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夜话郡王妃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367章:夜话郡王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7章:夜话郡王妃

  忠顺王府。

  老內监听了段玉、周长史二人的话,脸色大变,终于想到了一件比痘疫更可怕的事情。提袍急步闯回房间,跑到病榻上的忠顺王跟前,略避忠顺王妃小声给忠顺王禀告。

  王妃娘娘蹙眉不解,到底是什么事儿竟然还不能让她知了。

  偏偏老內监的声音极小,隐约间她只听得断断续续几字。

  “……养虎……衔玉之人……真假……当诛……”

  才听了这么几字,王妃娘娘便说的是机密事。再瞧十三爷脸色阴晴不定,娘娘款款起身同十三爷告退,带着身边侍女丫鬟离开了房间。

  到了门口,只瞧前院在夜色寒风里跪着两人。

  王府二等侍卫段玉、王府长史周泉。

  上下打量一眼才领着身后众人回了王府内院。路上,娘娘不经意的提起。“近日可知玉侍卫、周长史二人在忙什么?临夜了还要坏本宫的心情。”

  女官佳怡回道:“也不知忙什么,只晓得那天蓉爵爷来了之后,十三爷召见了他们二人。玉侍卫连夜带了人马出去,翌日一早长史大人也召了不少王府官员走了。连着这几日,都没听说他们回来了。”

  王妃娘娘目光下斜,不满道:“能是多要紧的事儿,必须得十三爷来总理不成?御医们早说了十三爷再经不得操劳,偏他们还拿这些事儿麻烦他。”

  女官佳怡不敢搭话,默默搀着娘娘进了寝宫。

  娘娘才坐下不久,幽幽叹道:“突然想我那干女儿了。前些日子王府事儿多,倒是忘了她家大哥儿周岁了。可晓得那孩子抓了个什么?”

  女官佳怡笑道:“说来这事,蓉爵爷还闹出个笑话,被他们家的太太夫人们好一顿数落了。”

  “哦?”

  “婢子也是听外头人传的。说宁国府在抓周当日挑了好些东西,不仅儒、释、道三家典籍,还有笔、墨、纸、砚、算盘、钱币、帐册、印章、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等。偏蓉爵爷还嫌少了东西,又挑了刀剑,还做了柄木制火枪玩具摆上。”

  “刀剑、火枪?”王妃娘娘轻轻咦了一声。

  “不可是嘛。家里人也劝爵爷,偏他说其余的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玩意,真男人就该玩枪。”

  “枪有什么好的。”

  “蓉爵爷是真想让大哥儿玩枪了。本是坐着让哥儿自个爬的,偏他在一旁捣乱引着孩儿往火枪、刀剑走。”

  “这混账,岂不乱了规矩。”

  “娘娘还不知道爵爷素来是个没规矩的吗?宁国府的奶奶们瞧着也无办法,最后听闻还是那西府的琏二奶奶将他赶出了房间。”

  “后来抓了什么?”忠顺王妃好奇问道。

  “抓周没了蓉爵爷的捣乱,哥儿一次抓了两个东西。一本经书,一个印章。偏蓉爵爷进去看见之后气得牙痒痒,还说出什么‘完了,完了,咱们要出个书呆子官迷。’之类的话。还揶揄了一把当朝大司马贾大人,说‘这小家伙要成了第二个贾司马,早知道当初就该’……”

  “该什么?”

  “后面的话不雅,只恐污了娘娘耳朵。”

  “能有什么不雅,只管说来。”

  佳怡犹豫片刻后低声说道:“爵爷说早知道当初就该射墙上。”

  “……”王妃娘娘听了一愣,随后脸色幽幽红了。骂道:“这个混账玩意,上次他来时该抓着打他一顿板子。”

  佳怡忙道:“这事也不知真假,只是京里都这么传。”

  忠顺王妃听了,思忖片刻。款款道:“做个书生也好。挑些王府藏书给宁国府大哥儿送去,往后让他好好读书,做个一辈子的书生。”

  话音才落,四周鸦雀无声。

  女官佳怡疑惑看着娘娘,等待后面的口谕,却未等着。

  恰时。外面一小太监急忙赶来,道:“王爷在殿中大怒,勒令董公公回庄上养老了。”

  忠顺王妃听了,突松一口气。吩咐道:“藏书明儿再给宁国府送去,随本宫回殿。”

  今儿的忠顺王府注定不会太安宁。

  而此时,宁国府的丛绿堂里,一样不太安宁。

  蓉大爷对忠顺王府今夜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面对着北静郡王妃的提问,讪讪回道:“一个社会必须有规矩。然而规矩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公平,总会损害一部分人的权利。姑姑尚且还能从王府来贾家做客小住,外面的女性却是连自己的家门也不出了。”

  “这种规矩存在的目的是什么?”郡王妃反问道:“就像这名贵的茶,只有用特定的水,特别的水温、特定的泡法才能品味到它真正的美味。若是没有那特定的水了?就像蓉哥儿这般,加入鲜乳与糖,味道也是极好的。”

  “女人难道就必须守在闺房里相夫教子,穿针刺绣?”郡王妃静静瞧着蓉哥儿,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蓉哥儿被她的眼神盯得有点发毛。小声回道:“素来是男主外、女主内。女人在家,亦不是只有相夫教子、穿针刺绣。”

  “为什么女人就不能大摇大摆上街,为什么不能想去哪去哪?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命题,蓉哥儿自觉回不出来。讪讪说道:“也许两百年后,女人也能像男人一样自由。甚至两百多年以后,在许多时间男人还得讨好女人。”

  “两百年……我瞧不着。”郡王妃顿一下,问道:“你如何肯定千年不变的事在两百年以后的会变。”

  因为两百年后,整个世界都会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将波及所有的大国。

  “姑姑难道未听说我曾在天上呆过?”

  “天上?”

  “天上,人人平等。那里无奴无婢,个人私权至高无上。”

  “妖言惑众。”郡王妃瞧见旁边侍女听了蓉哥儿的话眼神都放光了,忍不住轻骂一句。

  “……”

  蓉哥儿腹议着这位郡王妃还不是一样,既想拥有封建社会上层的权利和特权,又不想被封建制度圈养在闺房里。

  听得郡王妃幽幽叹气。“若真如此,倒也不差。”

  倒让他好个意外。

  再听郡王妃道:“记得丛绿堂里有不少好酒,给蓉哥儿温酒上来。今夜细说天上见闻。”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