造孽!

  “额……”贾蓉一颤,连忙抓上凤姐儿的手,求饶道:“轻点,碎了可对你没好处。”

  王熙凤咬牙道:“刚刚可瞧见了你们在桌下弄鬼。蓉大爷可真行啊,薛家的姐儿也被你得手了。”

  “没有的事情。”蓉哥儿欲哭无泪,缩着身子轻声道:“宝姑姑还在前面走着,被她瞧见了可不好。”

  王熙凤冷笑道:“休想轻易放过你。你那小雀儿已经领她过了桥,这会儿应进倚霞阁了。”

  贾蓉道:“天香楼里还有打扫的丫鬟婆子们,被她们瞧见也不好。”

  “蓉大爷还怕被瞧见?刚刚在天香楼上,可是胆大的很。左手牵一个,右手牵一个。”王熙凤冷着脸哼一声,她也怕真把小蓉大爷抓碎了,悠悠放了手。“是不是回味无穷?连出了楼里,还一路偷笑。”

  天地良心,自己偷笑可不是因为这个。

  蓉哥儿松了一口气,要害没了威胁,这才挺直了腰板。携上凤姐儿手道:“我哪里是回味那,就是无意间碰上了宝姑姑的手,就被你瞧见了。”

  王熙凤冷哼一声,表示不信。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