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见外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304章:见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4章:见外

  蓉哥儿以前从没真正见过一个人癫狂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今儿见了宝玉,他终于知道了。那种目空一切的冲动与专注,哪怕宝玉已经进了房间,蓉哥儿还依旧觉得院子里留有宝玉身体里未来得及赶上的灵魂。

  太快了。

  正在指挥着清洁整理袭人与晴雯两人都没反应过来,只是待门关上后从紧闭的门缝里传出男声女声的嬉闹,让怡红院的这几个大丫鬟也忍不住脸红。

  宝玉是真的不见外。

  蓉哥儿如此想着,瞧着一众清洁的丫鬟还没回神,他轻轻咳一声道:“你们继续收拾着,我还有公干要办,待宝叔……他……忙完了,劳拖几位姑娘与宝叔说一声我不便当面告离暂且先回了。”

  晴雯率先回神,从她小琼鼻轻哼了声,亦扬起笑容道:“小蓉大爷公务繁忙,二爷自个又有事儿,倒是院里招待不周。我唤两个丫鬟送小蓉大爷回去罢。”

  “犯不上这麻烦了。”蓉哥儿忙摆手道。见了刚刚着一幕,他心里正尴尬着,只想一个人先跑。什么礼节,什么送行,在他看来都不必了。

  恰时,旁边麝月紧忙回道:“前番二爷交代的事儿,还未与小蓉大爷说清,正好我送小蓉大爷回了。路上也能说说事儿,倒不耽误。”

  蓉哥儿诧异看向麝月。宝玉还交代了什么事情给麝月吗?虽然极其疑惑,倒也没拒绝。毕竟刚还捧着麝月良心,感受她良心冷暖及大小,哪怕麝月找他提的不过分的小要求也是可以的。

  “也好。”贾蓉点点头。到底是在宝玉的院子里,又有不少的年轻丫鬟。蓉哥儿这个临客若是的没人陪同送出院去,反而不合理也不合礼了。

  他又匆匆扫了眼,只院中除袭人、晴雯、绮霰外,其他诸如紫绡、檀云、四儿、春燕等皆红脸藏着尴尬。

  其中四儿、紫绡等模样水秀的丫鬟脸上除尴尬外,还多些其他意味,若嗔如怨。

  哪里都有心思多的小丫鬟。

  蓉哥儿暗叹一声,当作听不着从门缝里传出的动静,只随着麝月离开怡红快绿的主楼。拐到红花绿叶小园间,蓉哥儿方才再听不到那边的动静。

  踏着怡红院曲径,他款款道:“劳谢姑娘相送。”

  麝月轻轻嗯了声,轻声答道:“是婢子本分。”

  蓉哥儿抬眉回头看她一眼,只见着麝月脸上的红晕已然消散不少,又回复了以往端庄。到底是怡红院里的大丫鬟,又受袭人调教,比其他丫鬟更稳重些。

  “姑娘方才说宝叔还有交代,指的是哪方面的事情?”

  “二爷倒未明说。婢子也是猜的,只拖这借口来送小蓉大爷,顺道想问小蓉大爷一些事儿。”

  蓉哥儿在曲径通幽处停驻,侧目瞧着麝月。讶然想着,这丫鬟真要向自己提要求?问道:“是什么样的事情?”

  只见麝月羞臊避开他目光,轻轻道:“咱们家二爷的如何能治的?小蓉大爷可清楚?”

  额?

  原来是问宝玉的病。

  宝玉的病如何能治,这个东西他也不知道。蓉大爷不是医生,更不是心理医生。这丫头真是会给他出难题,按照今天宝玉的表情,他已经能确定一点那就是宝玉对于某种画面有着强烈的渴望。

  他挑了挑眉毛,无奈道:“药能医病,不能医心。如今我也不晓得怎样才能助的宝叔了。等过几日,且让人送一剂药了你给宝叔熬上,瞧他吃过后可能好转?”

  “能医二爷的药?”

  “算是吧。”

  那种药,刺激的是人体的生理反应。哪怕在宝玉心理刺激不够的情况下,吃了药也能让他的小宝玉起变化。

  他曾听一个医生朋友说过,心理反应会很大程度上影响身体反应。

  只是这东西,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如果心理问题不根除,那样的药用过几次也就慢慢失消了。甚至还可能出现,明明身体难受着,宝玉心里却不太愿意去解泄压力。

  麝月幽幽无奈回道:“二爷最近脾气越来越大了,凡有不和二爷心意的不论大小事务,他都对丫鬟们打骂。以往怡红院还有婆子嬷嬷们管教能压得了二爷,现在李嬷嬷等人都失了势,花大姐又管不住二爷,晴雯……”

  看着麝月摇头,蓉哥儿耸了耸肩膀。宝玉房里的事情,他怎么好管。能劝得两句也算不错了,难不成还去找宝玉老子去?

  他现在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毕竟宝玉如今也成了可怜人。

  蓉哥儿问道:“将最近两月宝叔在院里行为说说,或能查得出他病根。抓住了病根,医治亦也便利了。”

  麝月又慢慢红了脸。回道:“起初因碧痕是伺候二爷洗沐的,两人本是极亲近。不知哪里开始,碧痕偶受二爷虐打,于是房里慢慢传出二爷那里不太中用了。二爷自己也慌了,忙下了禁口令,后来又寻花大姐、紫绡、秋纹等亲密。只是……”

  “只是一次比一次不中用?”蓉哥儿急忙问道。

  麝月羞着点了点头,答道:“也是她们几个找花大姐诉苦时,我无意间听到的。后来小蓉大爷来了一趟院里,那次二爷很开心。不知怎么以为全好,又拉着丫鬟亲密……”

  “唉……”

  “后来二爷将主意打到晴雯身上去,晴雯却不应二爷。还说什么二爷有胆便去找老太太将晴雯要了,那样她什么也都应着二爷。二爷哪里敢去找老太太,又缠了花大姐与秋纹等人一阵,最后又闹到佳蕙、四儿、檀云等丫鬟身上去。”

  麝月缓缓说着,又不时摇头。“今儿一早不知怎么地二爷突然兴奋大叫,清早时正好秋纹在服侍,便拉了秋纹去榻上。哪里想到,才没多久二爷便打骂赶着衣裳不整的秋纹出了房,还一脚踹秋纹磕了脑袋。”

  蓉哥儿静静听着,又问了一些细节。然而,他问得越多,心就越沉。到最后,蓉哥儿发觉宝玉的症结竟要追述到张红尘那里去。

  他懂了,完全明白了。

  也晓得了宝玉的心理变化过程,只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现在的宝玉要靠碧色刺激还能起势反应。

  “劳烦姑娘说了这么一通,当下也快出院子了,姑娘不必再送。院里还不知什么情况,姑娘比怡红院其他丫鬟更稳当,还需你过去主持了。”

  麝月被哄了这一言,诧异不知所措,只点着脑袋道:“婢子会贴心留意二爷情况。”

  谷/span蓉哥儿无声笑一下,摇头晃脑出了怡红院。

  宝玉啊,宝玉。唉……说来也全都是自己的过错,清虚观那次善后没处理好。更没想到宝玉后来还和张红尘打得火热,以至于慢慢让宝玉走偏。

  说来,蓉哥儿现在也多少能理解宝玉的心理。当初因为张红尘让宝玉在某些方面出现了认知错误,后来虽然慢慢调整,可受过刺激的宝玉心里情趣渐消。

  尽管宝玉想极力变回原来大爷样子,内心上却是源于对社会身份及贾政的原因。

  “我怎么有种负罪感。”蓉哥儿苦笑一声,自言自语道:“宝玉真正变成这样的关键节点,估计是那次晴雯无意中摔到我身上吧。他在看到自己揽着晴雯时,发现内心会激动其他地方也会反应,所以才导致现在一心追求这样的刺激。”

  “可能连其他方面的刺激都被他脑海主动屏蔽了,只有再见到类似上次晴雯、这次麝月时发生的事情,才能刺激他起那样的反应。”

  我他娘的都要成心理分析师。蓉哥儿自嘲着,也不知自己分析得对不对。又琢磨为什么早上自己拉小丫鬟手时宝玉没反应,这次抱上麝月,宝玉反应这么答。

  估计是因为晴雯麝月是宝玉的身边人、熟悉人、亲密人。

  以后可难办了。

  蓉哥儿长叹一声,决定以后没要事时绝对来来见宝玉了,省得宝玉的某种刺激属性一步步升级。

  接下几日,他躲去水利营田府。

  即便从水利营田府回来时,都要特意去忠顺王府里请安磨一下时间,等天色黑了才回宁府。

  这日一早突来阵大雨,倒打消了蓉大爷出城的意思。待雨过天晴,已是晌午。

  想着好些日子没去瞧自己的宝贝儿子了,换了没有熏香的衣裳的,又稍作收拾领着小雀儿往尤氏院子去。

  “真像他的老爷,才几个月大小竟知道讨要东西了,别人要占他的一点便得闹。”

  “孩子随爹也好。好好的哥儿要成了秦氏那样,将来府里反倒有得愁。”

  蓉哥儿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说着秦可卿的坏话。只是他却反驳不了,可卿太过和善显得可欺,在这种颇原始封闭的社会里,男孩子还是张扬一点有些棱角的好。

  至少别人不敢欺,更不易欺。

  蓉哥儿摆手阻止了尤氏院里丫鬟打帘通报,挂上一嘴的假笑过去,大声道:“是哪个当着太太面挑拨了?”

  房里正逗着孩子两人一愣,李纨听清了蓉哥儿声音,脸上稍有愠色。没好气道:“偏你是狼心狗肺的,我夸着孩子,反你在这里挑拨。”

  蓉哥儿一只脚迈进房,看着李纨冷脸,一时间没想起自己是如何得罪了这妮子。讪讪笑着,忙道:“原来是婶子在这里,婶子自然不会是挑拨的人。”

  尤氏好奇瞧了眼蓉哥儿与李氏,这两人今儿的表现对她来说太怪异了,以前从没见过。只是看着李纨还冷着脸,尤氏亦瞪蓉哥儿一下。哼道:“你家婶子不会是挑拨的人,那么蓉儿口中说的挑拨人便是指我了?”

  “咳咳……”蓉哥儿忙摆手,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是怎么了。讨好着笑道:“太太与婶子都不是挑拨人,方才一定是哪个没见识的丫鬟说的。”

  旁边银蝶、素云二人脸色骤变。银蝶敛笑低头不敢出声,挑拨主子们关系的事情她可当不起,哪怕是玩笑话她也不敢认。

  倒是素云瞧了自家奶奶脸色,又看蓉大爷讨好样子,忙道:“都是婢子不识体,小蓉大爷要罚便罚我罢。”

  蓉哥儿也没想着自己一句玩笑,会惹出这样动静。倒是瞧得素云神色间所有示,嘿嘿笑道:“你们还当着了,就是可卿听了哥儿像我不像她,她也是开心的。婶子今儿怎么得空过来?”

  李纨款款道:“咱们这样做清闲奶奶的,哪里比得了蓉哥儿这样的达官事多。人闲了,自然要到处走走。我不止今儿来了你们家串门,早前连着几天都在你家太太院里蹭的晚饭。”

  珠大奶奶什么时候得了琏二奶奶的病?

  话里话外感觉阴阳怪气的。

  蓉哥儿暗暗朝素云看去,素云亦是一脸爱莫能助的样子。显然珠大奶奶今儿是带着气,这种气的源头还是出在蓉大爷身上的。

  我什么时候得罪了她?蓉哥儿用自己脑袋瓜子快速想了想,好像有十多天的时间没去稻香村了吧。

  连稻香村都没去,更是没见着过李纨,想得罪也没机会啊。

  她怎么会这副样子了?

  女人啊!

  蓉哥儿正想着怎么回,无意间却瞧得尤氏脸上那怪异神情。心里莫名的一紧,宫裁啊宫裁,你表现得这么明显,是生怕尤氏瞧不出咱们的关系吗?

  贾蓉尴尬对尤氏笑了声,才接李纨的话道:“婶子常来府里走动也好,太太有婶子陪着,院里也热闹了不少。”

  尤氏皮笑肉不笑看着他。

  李纨道:“你们喜欢热闹,我却不怎么喜欢。热闹过头了便觉得烦躁,这会儿你过来热闹,咱也该回去歇息养静了。”

  这妮子是一点面子不给啊。蓉哥儿看着李纨唤着素云离开,他错愕立在那里。等珠大奶奶走了,方才与尤氏笑道:“小儿劳烦太太照顾,他近几日可还乖巧?”

  尤氏瞪他一眼,不紧不慢道:“几个月大的小子能懂什么乖巧。倒是你的大婶婶常来教他叫爹喊娘,这会子就讲得出爹妈两字了。”

  “让我抱抱?”

  “你把我客人气走了,还想抱我孙子,哪来的道理。该上哪里,上哪里去。”

  尤氏抱着大哥儿头也不抬。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