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忠顺王来了_红楼蓉大爷
尘缘小说网 > 红楼蓉大爷 > 第64章:忠顺王来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章:忠顺王来了

  “原来凤姐儿口中的朝中大事,就是这个。”蓉哥儿听了传闻,与赖升吩咐下去,“宁国府禁止任何人讨论两位老亲王之殇,如有犯者,逐出府去。”

  赖升道:“如今整个神京都被轰动了,不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官绅世家,没有一个不在议论的。大家都在传是当今……”

  “知道外面传得厉害,我们府里更不能瞎传。朝廷已经颁下示来,勇忠亲王、义忠亲王皆是病死。”蓉哥儿哼道,“你若治不了府里的谣言,那么我就治你这个总管。”

  赖升觉得自己任总管以来,从没现在这般累过。只得点头应下,只是他心里却也与外面的人一样好奇。义忠亲王、勇忠亲王两位千岁真的都是病死吗?

  一个死在九月初七,一个呕病卒于九月初八,未免太巧合了一点。

  可赖升也只敢瞎想不敢瞎说,只能听蓉大爷示下不许府里讨论此事。

  蓉哥儿却在琢磨着,义忠亲王党大势已去,世子殿下也被流放热河,年幼的郡主也被带入宫中抚养。但愿这些残党不要再生事端才好,免得波及到了贾府。

  不久,有小厮来报忠顺王府来人了。

  蓉哥儿心里轻叹。这个时间来得也巧,也不知义忠亲王派的几家会如何看待贾家。来的是忠顺王府的长史,这人见了蓉哥儿倒也客气。

  “我家王爷有请小爵爷。”

  蓉大爷让赖升拿了些银子送上,问道:“千岁殿下可有透露是何事?”

  长史不露痕迹的收了钱,怪笑道:“上个月王府买了不少天物回去,在潮河附近修了一处小水坝,要找小爵爷过去帮忙了。”

  蓉哥儿斜着眼看了这长史一眼。好家伙,忠顺王要找自己帮忙,这货还敢收自己的钱?这野狗肏的,胆子是真的大。

  心里却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莫不是水泥出了问题,不然忠顺王请自己去帮忙,这个王府张长史虽然表面客气,却不仅收了钱还怪笑?

  到了忠顺王府的庄园里,蓉哥儿才见到忠顺王,只是看他面色不大好,也像是病了。只是瞧了蓉哥儿过来,脸上才露出一丝喜色,道:“你可算来了,快随我走。”

  忠顺王火急火燎地拉着蓉哥儿往外走,让他一头雾水。

  被一个大男人拉着手算什么事儿,要不是碍于忠顺王的身份,蓉大爷真想甩开这家伙。只道:“王爷何故心急,可是遇上什么难事了?”

  忠顺王边走边道:“这些日子王府的工匠以及工部的官员都测试了,你们贾家所产水泥灰确有其用。”

  “十三爷请小子过来是?”

  “出现问题了。”忠顺王哼道,“你上次所说水泥灰可以建坝修渠,王府修了水渠确实牢固,可建坝时出了问题。”

  这……

  忠顺王可是贾家的第一个大客户,如果这种不好的消息被传了出去,以后还有谁来买水泥。更关键的是,自己曾经在皇帝面前夸下过海口。蓉哥儿心里也慌了,难不成是贾蔷他们把西贝货卖给了王府?

  蓉哥儿这会心急起来,反催促着忠顺王走快些。

  忠顺王骂道:“本王脚上有伤。”

  蓉哥儿才不管他,现在可是出现售后问题了,只唤着王府长史快给千岁备车备轿。

  “本王没那么金贵。”忠顺王哼了声。

  修建的水坝就在庄园边上,其实不远。王府庄园位于神京潮河附近,其中有一条小河流正好从庄园前迳流而过。

  王府就是在该小河上修的水坝。

  贾蓉才到现场,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几处断坝停下河里,还有石头随时要从断坝上落下。

  “你看看,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能建筑水坝?才让上游放了水,没两天就被冲散了。若是信了你的,用你们家的天物在外修了大坝,还不得连累周遭百姓?”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

  蓉哥儿来到河边连着的断坝前,用手一掰,竟然直接掰下一块石头来。怎么可能会这样?拿捏着手里的混泥土碎片,使劲一捏,粉了。

  这……要么是水泥灰出了问题,要么就是……

  贾蓉问道:“此处修坝,是何人主导?”

  “此等关乎百姓之事,自然是本王亲自督建。这坝才修成没几日便成了这样,你可知自己是何罪名?”忠顺王咬牙切齿道,“若是报到皇兄那里去,可试想你的后果。”

  贾蓉听了也被吓了一跳,心里却不服。水泥用料配比很有可能被人给偷改了,道:“王爷还是好好查一查王府的工匠有没有偷工减料罢,依我看这处堤坝被水冲了,应是有人擅自改了用料比例。”

  “本王亲自督建何人敢擅改?”忠顺王哼道。

  天底下阳奉阴违的事情多了,偷工减料的人更多。别说亲自督建,哪怕就算有人在面前守着,下面的人也敢偷奸耍滑。

  贾蓉提议道:“王爷莫急,不如差人去把负责水泥生产的贾蔷与宗成请来,让他们俩一看便知。如若王爷不信我们贾家,大可以将此处堤坝交给我们贾家来修。又或者我们水泥窑退还王府的几千两购钱。”

  当下,忠顺王让人去请贾蔷、宗成去了。

  忠顺王道:“就按你说的,只要能证明水泥真有其用,我定为你请功。”

  请功,没必要了吧。如果承了忠顺王这个情,贾家才真是在四王八公里难做了。贾蓉干笑道:“还是等贾蔷、宗成二人来了再说。”

  忠顺王哼道:“我知你们贾家与老八有旧,又听了外面传言,现在你们诸府定是人心惶惶。却也不用乱猜我心思,若是能成,为你请功只因此物可造福百姓。”

  贾蓉哪里敢与忠顺王谈这些敏感话题,干脆不接茬。

  忠顺王道:“今岁潮河改道,神京附近许多人受了灾。不仅如此,近来又听江南水祸。本王心急啊,为你去请功又何妨。”

  贾蓉面上尴尬笑着,心想水泥修坝肯定能成。只是如果让忠顺王去因此事请功,怕是定要入工部了。自己可是要入九门步军衙门的,就在神京当值,这不比在工部潇洒?

  “等善了堤坝事再说。”蓉哥儿轻笑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