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王熙凤贾蓉闹别扭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190章:王熙凤贾蓉闹别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0章:王熙凤贾蓉闹别扭

  王熙凤从来不是一个容易被劝的人。冷声道:“你是他的人,处处都是为他着想,自然说的全都是好话。”

  平儿轻笑道:“还记得是哪个将咱推到蓉大爷身边去,现在又反过头来说我的不是。照你这说法,你不也是他的人,怎就不为他去着想?”

  凤姐儿听闻,红着小脸儿,伸手往平儿身上掐。铁心要教训这个没规矩的丫鬟,嗔道:“我的人他的人,你如今还是院里丫鬟了。瞧瞧人家蓉大奶奶身边两个丫鬟,如今都升了姨娘,房间里都有人伺候了。”

  平儿道:“这也挺好的。那两位说得好听是个姨娘,说得不好听也是蓉大奶奶笼络的跑腿,虽然有了姨娘身份,做的还不是丫鬟的活。我这样不也挺好,留你身边伺候,你该得意才是。”

  王熙凤哎哟哟哼两声,没好气道:“你也知道那两个是蓉大奶奶的人,别忘了平安州窑上的管事也姓秦。怎么她秦家的兄弟能当窑里管事的,我们王家的兄弟混个差事都不行?说来说去,咱们都是没名分的。什么便宜好处,都是秦家的人得了去。”

  平儿听了,如此才知王熙凤心里的不满。人最怕的就是对比,怕不公平。凭什么秦钟能做大主管,王仁就连个小管事都当不了。

  平姑娘好生劝道:“那秦家兄弟是何模样,奶奶也是曾见过的。早些年也是混账,后来被教训了一顿才改了性子。不然大爷怎么会信得过他?王家大爷如今在亲戚家里没个好名声,说来都是他咎由自取,咱们就是想帮,也得适度适宜才好。”

  王熙凤冷哼着不说话。

  平儿又道:“现在连窑址都没建起来,如今说这个也还早着。奶奶这会儿跟大爷闹别扭,还不知道便宜了谁去?”

  俏平儿又好生劝了一通,终于是让王熙凤消了气。比起王仁能不能在窑厂混个小管事的差事,她更在意的是如今林府里的薛宝钗。

  这个薛家表妹,在王熙凤眼里,一直就不是一个能让人省心的。

  凤姐儿嘴硬地哼一声,道:“要你多嘴,她现在和林妹妹斗智斗勇,哪里需要我去操心。”

  平儿道:“奶奶自然是不用担心薛家的。有奶奶家的二叔父在,王家能给大爷的帮助自然是最多的。只是大爷向来没那势利眼,未必真会计较这些东西。”

  听到此言,王熙凤再次沉默了。良久,款款叹气一声,幽幽斜了平儿一眼。暗暗咬牙道:“家里总是他当家的,咱还能跟他置气不成。什么事情也只能是咱们把委屈往肚子里吞。把那丑簪子寻来,给我换一身行头罢。”

  轩中的贾蓉却也想着自己要不要退让一步,找个不碍事的差事给王仁先管着。只要不影响了水泥窑到底生产经营,王仁哪怕天天在那里混日子也是无所谓的。

  望着园中湖面,蓉哥儿轻轻叹气。

  这时,却瞧见了院子仪门处两个丫鬟引这一男子进来。

  蓉哥儿远远打量,那男子虽然有些眼熟,却未看清了完整面容。心中疑惑的很,这后院里怎么还有其他男子进来?

  对方却是忽然瞧见了轩里的蓉哥儿,连忙大喊:“蓉哥儿!”

  是贾蔷!

  这家伙怎么到江南来了?

  贾蓉揉了揉眼睛,再确定了一次。真是贾蔷,后面……

  还有雀儿这小丫头片子。

  只见着小雀儿见了蓉哥儿,一溜烟便跑了过来,径直闯进轩中,在贾蓉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便跳在了他的身上。

  “大爷,小雀儿好想你哟!”

  “……”

  蓉哥儿才转身过来,便对上了轩外凤姐儿那双似笑非笑,笑中略带冷意的眼睛。连忙催促。“快下来。”

  小雀儿嘻嘻笑着从贾蓉身上下来,道,“见到大爷无事,雀儿便放心了。”

  贾蓉见王熙凤与平儿款款进来了,才向雀儿询问。“你们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呆在奶奶身边伺候的吗?”

  小雀儿也发现了后面的凤姐儿与平儿,方想起自己的举动不合时宜。脸上略羞道:“奶奶心里记挂大爷,只是怀有身孕不宜远行,于是便送了信去庄上让蔷二爷送雀儿来江南一趟。”

  王熙凤款款走来,打量了小雀儿一眼。轻笑道:“才一两个月功夫没见着,小姑娘高挑不少,这一路过来定是辛苦了吧。”

  小雀儿乖乖对王熙凤唤了声奶奶,道:“不辛苦,能见着大爷便是再累也不觉辛苦。”

  王熙凤问:“你们奶奶可有让你带了话过来?”

  小雀儿如今也十四岁了,才短短两个月时间不见,便有极大变化。不过她那性子却是一直未改,盈盈笑道:“奶奶心里挂记江南,又怕二奶奶在这受委屈。还特意吩咐雀儿带话给大爷,让大爷多照顾着二奶奶了。”

  王熙凤听了,脸上笑容中透着半点尴尬。道:“你们奶奶倒是会做好人,她近来可好?”

  这也是贾蓉最想问的。可卿怀着身孕,心里多少总是会有担心。

  小雀儿道:“奶奶除了思念大爷,其他的倒也还好。虽偶有食欲不振,听御医说,那都是怀孕时的正常的表象。”

  几人正聊着,外面的蔷哥儿到了。

  “请二婶婶安。”

  王熙凤轻轻点了点脑袋,叫了贾蔷起来。问:“你也过来了,可去给林家老爷请过安了?”

  许久未见着蓉哥儿的贾蔷耳朵在听王熙凤的问话,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往蓉哥儿身上瞄。他回道:“给林家姑太爷请过安了,听姑太爷说蓉哥儿与琏二叔住这边,才同姑太爷告辞过来了。”

  贾蓉嗯了一声,笑道:“一路奔波,你倒也来得及时,快坐下说话。”

  金陵窑址的事情有了眉目,现在贾蔷又过来的了,一起都刚刚好。

  贾蔷瞧了轩里的小雀儿一眼,知自己不宜在着打搅。恋恋不舍地回拒道:“既然见着了蓉哥儿在,也不急这片刻。我先到二叔那请安去,等会再过来。”

  “如此也好。”贾蓉点头,让带路的林府丫鬟领贾蔷去琏二爷住的地方。

  等蔷哥儿离开了,雀儿才从怀里掏出一叠信来,道:“这些全是奶奶让雀儿带来的,奶奶所有要说的话,全在这些信里了。”

  王熙凤见状,只得无奈摇头。今儿是白白换了一身衣裳,白选了那簪子戴上了。

  款款道:“蓉大奶奶定然有不少话要对你说,咱与平儿也不在你这里打搅了。”

  贾蓉望着王熙凤的背影出神,那只簪子正是蓉哥儿在王熙凤两年前的生日时送出去的,原来这妮子一直随时带着。

  心里莫名一暖。

  晃过神来,见小雀儿怪异瞧着自己。可没好气哼一声:“还站着作甚,自己打水洗脸去。”

  小雀儿嬉笑一声,腾出空间来。

  贾蓉方才轻轻从取出秦可卿的信件。

  厚厚的一叠。

  款款打开,里面却无半个字。

  全是画。

  第一幅画的是一对男女的新婚成亲夜,喝多的新郎一副放荡样子的挑起新娘盖头。新郎一脸猥琐,新娘满脸羞意。

  第二幅画的是一个华服男子小心翼翼骑着马,生怕从马上摔下来。后面跟着一顶华丽的轿子,轿中的人儿偷偷掀起帘子的一角,偷偷打量前面骑马的男人。

  第三幅画的是一男一女携手走在园子里,男女都只有背影。

  第四幅画……

  第五幅画……

  …………

  最后一副是一个大肚子女人坐在窗前,望着窗外景色出神。在外面的,有一个模糊的男人影子,蓉哥儿能清楚地分辨出,那影子就是他自己。

  “这妮子……”贾蓉悄悄抹了抹眼角,干笑一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本大爷的作画绝技给偷学了去,还将本大爷画那般猥琐,这样的学生该严加教导。”

  旁边忽然冒出一个声音,笑道:“雀儿瞧得奶奶将大爷画得极像,特别是那脸上神情,近乎一模一样。”

  贾蓉狠狠瞪了小丫头一眼,小心翼翼将画叠好。

  雀儿道:“雀儿帮大爷将奶奶的信收好罢。”

  “……”

  小雀儿从蓉大爷手里接过信,好奇走进了房间。问道:“大爷房里怎只有一张床?今儿雀儿该睡哪儿?”

  “你陪平儿睡去。”

  “才不。奶奶吩咐过,要让雀儿将大爷照顾好了。”

  贾蓉没好气道:“让你留在奶奶身边照顾,你却跑江南来。这里没有你睡的地方,以后你都陪平儿睡一处。”

  小雀儿道:“换别人过来,大家都不放心。只能是雀儿过来,奶奶和敬太爷才能安心。”

  贾蓉一愣,疑惑看向小雀儿。见了房里轩外无人,才将门闭上。问:“太爷同你交代了什么?”

  雀儿道:“外面无人,大爷放心罢。太爷让雀儿给大爷传话,东西已经送北静郡王府上去了,如今北静王已经拿了送去漠北。还说大爷最近勿要回京,也不必担心府里情况。”

  最近勿要回京?

  看来神京又有事情发生了。

  贾蓉在心中的叹了一声,论聪明才智与大局观,他绝对比不上的贾敬。既然贾敬这么吩咐了,自然有他的道理。只是秦可卿还怀着身孕,他哪能的一直呆外面不会去啊。

  小雀儿道:“大爷也不用多想,雀儿听敬太爷话中意思,应该是最近两个月莫回去。”

  贾蓉暗暗摇头,最近两个月就算自己想回去,也未必能回去啊。盐课的事情才刚刚过去,河道的事情还没开始,还有金陵的窑厂。

  江南省的事多着了。

  难不成会是有一件什么事情牵扯进贾府的?甚至会让忠顺王特许自己回京一趟?

  想不通的事情,暂时就别去想。人最怕的就是突然之间去钻牛角尖。

  “谁在钻牛角尖?”王熙凤不满嗔一声,纤纤玉指顶着蓉哥儿脑袋。“还说你与那小丫鬟没关系,方才我过来时,那小蹄子瞧我眼神可怪着了。”

  “她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关系,往日在倚霞阁时还都是她在楼下把风了。”蓉哥儿揽着王熙凤的身子,目光停留在凤姐头上的簪子上。笑道:“你怎么还留着这玩意?”

  王熙凤酸溜溜道:“可怜见的,咱不留着它有什么办法?这些年人某人又没送过咱其他的玩意,只能将这东西从箱子底下翻出来带上。”

  “明儿便去扬州给你寻个宝贝来。”

  “才不好那些俗物,你给我一个活生生的宝贝便好。”王熙凤笑一声,一手探下去,紧抓着道:“你要给了那宝贝,金陵的事情我也不烦你了。等怀上我就回神京去养胎,让你和薛家小蹄子在金陵弄鬼。”

  “今儿才刚入夜,等夜深了,要多少送多少给你。”

  蓉哥儿灵机一动心中更是荡漾。王熙凤这妮子今天是特意打扮好了过来的,最衣裳也是选的两人第一次牵手的那套,可谓是用了心思了。

  就如初见时的惊艳,一身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高贵气质,让人可亲可敬。唯一不搭的便是她头上的簪子,将凤姐儿着如天仙似的人增添了几分人味。

  王熙凤轻轻哼道:“莫不是你同薛宝钗约好了不成?”

  “哪有的事情。”蓉哥儿道,“我这地方外面又没人伺候,这会儿天色尚早,万一过来人该如何?”

  凤姐儿红着脸哼道:“让你这混账每次都闹那么晚去,早上起来时又该没半点精神了。今儿早些……”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一见到王熙凤穿这身极其华丽富贵的衣裳,心中便忍不住微荡。再受挑拨,又听了她这话。

  贾蓉不等王熙凤话未说完,一双手便已经探去。

  王熙凤脸上涨得通红,好些日子未曾与蓉哥儿亲近,被这坏小子挑逗一下便有沾湿。又觉手中火热,竟生出握不全的感慨。

  待蓉哥儿双唇迫近,她早已是动情狼狈样子。

  王熙凤并膝而立,不由得慢慢屈身。蓉哥儿在她耳边轻笑一声,“黄昏尽美,我带凤儿在窗边赏景。”

  两人来到房间窗边,透着玻璃窗户看前面湖面。湖面上倒映着昏暗天色,还要那残存的淡淡金光。

  王熙凤娇躯绷紧,屏住呼吸,一颗心脏狂跳不已。因她见了湖岸对面的贾琏正朝这边走来,只觉充实的她悄悄勾下身子,提醒道:“贾……琏……正在……来……这边的……路上。”

  “关着门,咱们不出声,他便不知在里面。”蓉哥儿小声道。

  王熙凤秀眉拧紧,神情多番变化。一手扶着窗台取下头上簪子,不让这些东西晃出声音。

  不多时,贾琏果然到了轩中来。

  见旁边房门紧闭,问了一声:“蓉哥儿可在房里?”

  没听了回应。

  又见房中有灯火亮着,再敲了敲门。吓得贾蓉王熙凤两人屏气凝神,不敢喘息。

  良久,贾琏也未离去。

  房间里的蓉哥儿正皱眉时,只听了门外的贾琏叹气一声,在门外自言自语道:“今儿是二叔糊涂了,没想那些人竟生如此歹心……好在蓉哥儿未曾出事……”

  今天自己上错了马车和贾琏有关?

  上次两人说通了,应该没事了才对啊。

  蓉哥儿正疑惑着,又听了贾琏的声音传来。

  “其实,你与凤姐儿的关系,我心里也无他想。只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