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十八招庄稼把式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189章:十八招庄稼把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9章:十八招庄稼把式

  房间里哭声震天。如果不是受了极大的委屈,绝对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众人只听着贾蓉在那喊:“这些人狠啊!若不是小子身手敏捷,学了十八招庄稼把式,小子今儿就回不来了。瞧瞧小子浑身上下……额,衣裳都被扯烂了。”

  忠顺王脸黑了很,冷着脸静静看着贾蓉要弄什么鬼。他身上衣裳虽然……确实被扯烂了,可没半点外伤。

  贾蓉哭诉道:“小子自从得了十三爷密令,潜伏巡盐御史林家府上。忙前忙后,费心劳力,总算有所收获。不曾想,那锦衣司处处于小子做对。先是坏了小子设下的天罗地网,导致盐帮贩子无法顺利入网。”

  十三爷起初听着什么密令、潜伏之类,便知这混账在胡诌。锦衣司的事情,十三爷从段玉那里听了,知道这次锦衣司确实在胡闹。

  可是……

  当贾蓉的抹了一把眼泪,喊道:“今儿,小子以身犯险,好不容易从盐帮贩子手中得来一册子,却被……小子冤啊。”

  十三爷脸色瞬变,房中跪着的几人更是忍不住颤抖。

  现在忠顺王还没拿这些人法办,正是因为没有确凿证据,等着由都察院与锦衣司深入查明后在做计划。十三爷急切问道:“发生了什么?”

  跪着几人颤着身子偷偷看贾蓉,一众在心里祈祷着,那本册子没有被贾蓉得手才好。当然,更不希望被锦衣司得了去。

  蓉哥儿暗忖想着:就是要阴死这群狗娘养的,就算忠顺王发现自己在扯谎,也不会拿自己怎样。

  咱可是立功了的。

  贾蓉道:“小子冤啊……不,小子不冤,是十三爷冤。”

  忠顺王的气急,咬牙道:“快说发生了什么?那册子可得来?”

  贾蓉哀叹一声,道:“小子本来已经得手了,却被……也不知道是不是锦衣司的人。将咱掳了去,想要强抢那册子。好在小子灵机一动使出一招金蝉脱壳,又一招老汉推……门,从贼子手中抢弯刀。”

  说到激动时,贾蓉站起身来,手脚舞动。连绵不绝说道:“小子一顿督、插、顶、挑,给贼子们身上开了几窍。奈何这些贼人人数众多,小子只得发挥自己的特长及大与强……坚强不息,自立自强,大海捞……又说错了,是大动干戈,才捡回一命。”

  忠顺王听得是糊里糊涂,房间里跪着的众人中那位扬州守备却是听傻了。什么督、插、顶、挑,什么大与强,不是青楼里的浑话吗?

  守备偷偷看了忠顺王一眼,奈何他又不敢出声质疑,只能在心里大骂这家伙在唱艳曲啊。

  房外两位侍卫,也在小声交流着。

  一侍卫道:“原来蓉哥儿竟遭遇了这等凶险,好在他身手敏捷,不然……唉……”

  另一侍卫翻着白眼,道:“这些话你也信?蓉哥儿曾经当着圣上与十三爷的面还说他最善骑马,懂不少姿势了。”

  那侍卫一愣,瞬时反应过来。骂一声:“奶奶的,原来是这意思。”

  “你太天真了,蓉哥儿的话要细细琢磨。”

  “他在十三爷面前如此说话,便不怕挨罚?”

  “罚什么?没看他进屋子前怀里鼓着的玩意,显然是有所收获,才敢大放厥词。糊弄别人听不懂其中的话,让人觉得他真遇了极其凶险的事情了。”

  “他怎么敢糊弄十三爷?”

  “呵呵,十三爷心知肚明着。”

  “……”

  的确,就如门外两个侍卫所说,十三爷一早就知道贾蓉在胡诌,如今听了脸上又气又羞。却只等贾蓉闹够了,才喝声道:“锦衣司所做之事,自会上奏当今。还不把你得的东西拿出来。”

  贾蓉暗笑一声,见十三爷脸上略有恼意,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册子。道:“这册子是小子拿命换来的,十三爷可得为小子做主。也不知道拿锦衣司是何目的,竟然……”

  “知了,知了,滚出去。”忠顺王被他吵得心烦,冷眼看着的地上跪着的几人。正要训斥,却忽然听了房门被拉开的声音。抬头看去,是贾蓉这混账……又喝道:“谁让你出去的,回来,老实站一边。”

  “额……”

  贾蓉方才委屈的回来,又不然咱继续说锦衣司的坏话了。

  自己留房间里作甚,等着看忠顺王如何发飙吗?房间里跪着的又没自己的仇人,也找不到乐趣。

  显然,贾蓉是想多了。忠顺王呼了门外两侍卫去传人过来,不多时林如海、渃哥儿等人皆至房间。

  这阵仗,是要准备拿人了吗?

  众人进来后,谁也没有出身。忠顺王静静翻看着册子,是不是抬头看一看房里跪着的几人。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唯独没受影响就只有贾蓉这货了。

  林如海调查的是盐课贪污,与贾蓉拿来的贩卖私盐罪证,这两项罪名足够让跪着的这些人掉几次脑袋了。

  良久,忠顺王将厚厚的册子合上。冰冷目光从跪着的几人身上一一扫过,吩咐道:“让人将他们带回府去,三日之内,将自己所犯罪状一一自述呈上。贪了多少银子,犯了多少事,期间害了多少人……若有隐瞒者,哼!”

  贾蓉听闻,望向忠顺王,竟然还要钓一次鱼。

  别人哪里知道册子里到底记录了什么,这下扬州真的有好戏看了。肯定后面会有几个隐瞒的倒霉蛋被抓出来杀鸡儆猴。

  不过,这些都与贾蓉无关了。

  至少,蓉哥儿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这些日子在扬州可过得潇洒?”忠顺王突然对贾蓉发问。

  “为朝廷办事,为百姓办事,下官只考虑周不周到,只想着如何为民除害。”贾蓉义正辞严地回道。“从未想过潇洒与否。”

  十三爷白了这混账一眼。款款道:“你此次立下大功,本王会向皇兄如实禀报。至于锦衣司,别再闹其他动静。”

  哪里是我要闹动静,蓉哥儿撇着嘴,道:“有一名锦衣卫如今还关押在盐运司衙门里了。”

  忠顺王嗯了声,这样的小事自然不须他这个王爷去管。况且锦衣司又是朝廷里特别的存在,从来是只有锦衣司监督别人的时候,没有别人监督锦衣司的时候。

  哪怕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忠顺王也不好管。

  贾蓉还欲说什么,忠顺王却打断了他。道:“出去罢,你今儿受了惊,好好休息一日。锦衣司的事情,会有一个交代的。”

  “……”

  “蓉哥儿!”

  贾蓉出门后,门外两个侍卫还不停给他使眼色。“蓉哥儿说的事情,还算数吧。”

  “算数。当然算,咱别的优点不明显,但诚实是有目共睹的。”贾蓉笑一声,大言不惭道。“知道咱的人,都叫咱诚实小郎君。等回了神京,一切都好说。”

  两侍卫听了,脸上笑容更深。

  蓉哥儿无奈的很,感觉今天亏大了。好好的衣裳扯烂了,还没混到个好处。

  “你还想要什么好处?”王熙凤哼一声,“不老老实实呆在府里,到外面瞎作弄什么?”

  贾蓉道:“难得琏二叔有这兴致,便陪他一处过去,哪里会知道发生这么多事情。”

  王熙凤道:“本计划着这两日回金陵,想着扬州城里不太平,也都推后了几天。这几日你哪也别出去了,安生在林府呆着。那两个小蹄子不知道在忙什么,好不容易得闲时间,还跑出去作甚。”

  贾蓉多少能猜到宝钗黛玉在做什么,那天宝钗从薛家的店铺里请了几个女绣工过来,应该是忙着在制作那特别的衣裳。

  蓉哥儿笑道:“你怎么没同她们一处?”

  “都避着人了,连她们林府的丫头婆子也不让进,我岂会去讨那嫌。”王熙凤不满的嗔道,一手悄然伸出。小声道:“我今儿身子好了。”

  蓉哥儿眼睛一亮,难怪凤姐儿听了自己消息会连忙赶来。原来是惦记着生孩子的事情了。

  他道:“即便是要怀上,咱们也还有个计划。曾听过一个说法,那东西走七天之后,更容易有身孕。”

  “我哪还能在这里等上七天。”王熙凤抱怨一声,“金陵传了消息过来,窑厂选址已经有了眉目,正等着我和宝钗过去了。”

  贾蓉讪讪道:“倒是劳累了你们,明儿便差人送信到神京去,将蔷哥儿叫过来。往后事情,交由蔷哥儿处理便好。”

  “不觉劳累。这些日子也是王家兄弟在帮忙,我离开金陵这么长时间,哪里知如今是何模样。”

  “王仁?”

  “你怎知我兄弟名字?”王熙凤笑一声,打趣道:“薛家有兄弟,王家也不差。王家的兄弟比薛家兄弟可精明些,窑址的事情可全是王家兄弟办的。”

  还真是他啊。贾蓉暗暗蹙眉的,上次听薛宝钗提过这人。从小游手好闲是个典型的败家子,平日里全靠王熙凤接济。

  如果是能真心做事也倒好了,贾蓉就怕这种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专门坑亲戚熟人。

  贾蓉道:“等凤儿回了金陵,要好好谢谢他才行。”

  “那是自然的。”王熙凤道,“他是家里唯一的嫡亲兄弟,又给咱们办了这么多事情,总不能亏了他。本是有一个计算,想让他将来到窑里寻个小管事做做,每日也能有些银子进账。”

  “真是这么想的?”

  “还有另一愿意。”王熙凤也不藏着掖着,淡淡道:“金陵不比平安州离神京不远,咱们投下这么多银子在这里,没有几个信得过的人看守,怎么能行。”

  王熙凤说的不错,但贾蓉却不太能相信的王仁啊。

  虽然是王熙凤的亲兄弟,可王熙凤从小被王子腾带回神京,他们之间除了血缘关系外其他的感情真不一定有多深。

  最重要的是听薛宝钗的话里,王仁不像是一个能管事的。尽管他也不能听取一面之词,但是也不能轻信了任何人。

  贾蓉道:“往后再说罢。窑厂的事情,需要精通此道的人打理才好。蔷哥儿与庄上的那些的匠人打理窑厂也差不多够了,若是凭白添人进去,反而惹了他们猜疑。”

  王熙凤听见,脸上闪过一丝不痛快。恼道:“有猜疑才是好的,让他们不敢背后弄鬼。”

  贾蓉道:“日后再说。”

  凤姐儿见如此态度,心里十分不快。王仁可是自己的亲哥哥,难道还能害了自己还是害了蓉哥儿不成?甩上脸,道:“是信不过我家兄弟?”

  蓉哥儿也不反驳,心里暗道的确算是信不过罢。吃喝嫖赌俱全,又从未干过正事的人,如何让人相信啊。

  只是贾蓉的沉默却让王熙凤恼了起来。

  “天雷劈脑子五鬼分尸的没良心的种子!这些年来,我哪处不是好心待着你,何时害过?是宝钗那蹄子蒙了你的心?她是烂舌头的,哄着你这没良心的王八羔子连好歹也不知了。难不成我还稀罕你脏灰烂泥的营生?王家兄弟没了这活,我还能让他饿死不成?”

  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让蓉哥儿瞬时懵在了当场。他看得出王熙凤正在气头上,劝了两声让她冷静,却只换来一声冷哼。

  凤姐儿甩着脸走了。

  贾蓉心中也不痛快。本还想着好好说一说的,见王熙凤完全没有和谈的意思,蓉哥儿也不惯着这妮子。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让其他人插手水泥窑的事情。

  别说王熙凤的亲哥哥不行,就是王熙凤想要去管,贾蓉也未必肯。

  凤姐儿回了自己房里,脸上的气也消。

  正在熏衣裳的平儿见了,好奇问:“又是哪个不开眼的惹你了?”

  王熙凤骂道:“还不是你那个五脏六腑被蛆吃了的大爷?”

  平儿听闻,轻笑一声:“不是想着要在大爷房里过夜的,怎么会闹出脾气来?听林府的下人说,大爷今儿才受了惊吓,若有点什么,也该你让他才对。”

  “他如今是朝廷的红人,府里的爵爷,哪个敢忤逆他?”王熙凤愤愤不平的骂上一句。在平儿的诱导下,也将事情经过说了大概。

  平儿给王熙凤扇着风,笑道:“这事情大爷确不应该,让仁大爷接管了金陵窑厂才好。三家投入的银子,让王家仁大爷全拿了去吃喝嫖赌,往后咱们也没那么多事情要管了。”

  “说得什么混账话?”王熙凤哼一声,“便知你是站他的,我家兄弟虽不成事却也没坏到那地步。”

  平儿道:“大爷既然听了仁大爷的名讳,想必也听了些仁大爷的为人作风。能传出去的事,哪有半点是好的。也不怪大爷犹豫,要换了你管事,难道会愿意这样的人插手进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