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蓉儿快进来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345章:蓉儿快进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5章:蓉儿快进来

  贾蓉登楼上奉第一碗元宵,虽然只有三五个,圆滚滚地元宵却占了整个碗儿。到了门前,手上奉着的一碗才由蓉大奶奶接去,一路相传终至老太太贾母面前。

  元宵夜里食元宵,食的是传统与好寓意。

  偏得这夜,除了家里实在揭不开锅的,其余人家不论富贵所食元宵全无太大区别。多是以黑芝麻、豆沙等做馅。

  远在南省的段浪,今夜吃的却是小拇指大小的小汤圆。这种小汤圆里面无馅,配上一勺糯酒,倒也是可口好食。

  只是段浪此刻手中的碗里,清水弯弯浮着不少小汤圆,里面既无增味配料也无糯酒。段浪每次一口,便要喝上一大口清汤送下。不然,寡淡无味的小汤圆实在难下咽。

  “正月好时节,却辛苦大人在这偏僻地方受苦,小……”

  段浪摆手挥停,道:“再有四五十天,江南早稻便要育苗,时间不等人。其他豪族地绅的田地已经修好了水渠,这些苦寒偏僻的山地也要加快进度通水。多一片田灌溉,来年就少一村人饿肚子。”

  另一人回道:“素来是富者占富地,贫者耕贫地;富者本该更富,贫者亦该愈贫。神京城的那位竟要改贫地做富地,只怕咱们前脚才给贫地通了水,后脚这些地就被乡绅们夺了。反倒是好心办了坏事,咱们欠下的水泥钱,以后哪里能还得上。”

  段浪皱着眉头放下碗,道:“谁夺了地,谁就代还银子。此事大爷早有计算,只要他们不卖地,这些水泥就当是低价买来的。只要开出的新地够多,又有水利灌溉,粮食必然增多。”

  那人又道:“那位大爷是图个什么劳子,白花花的银子都不赚,天物水泥就这般半送半卖给了荒凉地的老农修渠。随便换一个大族里,不知要赚多少。还害咱们也跟着受累。”

  段浪瞥他一眼,款款道:“你若不想呆这,尽管回县城去,本官也没强求你留下。”

  “小的只是为大人抱不平罢。哪个作县太爷的不是银子哗啦啦的进腰包,大人来这里多久,身上的衣裳都烂好几个大洞也没得钱换新衣。”

  “大爷的大志,岂是你能懂的。你要能懂,也就不是盱眙县里一个小吏了。按大爷的话说,这叫慈善帮扶。那边送来水泥,地方的老农卖力。只要修好了水渠,原来不得见水的贫地,就变成了可耕种稻谷的好地。”

  “大人到底是那家里出来的,才有这般能便宜买来水泥。”

  听着这话,段浪却不以为然。便宜买来水泥算什么,只要盱眙县来年田亩、粮食、税收都大涨,那位大爷还会送水泥方子与水泥窑修建法子来。

  有了这两个东西在地方做官,简直就是拿到了一柄天剑。

  段浪的天剑还需努力,可圣教白夫人头顶悬着的利剑,却随时都要坠下。

  “他一点也不担心吗?”平安州城里某个二进院子,白夫人望着夜空高挂的明亮圆月。

  “那人胆子素来极大。”李羡梅回道。

  “略施小计便让咱们圣教在平安州二十年努力白费了。”白夫人成名已二十年,但看上去直如三十许人,樱唇星目,眉枝如画,虽然身前略平,但衣缕飘扬中,仍能看出腰肢细软,体态动人。

  她自嘲地笑了一声,道:“我还挺想见一见他。”

  李羡梅似乎想起什么令人恐惧的经历,身子猛然一颤,回道:“这样的人还是不见的好。”

  白夫人体态轻转,回头过来瞧向羡梅。伸出纤纤玉手,抚上羡梅的脸蛋。多么紧致的肌肤,多么年轻漂亮的人儿。

  “你在怕什么?”白夫人紧紧盯着她,似乎想到什么又轻轻一叹。问道:“那丫头这会儿在做什么?”

  “妹子自己做了几个祈天灯,这会正在后面放灯,期望这些天灯能将她的心思带回京城去。”

  白夫人愣了愣。这丫头真被那人给迷住了。

  被那人迷住的,又何止这一个。

  蓉哥儿才献了元宵,房里几双眼睛却忍不住地往外面瞄去。老太太吃过元宵,终太太、奶奶、姑娘也吃了个暖。房里稍稍热闹一阵,便到夜班三更。

  贾母道:“怪道寒浸浸的起来。”

  早有众丫鬟拿了添换的衣裳送来。王夫人起身陪笑说道:“老太太不如挪进暖阁里地炕上,倒也罢了。这二位亲戚也不是外人,我们陪着就是了。”

  贾母笑道:“既这样说,不如大家都挪进去,岂不暖和?”

  王夫人道:“恐里头坐不下。”

  贾母道:“如今也不用这些桌子,只用两三张并起来,大家坐在一处挤着,又亲热又暖和。”

  众人起了席,媳妇们忙撤去残席,进暖阁里面直顺并了三张大桌,又添换了果馔摆好。贾母让薛李正面上坐,自己西向坐了,叫宝琴、黛玉、湘云三人皆紧依左右坐下,向宝玉说:“你挨着你太太。”

  于是邢夫人王夫人之中夹着宝玉。宝钗等姐妹在西边,挨次下去,便是娄氏带着贾菌、尤氏李纨夹着贾兰,下面横头是贾蓉媳妇可卿。

  贾母又吩咐贾琏将族里家中的爷们亲戚都送回,却独留了贾蓉,只道:“虽然这些人取乐,必得重孙一对双全的在席上才好。蓉儿这可全了。蓉儿,和你媳妇坐在一处,倒也团圆了。”

  暖阁不大,此时房里乌泱泱挤着坐满了人。婆子丫鬟也只留个几个紧要的伺候,其他的全在外头候着。蓉大爷才进门,都不知该不该过去坐。

  只瞧着可卿坐的横座虽有一空,另一边紧挨着的却是宝钗。

  太挤了。

  正面上头坐着的则是李婶、薛姨妈,他能看得出此刻薛姨妈虽然在与老太太谈笑,眼睛却止不住的往他身上扫。

  薛姨妈想多了,自己再混账也不可能在这样场合里对宝钗做什么呀。老太太与邢王两位夫人,还有那么多小姑姑在场了。

  不过,可卿旁边坐着的李纨似乎脸色也有点怪。

  “蓉儿快做进来,还愣着作什么。”老太太呼召唤一声。

  蓉哥儿方讪讪挤进座去,方才发觉今夜暖阁里座位安排颇耐人寻味。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