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树下赏夜景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157章:树下赏夜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7章:树下赏夜景

  对于这个问题,薛宝钗有自己的看法。

  “上个月有人窥见了其中机会,所有神京郊外的几个石场出料都被人抢先买下了,一路抬高神京的土石价格。”

  都是极聪明的人啊!

  蓉哥儿好奇道:“薛家也在囤土石?”

  薛宝钗淡淡回道:“都是便宜易得的原料,囤来也赚不到几个钱。等价格到了一定的程度,需购土石的人从京畿运土石过来更便宜。我又知你方子底细,土石涨不了多久,囤那玩意作甚?还占地方。”

  开山采石,挖河采沙,对这个时代来说可不是便宜事。就算开采出来了,运输也是麻烦的。

  贾蓉也知道,那些囤土石的人就是打着信息差,短时间内将原料价格在神京里提起来。这事情是无法持续的,毕竟谁都不是傻子。

  如果神京的土石太贵了,大不了到外省买地建窑去,宁国府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只是,再这样下去,可会惹朝廷不满。工部、水利营田府都每天都要消耗大量土石材料,每船只贵一两银子,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蓉哥儿暗想:是该收手了,过犹不及。

  “假的?这贾蓉真是有意思,不就是想着贾家独占天物吗?以为找上十三叔,本王就会信他的话?不收手,继续让人收购沙土砾石,全送到仇、赖两家的窑厂去。”宫里某位如此说道。

  “可笑至极,贾家是真的急了。贾蓉如今没了法子,才请忠顺王出面,对外说方子是假的。不过是想骗我们主动放弃,同时又让忠顺王给咱们施压了。他急了,他真的急了。看来方子是真的,一定是那些低贱工匠弄错了,才没有制出宁国府的水泥来。”神京外城里某位财大气粗的富贾如此说道。

  “如今还作弄做这些把戏有什么用处?宁国府庄子附近的仇家,可是制出了水泥,已经在对外售卖了。以往还没发觉,一个小小都尉的府里,竟然又这财力,能够建出三个大窑来生产水泥。咱们也得抓紧了,不能让仇都尉家抢了头筹。”又有人道。

  “哥哥说得极是。要弟弟讲,这贾蓉也是傻。偏偏他在神京的庄子上停了生产,要把跑到平安州建窑去。这不白让出了神京、京畿这一大片,要知道工部与水里营田府的工程主要以京畿直隶地区为主。”

  赖尚荣却与他们想得不太同,这会儿心里很慌张。早没了前些日子的高兴致!他偷偷瞒着在赖家庄子上建了窑,哪能一直瞒得过去,在赖嬷嬷已经骂了他一顿。可是宫里安排的人每天都有沙土砾石送来,他现在又不能停止。

  最担心的是,这方子到底是真是假?

  若是真的还好,抵不过是和贾家翻脸,不再依附贾家也就罢了。反正他也不喜贾家的人!

  若是假的……那可就遭了。如今贾蓉两次对外声明方子是假的,还不完善。自己却将它卖了这么多家,换来的银子又大部分孝敬到了宫里,剩下的也被建窑买沙土砾石去了。

  该怎么?

  赖尚荣如今恐慌起来,吩咐了几位小厮日日到神京打听消息去。他又亲自去了仇家,却连仇及衡的面也未见上,也不知道仇家的水泥是真是假。

  没几日,三年一届的选秀女结束。

  显德皇帝为太子殿下赐婚。

  神京里暂时没了关于水泥的消息,所有人都在讨论前任漠蒙节度使之女被封太子妃一事。水泥这种东西,哪有皇家的八卦更值得关注?

  这李家向来多与皇室结亲,只是谁也没想到当今为太子选的,竟然是曾经向太上皇力荐义忠亲王登极的李保宁的女儿。

  看来当今还是放心不下漠蒙之地,想用一个太子妃来安抚住漠蒙李家。

  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讨论李保宁,还是继续有一部分人在关注水泥。比如赖家、仇家,宫里的某位爷等所有拥有假方子的人。

  “仇家的门被人砸了?”蓉哥儿好奇问道。

  “可不是嘛!就因为水泥天物的事情,他们仇家低价卖给内务府不少水泥。结果样子上虽与你贾家的水泥相似,只是难以凝结,哪怕成了团干透后,只要被人用力跺上一脚,也就碎了。”

  真的没想到,最先遭殃的竟然是仇家。

  仇及衡这小子怎么也掺和到这事情来了?莫不是小三爷也把假方子当真了?

  蓉哥儿暗暗笑着摇头,如果真是小三爷,也活该倒霉。在大婚里不好好享受温柔乡,还窥探贾家的水泥。这样的家伙不倒霉才怪,生了儿子也未必是通气的。

  只是这回,蓉哥儿却想错了。仇及衡的背后不是小三爷,而是另外一位。

  施恩又小声笑道:“现在赖家那位哥儿正跪在西府求饶了。”

  “跪西府求什么饶?”蓉大爷不解问道:“他也被人盯上了?”

  施德又笑:“仇家父子都在侍卫处当值,又和宫里又关系。内务府的人打上一顿,陪了银子也就出气了。赖家的却惹上不少人,这贪得无厌的哥儿将方子卖了多次,如今都要找着他麻烦了。”

  “他是命里有此一劫。”蓉哥儿轻笑两声,“咱去西府瞧瞧热闹去,看西府老太太会不会给他求情。”

  蓉大爷让施家兄弟备上车,夜闯西府。

  一路急行,生怕去晚了没瞧见热闹。

  到了老太太院外,穿堂处丫鬟见了小蓉大爷过来,连忙朝正房里报名。不多时鸳鸯出来,怪色问:“你怎么来了,老太太正在气头上,干嘛来凑这晦气。”

  蓉哥儿心里在笑,面上却严肃至极。“听了外面在传,我宁国府的方子就是从赖尚荣这里泄露出去的,特意过来讨个说法。”

  鸳鸯道:“讨说法也不是这时间,赖家在两府上上下下多少有体面。赖嬷嬷也在屋子里,小蓉大爷这会儿见去了,岂不是给老太太难堪。”

  蓉大爷可不就是来给老太太难堪的。

  掷地有声的说道:“在神京闹出这么大阵仗了,宁国府可是实实在在亏了银子的。来前已经同赖升说了,他这总管当到了头,过几日就打发到黑山村种田去。这罪魁,怎么能轻罚了?若是府里下人有样学样,还不得把两府的家产都搬空了?”

  贾蓉的声音很大,大到正房里的老太太等人也能听个清楚。

  跪地上的赖尚荣低着脑袋不敢起来,早没了先前在宁国府时傲气。赖嬷嬷更是脸上尴尬,赖家出这么一个白眼狼来,她也能只求老太太开恩保一保孙子了。

  赖大夫妇更不敢说话,后悔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是赖尚荣在弄鬼,发现后又没有强硬阻止。如今走到这地步,他也是无话可说了。

  房间里只有王熙凤在冷笑。

  鸳鸯气得小脸通红,她这身份便同赖嬷嬷差不多的。她觉得小蓉大爷在暗暗嘲讽着自己,偏在这节骨眼上又说不出什么辩解的话来,只能打着帘子请小蓉大爷进去。

  蓉大爷进了房里,先请了老太太安,又给自己辩解一句。

  “重孙也相信老祖宗会为贾家做主,会为两府做主。绝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损坏贾家利益的坏人,也不会诬陷一个什么都没做过的好人。赖家哥儿的事情,重孙本是不须得管的。只是到底牵扯了贾家与两府的利益,重孙不得不来。”

  邢太太道:“那方子不是已经证实是假的了吗?”

  蓉大爷恭敬回了。“一个未完成的方子,能够从宁国府悄无声息的飞赖家花园去,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事情。”

  杀人诛心。

  老太太也是一愣,宁国府最保密的东西都被赖家拿去,那么与赖家更近的荣国府。

  赖尚荣泣声给老太太磕头道:“方子是别人送来的,与我无关,不是我偷拿的。”

  蓉哥儿叹气道:“到底是出了府的哥儿,这话姑且大家信了。为何你得了方子,明知是宁国府的东西不送到宁国府来,反而将方子卖了出去敛财。这作何解释?听人说最少可卖了几千两银子,赖世叔可真有手段。”

  赖尚荣听了这世叔称呼,顿时连哭也忘记了,呆呆跪那里。心里惊涛拍浪,怎么也不敢相信。这话是他私下同二叔说的,难不成是二叔告的密?

  蓉哥儿同老太太道:“老祖宗若要护他,重孙也没话讲。只是宁国府方子泄露的账,还是得算。当初赖家这哥儿为了敛财,为难水利营田府,一亩地要收五百两银子的事情。我也没计较了,他让我恭敬唤他世叔,如今也唤了。水泥天物的事情,如今决不能算了。”

  老太太听得糊涂,问什么五百两银子。

  蓉哥儿冷笑着将事情前后说了,又问:“赖世叔,蓉儿可有说假话?当日世叔离来宁国府,还说自己是赖家的哥儿,咱是贾家的哥儿,咱见了你还得恭敬唤一声世叔。这事是真是假?咱过后可为难过你?”

  赖尚荣只以为是赖升告的密,不敢撒谎,只能低头沉默着。

  众人见状也知了事情基本为真,这会儿饶是一直看贾蓉不舒服的王夫人也对着赖家的人黑了脸。

  一个出府的家生子还要骑主子头上来了,岂不是宝玉还得恭敬叫他一声好哥哥?

  王夫人冷声质问赖大道:“真真好的很,瞧你们养出的好哥儿。”

  贾蓉又回:“贾家向来积善,对下人也是仁厚。可惜换来的却不是感激,还养成了一头白眼狼。如今在外面受了难,反又来求贾家了。这算怎么个道理。”

  赖嬷嬷长叹一声,从座位上下来,朝老太太跪下。

  “……”

  赖嬷嬷一句话也没说,所有人却都知道,她其实把所有话都说了。

  贾蓉静静看着赖嬷嬷表演。

  老太太为难起来,长吁短叹,让鸳鸯将赖嬷嬷扶起。

  赖家是在再也翻不起身,更做不了浪了。

  老太太叹一声道:“赖家这么多年伺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家那园子,就当是抵了宁国府的债。赖总管养出个这样的哥儿也是有责任的,把你老娘留府里吧,你们夫妇往后就到荣国府庄上过活。”

  蓉哥儿却还不想放过他们,道:“去年宁国府从几个庄上抄了出几万两银子,要弄鬼的人,不论在哪儿都会弄鬼。”

  一直没做声的王熙凤突然瞪了贾蓉一眼,让他闭嘴。

  贾蓉方没继续说下去。

  老太太让人送走了赖家的人,又招呼着众人散去。

  蓉哥儿看着灰头土脸离开了赖家一行,心里并没有开心,只有放松的感觉。这样的手段对付一家下人,确实不太光彩了。

  不过,经过这事后,府里下人要有想学赖家的,心里自然会掂量掂量。

  “你怎么不让我继续说下去。”

  王熙凤道:“真想直接整死了他们不成?赖家的到底与府里大小主子有情谊,你得了便宜也该收手。事情做太过了,只会像我一样成个万人嫌的。如今放了他们,两府的哥儿姐儿丫鬟下人都会心里称你一声仁慈。就算放他们去了庄上,还能有好日子过不成?”

  曾经的赖大夫妇在府里背靠赖嬷嬷及老太太、王夫人,可谓是风光无限。如今被送到了庄里,庄上的人未必会正眼瞧他们。

  贾蓉可没听过几个被送庄里的下人,还能再回府里的。

  两府的下人太多了,没了一个机灵的,马上就能补上另一个机灵的。

  蓉哥儿笑道:“谢谢凤儿教我,这些个事情,还是你擅长。”

  “路道上乱摸什么。”凤姐儿啐他一声,哼道:“内宅里本就是娘们的世界,什么勾心斗角烂事情常有。你要在内宅当上几天家,也就清楚了。”

  蓉哥儿点头嗯了声,笑道:“那日树下被风雨搅了,那天得补上才行。”

  凤姐儿骂道:“搅了哪里?那夜回倚霞阁后,你那宝贝姑姑还说我身上有股子味道。偏平儿骚蹄子做着春梦,后来还是我自己关房间里洗的。”

  平儿听着大爷和奶奶的对话,感觉自己那夜错过了许多精彩事情。

  蓉哥儿笑她,“你是不是好奇那夜发生了什么?等明儿大爷带你去那树下赏夜景。”

  这混账刚当自己的面调戏平儿。王熙凤气不打一处来,提脚就踹了出去。

  “滚东府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