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稻香村里答李纨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297章:稻香村里答李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7章:稻香村里答李纨

  摇扇确实是个乏味又辛苦的活,本就犯困的蓉哥儿摇着摇着,不知怎么进了梦想。

  还是贵妃榻上的忠顺王妃感觉不适,猛然清醒才瞧着这混账站着竟也睡着了。王妃娘娘哼了一声,本想踹他一脚,却也瞧着他脸上憔悴样子,没忍心下脚。

  王妃娘娘轻哼着唤了佳怡进来,又问了贾蓉是否有其他公务繁忙。

  佳怡小声回道:“十三爷命爵爷著书,其他事务倒未听说。只晓得前两日江浙总督孙鹤亭曾到宁国府上坐了半日,后来便有了爵爷入宫请罪一事。”

  王妃娘娘瞥蓉哥儿一眼,既然公务并不繁杂还如何没精神,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暗骂一声混账玩意,踢脚踹去。

  蓉哥儿猛然惊醒,只见着娘娘双目有怒,讪讪笑道:“娘娘有何吩咐?”

  “无事,昨儿一夜未眠,腿儿有些不自在。”

  嗯?

  蓉哥儿狐疑看着娘娘,瞧她神情也不似作假。又早从女官佳怡那得知昨夜世子突发重疾,倒如此听了便信了。

  呵呵答道:“娘娘多歇息保证身子才是。”

  “当天底下的人全同你一样?”忠顺王妃撑在贵妃榻上,没好气道:“昨儿府里的事操心一夜,临了还听你在宫里不规矩,没一个能省心的。”

  蓉哥儿挠挠头。王妃娘娘是操心一夜,自己则是操心没有心了一夜。大家是一夜没睡,都累皆困,其实也差不多。

  忠顺王妃见他不当一回事,又哼道:“莫仗着昔日功劳便以为皇帝舍不得动你,也莫以为你受仙人指点,皇帝就得高看你。宫里这会儿不愿动你,是觉得你还有使用的价值,再者这时间还不到大刀阔斧的时候。”

  “额……”

  贾蓉自然知道王妃娘奶说得对,因而也没反驳,只腆着脸笑道:“劳娘娘操心。”

  “当我想管你?”忠顺王妃款款道,“十三爷离京时特叫我好好看着你,莫让你惹事。你不好好在府里编撰农书,搅合那些事情去作甚?”

  “……”贾蓉心道贾家自有苦衷啊,这会儿还不做一点事情,将来等被皇帝问责那性质就不同了。

  忠顺王妃见蓉哥儿只再那嗯嗯应下,半天也没回出一句话来,心里更恼。又瞧着他脸上倦色,哼道:“素日在府多做公干,少沉迷温柔。离你家那些姑姑婶婶远些,等你作坏了身子,还要让可儿跟着受罪不成?”

  贾蓉终是面色变化,尴尬道:“娘娘错看咱了,我正经的很,一心为公。即便在府也同在衙门一般,绝不被半点儿女私情拖累了公事。”

  “你府里情况我又岂会不知。”王妃娘娘娘冷笑道,“可儿是一心护你为你着想,不然我早到你们府上去,将那些没名没份的人全赶了。你自个规矩才行,十三爷又能护你多久?还等着你为百姓做几件实事了。”

  贾蓉猛然一惊,忙问道:“可是王爷从漠西来了书信?”

  王妃娘娘淡淡瞧了一下佳怡,只见女官款款退出房间,再将门带上。

  娘娘轻缓道:“是来了信件,西北局势比预想的要严重。准格尔得西洋利器,一时难退,王爷身上又有旧疾只能提前回京了。”

  贾蓉莫声不语。西北气候恶劣,中原人过去大多不服天气。加之兵器落后,虽有人力优势,却也不好打。

  娘娘道:“十三爷的信里提起过你,要你好生营田,急著农书。哪料得你在府里日夜糜糜,竟将公事公干全抛在了脑后。”

  “天大的冤枉。”贾蓉高声唤道,“小子一心忙事,只昨儿想着媳妇在府管家多劳累,才致使今儿小子精神稍萎靡。”

  忠顺王妃哪里信他的鬼话,冷声道:“是么?我得明日召可儿来府里问问,她这做奶奶的也太不知事了,是要把家里爷们给害亏不成?”

  额……

  话题有点敏感了。蓉哥儿心里暗道:自己怎么可能会亏,只不过是睡眠不足,休息半日就好了。

  又见娘娘冷笑着,讪讪求道:“娘娘好心,哪里要去问可儿。她心思敏感,被娘娘问上一句,得在心里琢磨好几天。小子日后守着些便是,多花心思在公事上便是。”

  娘娘脸上冷意却未消,哼道:“你自己能守得住心思?可儿又是好顺从的。依我瞧,该让佳怡到你们府上去守着,瞧你每日在哪里度夜。反正你与她也是旧相识了,连来府路上还能互语沟通。”

  蓉哥儿一愣,这会总算是明白了今儿娘娘发怒的原因。

  原来忠顺王妃一早就看出了自己找了女官佳怡打听,又被王妃娘娘看见满脸倦意,可谓是一怒添一怒、不满的很。难怪娘娘今儿一改以往,竟直接将自己晾了这么久。

  唉……倒是害了女官佳怡。

  蓉哥儿幽幽想着。又回道:“娘娘是可儿娘亲,也是小子的亲岳母太太。小子哪里敢哄娘娘半句假话?佳怡姑姑在娘娘身边待了许多年,娘娘也用惯了,姑姑照顾起娘娘来也比其他的侍女要顺心。”

  “嘿?”忠顺王妃从榻上坐起,怪色道:“你倒会与她说好话。”

  蓉哥儿瞧着娘娘估摸是靠着凉榻麻了腿,又想着讨好,忙蹲下身子搀扶,道:“小子实话实说罢。”

  “无礼,放肆。”

  突听着忠顺王妃喝声,蓉哥儿稍愣。双手抡着拳停在空中,才应该过来这是忠顺王妃,不是王熙凤。自己怎么就忍不住给她去敲腿了。

  蓉哥儿眼珠子一转,忙道:“娘娘昨夜未眠,今儿又久坐长卧,如今腿上经脉不痛。小子是为娘娘疏经活血。”

  忠顺王妃顿一下,瞧着蓉哥儿满脸真诚模样,舒一口气道:“知你好心,今儿就不必了。你早些回去歇息罢,莫辜负了十三爷一片苦心。”

  听了如此,贾蓉是恨不得立马逃离这里。不过,还是起身道:“娘娘亦好生歇息,可儿虽只是娘娘的干女儿,可儿也时时惦挂娘娘安康。”

  “她有心了。”

  等听了忠顺王妃如此说起,贾蓉才装模做样行了礼,由女官佳怡带出王府园子。再谢了佳怡,才折回宁国府去。

  心里却感慨着:好险,差点就犯大错了。

  其实自己真没有别的歪心思,只是想事去了,一时忘了这里是男女大防的封建社会。捶捶腿、摁摁脚能有什么关系了,真是的。

  蓉哥儿回了府里,终于能歇上一会。美美的睡了一觉,起来已是后晌。

  听了丫鬟说起,他才知道期间大观园里有两家的丫鬟来找过,只是全被蓉大奶奶推了。

  “是哪两家的?”

  “晌午时,怡红院的秋纹姑娘来过。后晌时,稻香村的碧月姑娘来过。”

  宝玉和李纨?

  蓉哥儿一时还真想不出什么,这两人找自己作甚。

  “可有说是因为什么事情?”寻常的小时,贾蓉可不想过去。特别是怡红院宝玉那里的小事,躲还躲不及,怎么会想管。

  丫鬟回道:“秋纹姑娘没说清,只讲宝二爷请大爷往怡红院去。碧月姑娘倒是说了,珠大奶奶帮着大爷在编书遇上了不懂的地方,要大爷过去指点说明。”

  “额……这确实是要紧的,怎么不将我叫醒?”

  丫鬟哪里回得出来,她也是听蓉大奶奶的吩咐,不让别人过来打搅。她甚至还省略了后院尤老娘也来找过,只是尤老娘被蓉大奶奶给堵了回去。

  当然,就算说尤老娘的事情,蓉哥儿也顶多随意问一嘴,管是必定不会管的。

  亲戚家的事儿,通常也是先通过家里太太、奶奶等内宅管事的拿主意,太太奶奶拿不下主意的才会传到蓉哥儿这里来。

  不然,偌大个贾家诸多的亲戚,蓉哥儿每天被这些事都要烦死去。

  贾蓉在丫鬟服侍下换了衣裳,心里想着农书的事情要紧,急忙打大观园里稻香村去。进了大园子里,又怕在怡红院那边遇上宝玉房里的人,还绕旁边道过去不走怡红院边上。

  快近稻香村时,转过山怀中,蓉哥儿隐隐看着那边一带黄泥筑就矮墙,墙头皆用稻茎掩护。

  有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里面数楹茅屋。外面却是桑、榆、槿、柘、各色树稚新条,随其曲折,编就两溜青篱。篱外山坡之下,有一土井,旁有桔槔辘轳之属。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

  期间又有几块水稻田地,稻穗才出,是绿油油的一片。

  穿过稻田,终到农舍之外。

  有做事的丫鬟唤道:“小蓉大爷来了?”

  李纨房里的丫鬟不多,他能叫出名字的也就一个素云、一个碧月。其他做事的小丫鬟,他是一个也不认得。只点了点头,问了珠大奶奶在哪忙。

  精修的农舍倒先走出一个丫鬟来迎接,正是碧月。她笑道:“才说今儿恐怕小蓉大爷不会过来了,正巧这会竟来了。奶奶还准备去西边陪老太太吃晚宴了。”

  来的这个点确实不太巧,蓉哥儿也觉自己肚子咕咕作响,今天睡了一觉还没吃什么东西了。他道:“既然婶子要去西边陪宴,我明儿再来。”

  碧月笑道:“小蓉大爷既然来了,咱们也不便过去了。只是寻常晚宴,有太太们作陪,倒也够了。奶奶听小蓉大爷过来,已经在偏舍等着了,大爷快进来罢。”

  贾蓉细细打量了这依山伴水的农舍,倒也别致。又不免想起王熙凤的话,这珠大奶奶果真是两府里最富的奶奶。

  农舍虽不如其他地方气派,单这瓜果蔬菜并一大片水稻田,就是其他人拍马也不及。

  蓉哥儿嘿嘿笑着,随着碧月过去,又问:“这外面的菜田也是你们在打理?”

  碧月回道:“咱们哪打理得好,也是园子里婆子们在打理着。倒是奶奶以前偶尔操心,近来奶奶又忙着看稻田了,菜田也没心思管了。”

  蓉哥儿哦了一声,回头望一眼。外面这一亩多胭脂御米田确实打理得好,显然是用心了。

  碧月在前领路道:“小蓉大爷,这边走。”

  他随着丫鬟穿过前面几间农房,才见着后面还有一大院子。又拐了两拐,走到临山林的一间屋子。碧月道:“小蓉大爷进去罢,奶奶在里面正瞧着书,我便不在这打搅了。”

  蓉哥儿进门便看着了端坐案边的珠大奶奶李纨,她似乎没听见声音般沉迷看着手中的书本。蓉哥儿轻唤了声:“婶子?”

  只瞧着李纨背影一僵,却不见她回头。贾蓉亦不在意,随心打量着这间书房。显然这房间是才收拾出来没多久的,位置虽然僻静却不适放书的地方。

  房里书册也不多,除了《列女传》、《孝经集注》并唐太宗时长孙皇后所著《女则》等,其他多是古今诗词集注,还有一部分书封崭新的农书等。

  李纨所在长案如丛绿堂书房一般,案靠长窗。这边的窗外是一山脚斜坡,坡上种满了竹子。竹林中还有一两株大叶枫树,贾蓉进房前就看到枫树遮天蔽日将此房完全笼罩于树荫之下。

  以他这样小心翼翼的性子来说,这样的房间实在不易做书房。一来,山脚临林多潮湿,二来,房顶枫树硕大。

  万一哪天打雷劈了,掉下的树干非得砸了这屋子不成。

  贾蓉这两年,其实挺怕打雷的。

  蓉哥儿走近李纨身后,只瞧着她一手执笔,一手捧书。手里的书应是他交给李纨的,桌案上也打开着一册,李纨似在抄录。

  他就这样看着,也不作声。李纨也盯着手里的书,手中的笔墨却染杂了长案。蓉哥儿还留心到,珠大奶奶一边的耳朵竟是红的,而且有愈来愈红的趋势,甚至蔓延到了她细腻白嫩的脖子。

  这样,他哪里还不懂。只怕珠大奶奶今儿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嬉笑调戏道:“宫裁哪出不解?”

  李纨轻咳一声,似乎才听到蓉哥儿声音般诧异回头,道:“蓉哥儿来了?”

  “来一会了。”

  “……”李宫裁又似没听着般,只脸色稍动,捧书凑来道:“瞧这里……”

  请知悉本网:https://www.chenyuan9.com。尘缘小说网手机版:https://m.chenyuan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