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可儿为大爷卸甲(求全订)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169章:可儿为大爷卸甲(求全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9章:可儿为大爷卸甲(求全订)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当然,同一个男人说爱,确是是一件别扭的事情。

  渃哥儿会想着给他出头,蓉哥儿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除非这位王室子弟是个真傻子。

  贾蓉不认为他是傻子,那么就只剩一种可能,这家伙在找借口发泄。

  渃哥儿讪讪笑一声,“蓉哥儿别这般瞧咱,咱们兄弟几个能有什么坏心思?我同你是一见如故,寻上那漕运部院的倒霉蛋打一顿真无……是有那么一点心思,别这样瞧咱了。蓉哥儿这眼色,总觉得你会在什么时候在咱背后捅刀子。”

  段玉在后面笑,“你也有怕的时候?”

  渃哥儿道:“蓉哥儿大名,除了宫里那些消息不灵通的,在咱们这些人里哪个不知?”

  贾蓉可不吃他这一套。麻蛋的,这些家伙就没一个心思单纯的。他向来是防患于未然,漕运部院既然有人过来威胁,背后指不定有什么手段。不过如果真敢打水泥注意,蓉哥儿反乐得开心,反正最后倒霉的一定是漕运部院的人。

  他白了这位只会打嘴炮的家伙一眼,款款道:“漕运部院的威胁,我就没放在心上。如今是下雨的第三日,也不知道南方诸县百姓迁移工作怎样了,咱们还是多差人去打听有没有回来的人。”

  段玉也道:“如今洪泽湖大堤才是要紧事情,暂时不管漕运部院的那些混账。他们要在这时候闹事,咱们几家一起还能治不了一个漕运总督不成?耽搁了事情,就连十三爷也不会放过了他。”

  “今儿便暂时便宜了那猪头,哪日寻了机会再揍他娘的。”渃哥儿哼一声,又道:“咱今日从扬州走高邮湖水路过来,见两岸有不少官差百姓围观,各县迁移工作怕也不易。”

  凑热闹的是人的天性,洪泽湖泄洪,多大场面。总会有那么一批不怕死的,想要在近距离围观。

  段玉道:“如今河道总督去了扬州调度,河工前辈又去了高邮湖。如今这里只剩咱们坐镇,可不要给十三爷与侍卫处丢了脸。”

  “我是收了十三爷信刚到的,这里还得玉兄弟主持。”渃哥儿连忙道,“十三爷只交代,若遇上不配合的,让咱带着驻守洪泽湖大堤的三河营驻军将人全拿了。”

  蓉哥儿疑惑看了这货一眼,开始琢磨这家伙前面说的让人绑了漕运部院的官员,便是因为手里有兵才有这底气吧。

  “三河营有多少将士?”

  渃哥儿道:“虽然只有两千人,但对上漕运部院的三千漕兵,咱也不虚。”

  这家伙是真把漕运部院当成假想敌了。

  蓉哥儿道:“两营内讧可不是小事。”

  “蓉哥儿怕是不知两淮地区的事情。太上皇在位时,漕运与河道相争便是常有的事情。私下的冲突更是年年发生,当初还闹出过两位总督同时被罢官的事。”段玉笑一声,“渃哥儿手里的兵只是威慑,他们也就不敢多事了。”

  忽然,水利营田府的老河工找来。

  “湖中水势已难再蓄,最迟明日一早将有决堤之险。”

  什么?

  几人身子皆是一顿。“今日降雨不是小了许多吗?怎么连明日也难撑过去了?”

  老河工无奈道:“天见犹怜,将这两日雨水消减了。可漕运部院为保漕运无忧,临时决定开两河上游开闸放水。”

  “野狗肏出来的漕运总督,全家没屁眼的东西。”渃哥儿大骂一声,“十一月才到征兑限期,早不开闸,往不开闸,这时放水是何用意。”

  贾蓉方才听了段玉的一番话,心里倒是明白了漕运总督的用意。如今虽然上游储水存在压力,但也还没到必须要开闸的地步,说到底还是为了漕运部院的利益。河道与漕运是必然存在冲突的,这野狗肏的,是在挤兑河道总督。

  可他娘的偏偏,如今洪泽湖大堤是贾蓉他们在负责。

  “好一个阳谋。”段玉冷笑道,“想来漕运部院传令上游各闸,必定是缓缓放水,已给咱们压力。他又知十三爷计划了水泄高邮湖,他现在只是逼迫咱们尽快泄水,让东南两岸还未完全迁离的百姓受大水之祸。”

  渃哥儿哼道:“泄个蛋蛋,他们开闸,咱们就一定要泄水?”

  段玉道:“若是不泄,洪泽湖大堤多处溃决,造成的就是淮扬上百万人受灾。他是在让咱们选择,是提前泄洪,还是赌一把大堤不回溃决。”

  蓉哥儿道:“我们可因漕运部院私自开闸泄水而办他?涉及淮扬两地上百万的性命的事情,竟被他当做意气之争。”

  段玉摇头苦道:“难办。黄、淮上游压力也大,漕运总督也能狡辩是为保上游两岸百姓,才决定开闸泄洪。”

  “良心被野狗偷吃了的,烂肉上的臭蛆。咱家不去他那衙门里逮了他,本大爷跟他改姓蛆。”渃哥儿撸上袖子,咬牙切齿就要朝外找三河营驻军去抄了漕运部院。

  “渃哥儿等等。”蓉哥儿连忙拦住,“如今不是斗气的时候,要找他麻烦,也不差了这会儿。”

  段玉紧皱双眉点头,道:“如今十三爷去了乐马湖,河道总督又下扬州,一夜时间怕是来回也赶不急。洪泽湖能做主的也就你我三人,决不能自乱了阵脚。”

  蓉哥儿思忖片刻,道:“时间急迫,想寻求十三爷与河台意见,定然不成。劳请渃哥儿上三河营一趟,分出几队兵士乘快船巡视三河两岸,驱赶所谓未撤离百姓。玉大哥坐镇洪泽湖大堤,调一火炮对准预设的泄洪口。”

  渃哥儿眼中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光芒,问道:“蓉哥儿意思是?”

  贾蓉却不答他,先找了老河工问:“以老先生之见,带上游大水汇入洪泽湖,明日何时大堤有险?”

  老河工道:“卯辰之间。”

  蓉哥儿咬牙道:“玉大哥加倍人手巡湖,此刻观察大堤情况。待到卯时,若湖水高涨,开炮泄洪。炮一定要打准了,泄洪口一定不能太大,莫要打上旁边大堤。不然……”

  段玉与渃哥儿对视一眼,两人神色皆怪,都暗暗叹息一声。段玉道:“此事放心,十三爷早有准备。”

  渃哥儿听见段玉应下,眼色里暗怪段玉答应,也跟着开口问道:“蓉哥儿可还有什么计算。”

  蓉哥儿在脑海里飞速思考,道:“请渃哥儿调三河营驻军分出几队,随我至高邮湖南岸护坡,堵住低处以免湖水涨势过猛倒灌两岸低洼。”

  “三河营驻军是为了……”渃哥儿正欲说什么,突然见了贾蓉手里的玉牌,猛然将话给咽了下去。拱手道:“臣领命。”

  留守在洪泽湖大堤的水利营田府官员也被调动,又分出几队人马持兵往各县寻人。

  段玉看着蓉哥儿的背影,长长叹了一声。

  …………

  “奶奶莫不是想大爷了?”香菱笑道,“都是大爷昨儿送来的拿信惹的。”

  秦可卿微微蹙着眉头,总是心神不宁,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

  雀儿跟着道:“大爷吩咐过,奶奶怀孕时莫要多想才好。说是保持乐观心态,对奶奶身子也有益处。”

  蓉大奶奶轻笑一声,也当自己是多想了,吩咐香菱去拿些吃食过来。忠顺王妃身边的宫女佳宜又来照看,好一顿安抚。

  临夜睡下,秦可卿却辗转难眠。

  夜深终入梦中。

  “瞧这小子模样竟跟本大爷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蓉大爷身披金甲从外归来,好个威武。腰间佩一长剑,如贾家宗祠里二公样子。

  可卿羞涩一笑,道:“大爷可算是回了,这几日里,几个小丫鬟还逗着哥儿叫老爷了。”

  蓉大爷哈哈大笑,问:“他如今学会了没?”

  可卿道:“大爷若再不回,他学了叫法也是无用的。”

  “也对,老子不在府里,他连干瘾都过不了。如今回来了,一定让你们娘俩叫个痛快。”蓉大爷哈哈大笑。

  秦可卿面上更羞,大爷才回府里,就想着那羞羞事情,实在恼人的紧。红着脸道:“可儿为大爷卸甲。”

  “互卸互卸!”

  可卿稍稍一躲,道:“大家都在了。”

  “房里不就咱们俩人吗?”

  秦可卿微微一愣,左右看去,房间里果然只有自己和大爷。转念一想,哥儿定是被奶娘抱回去了。嗯一声倒在了蓉哥儿怀里,脸蛋才接触上铠甲,就觉一股深寒刺骨的冷意。

  她只当铠甲便是这样的,纤纤细手为大爷卸甲,又换了寝衣。

  …………

  蓉哥儿很累,很累。

  “将军在旁边先歇息一会吧。”有将士道。

  “不能歇。”贾蓉冒着雨水,双手抱着石头一步步艰难朝河道走去,“此河河道偏低,若是高邮湖水位上涨,极可能湖水倒灌河中,蔓延两岸。”

  众将士也跟着一咬牙,加快速度填堵两岸低洼。旁边的铠甲、武器丢了一地。天上雨水却毫不留情,湿了众人头发,更迷了大家眼睛。

  高邮湖沿岸的河流上都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三河营驻军兵士,也有县里官吏。他们不敢偷懒,特别是看了蓉大爷手中的玉牌后更不敢有任何怨言。

  天色微量之时,天空中传来一声闷响。

  像是打雷。

  贾蓉能感觉到雨水更大了!

  “加快速度。”贾蓉大喊一声,又问:“诸流沿岸村庄全撤离了没有?”

  淮扬地区,最怕的就是湖水倒灌,以致诸流两岸的受灾。

  渃哥儿骑马儿姗姗来迟,终于见到了如泥人般的蓉哥儿。“高邮湖诸流百姓全已迁离,蓉哥儿先歇息一下罢。就算高邮湖湖水大涨,顶多淹没周边田地,不会伤人。”

  淋了一夜雨的贾蓉,见了渃哥儿过来,又听了消息。终于是放心了不少,冰冷了雨水打在身上,尽管浑身都在颤抖。他咬牙道:“此河径流偏低,周围虽撤了,却难保倒灌上游深处。在那里还有几个村庄的百姓,这时候都在梦中了。”

  前世从小生活在南方的贾蓉,对洪水有着极深的印象。有时候,不需要太大的激流,也能将的人卷如洪流之中。他前世在小学时候曾亲眼见过一人被洪水冲走,而他就站在岸边。虽然沿岸一路追了下去,却也没能追上。

  这件事情一直是他的心结,埋藏了许多年。

  渃哥儿见劝不住贾蓉,无奈脱下湿透的衣裳丢一边,招呼着随他而来的将士也投入其中。

  不久之后,众人便听了北方传来滔滔水声。

  众人手脚速度更快了起来。

  也不知多久时间,一个个皆以精疲力尽,只看着高邮湖湖面越来越宽,他们所在之地河水开始往回灌了。

  “蓉哥儿!”

  “将军!”

  “快……快……”

  …………

  “大爷身上,怎么还是那么冷?”秦可卿的小脸贴上蓉大爷的胸膛。

  蓉大爷笑道:“冷吗?我不觉得冷,感觉浑身血液都是热的。”

  秦可卿啐一声,摸上蓉哥儿的双手,道:“大爷还要哄我,连手都是冰凉的。抱紧可儿,可儿给大爷暖身子。”

  蓉大爷哈哈大笑过后,秦可卿只觉浑身一颤,起一身鸡皮疙瘩。

  凉,冰凉,冰凉刺骨。

  她抬头望去,只见着蓉大爷双唇发紫,脸色一片惨白。

  “啊……”

  “奶奶怎么啦?”宁国府里,忽一阵嘈杂声响起。蒙蒙微亮的天空下,整个宁国府都被惊动了。

  秦可卿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众人不停安抚,只听着她嘴里不停念叨。

  “江南……江南……”

  “大爷!”

  “我要去江南!”

  “我要去江南找大爷!”

  …………

  金陵,王家。

  王熙凤在房里来回踱步,一早起来便心烦意乱,怎么都不自在。

  “奶奶要收拾东西做甚?”平儿见了,十分不解的问道。

  “去淮安府。”王熙凤双手也忍不住颤抖,她终于是想起为什么会心神不宁了。早上的那个梦,那个短暂的梦,此时在她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奶奶去淮安作甚?咱们才看上两块地方,还有几处要继续……”

  “继续什么,那混账东西出事了。”

  凤姐儿大骂一声,仰起头来。平儿只见她眼眶早红了,泪水在脸上滑出几道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